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鬼眼新娘-青鸟悬疑灵异(第1、2部)(鬼眼新娘2(正文34))

发布日期:2008-03-25  2008-03-25日文章 2008年精华 2008年03月精华
鬼眼新娘2(正文34)
我一知半解:“你弟弟……生病……没了?”

“不是,不是生病……是被人害死的。”她眉头紧锁,难受得厉害。

“你别说话了,看你这么难受,胸口又闷了吧?”

“唉!难受啊!我做了七年的噩梦了……七年,每天晚上的梦里,我都梦见弟弟浑身血淋淋地站在我床头。他怨我,不用说话我都知道,他心里那个声音在喊:姐啊!你还不给我报仇啊?我等得苦啊!我死得不甘呢!可是七年过去了,我还是没有找着凶手……”



九月初,开学。

校园里还是一番盛世太平,像个娴静的女子,安逸且优雅。梧桐的叶子绿了又黄了,脚下偶尔能踩到干了的银杏叶,鼻息中时不时还能沁出桂花的馨香。嫩****的金鸡菊、红色的火炬花、蓝紫色的飞燕草,透出浓艳而清亮的颜色,一派欣欣向荣。

我走在林****上,抬头仰望枝叶的枯荣,树梢的鬓角渐渐染上斑斓的黄霜。秋的黯然叫人心疼,这个季节本是收获的,我却失去了很多。

我已经记起了暑假里发生的一切,那是个蛮火烧着了睫毛的夏天。

我想淡忘,可是偏偏苦味儿钻进了脾脏六腑,难以拂平。

世界之大,我无家可归。

“想什么呢?”不知什么时候苹果已跑到我身后,她手里端着两个硕大的饭盒,“闻闻看,香着呢!这是金针菇牛腩,这是烧茄子和糖醋花鲢。别傻愣着,快帮我拿呀,俩饭盒好重呢!”

我赶紧伸手接着。

“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学五食堂的伙食改善了,以后咱们不去学四了,谁让他们牛鼻子烘烘吊脸子呢。转到学五一样吃香的喝辣的,你跟我转移阵地,肯定没错。”

她还是一脸的阳光灿烂,笑得咯咯响,腮帮子粉扑扑的。

我该庆幸,没有家,还有朋友。

只是朋友也有自己的空间,不能总陪着我。周五傍晚,宿舍楼下的一声口哨响,苹果就像四条腿的兔子一样蹿得飞快——约会去了。

我趴在窗台上向外看,白桦树下多了很多缠绵的情侣,大学校园里谈恋爱的人不少,还是单身的不是泡自习教室苦学备战考研,就是上学生会安排的所谓联谊舞会学交谊舞去了。再来就是满眼的“绿蚂蚱”。

新生入校,军训是热门。

窗台下整齐的军歌口哨:“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像首歌,绿色军营,绿色军营教会我,唱得山摇地也动,唱得花开水欢乐……”

那是开赴食堂集体打饭的哨子,新生们嗓音辽阔,透着蛮和憨,纯真质朴。我也经历过那样难忘的时刻,早晚的跑操成了笑声最多的乐事。一个宿舍里经常会有穿错鞋子的笑话,脸盆打架争一个水龙头。可是现在太安静了,我的宿舍,安静得只剩下空气。

我抬头看看屋顶,灯绳摇晃着游来荡去。忽然想起来,今天是周末,早该送电了,怎么会没有亮灯呢?打开房门出去,才发现楼道里也是黑灯瞎火。

“今天不供电了吗?”我问隔壁的室友。

“好像是变压器坏了,有人在配电房修吧!”

“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吗?”

“是啊,没事出去溜达溜达吧!大夏天的,屋里多闷啊!”

“谢谢你!”

“不谢,顺口说的。若惜你该出去约会啊!像你这样水灵的女孩儿,怎么可能没有男生约呢?”隔壁的女孩儿说着话带上门也出去了。

我知道她要准备考研,公用教室里不会停电的,就算变压器坏了,学校也会用发电机先给教学楼供电。

我收拾几本书,摸黑走出楼道,向光亮处的十号楼走去。

十号楼,曾经的鬼楼,我曾在那里邂逅了明阳……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最新查看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