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从电影《赤壁》戏谈品牌命名

发布日期:2008-08-01  2008-08-01日文章 2008年精华 2008年08月精华
从电影《赤壁》戏谈品牌命名
  吴宇森的《赤壁》着实让人大开眼界。不禁让人慨叹:原来三国也可以这样拍。窃以为,《赤壁》最好叫《赤色》、《赤#8226;色》、《赤。色》,或是《三国本色》。应该说,《赤壁》给我们在品牌命名领域一些新的启发。
  色字当头,吴宇森上演《三国本色》
  《赤壁》最好叫《赤色》、《赤#8226;色》、《赤。色》,或是《三国本色》。赤者,一为赤壁也;二为赤红,象征火攻,亦表示各方对争疆夺土的热情。色者,一为英雄本色;二为色诱,如小乔之诱曹操、周郎之诱小乔、孙尚香之诱刘备。色之极致,在于周瑜与小乔在孕期还能做爱,在于关公茅“色”顿开,公然教学生“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在于曹操举百万之兵,“冲冠一怒为红颜”,真是让人长见识。
  三国本是男人之间的故事,女人的戏分不重甚至可以说很少。而这次吴宇森创意够大胆、手笔够大,起用林志玲、赵薇两位美女,对二位的“利用”也是穷其极。
  吴宇森对《赤壁》的定位是拍一个“奋斗的故事”、“一部励志片”。而《赤壁》毕竟不是《奋斗》,巨星云集的《赤壁》也不可能像佟大为的《奋斗》一样“励志”。君不见,媒体报道的焦点不约而同地集中在“两分钟床戏”上,给人的感觉,好像励志必须在床上进行、没有床戏就无法励志一样。
  近年来,“国产大片”仿佛进入一个怪圈,缺乏文化内涵还得想着票房,就只能借助电影以外的东西,比如床戏、裸替、****戏、******等,来吸引受众的注意力,实现自己的高票房。正所谓:功夫在戏外,大片在床上。仿佛无床不成戏、无戏不上床。
  《赤壁》开拍时本来是叫《赤壁之战》,后来吴宇森改名为《赤壁》,因为“片中情节不只有战争,还有周瑜和诸葛亮等历史人物的英雄气节、男性情谊、人性瓜葛等”,其实说白了就是增加点暧昧戏、床上戏,让人浮想联翩,而不再是单调战场上的你冲我杀,情场之上一样有赤壁大战!试想,若由《赤壁》再改名为《赤色》,只怕影片还未上映,便已俘虏了无数冲动的心。
  电影流行改名热
  电影改名并非始于《赤壁》,在影坛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投名状》以《刺马》的原名高调开拍,当影片瞄准贺岁档上映时才突然改叫《投名状》。据称是为了避免与张彻执导的电影同名,表明此片不同于从前的《刺马》,有更多新想法。另有说法是故事主人公原型的后人对于沿用《刺马》一名颇有异议,片方才更名为《投名状》。实际上,一部如此大投入、大****的片子要沿用老片名,的确会给人一种炒冷饭的感觉。
  有趣的是,《色#8226;戒》中两个字中间的标点符号居然经历了从逗号、句号到中圆点的变化。导演李安说,张爱玲笔下的为《色。戒》,而他自己的理解是,“色”是感性,“戒”是理性,《色#8226;戒》是理性与感性的冲突,有中国传统的辩证思维在里面。没有人能说出《色#8226;戒》这个片名为电影赚取了多少票房,据说《色#8226;戒》的原片名叫《老易的故事》,若果真如此,片名实在是立功不小。
  由两位功夫巨星成龙(Jackie Chan)和李连杰(JetLi)联手拍摄的动作大片《功夫之王》也经历了从《双J计划》到《功夫之王》的蜕变。这部影片由中美投资7000万美元,《双J计划》最初因二人的英文名字头而得,但后来中文片名却定为《功夫之王》。可想而知,在表现两个功夫巨星同台竞技的噱头上,《功夫之王》无疑比用演员名字命名的《双J计划》好得多。
  张艺谋的《十面埋伏》在韩国上映时改名为《恋人》,《满城尽带黄金甲》则改名为《皇后花》,暗示片中巩俐不断绣菊花,其实是别有用意的行为。
  要想好票房,先有好名字
  好名字不一定有好票房,但好票房一定伴随一个好名字。真正的好电影决不只靠耸人听闻的片名来引人注目,这样的电影即使获得了一时的票房也经受不住时间的考验。但是,一个高度概括影片主题的名字能够加深观众对影片思想-全球品牌网-内容的理解;一个与主题、题材、风格和谐一致的片名能给人以艺术上的享受;一个朗朗上口的片名使人过目不忘……片名是作者创作思想和美学理想的闪光,给好电影取一个好片名,吸引更多的人来欣赏优秀的作品,或许这才是取好片名的真正意义。
  国产电影近十年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电影名字五花八门,吊足了观众胃口,尤以张艺谋为最,如《秋菊打官司》、《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我的父亲母亲》、《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等,其他的如《2046》、《东邪西毒》、《周渔的火车》、《天下无贼》、《疯狂的石头》无一不是一上来就以名字抓人,给人无限的想像空间。
  国外的影片翻译过来也大有学问。将“滑铁卢桥”(Waterloo Bridge)译成“魂断蓝桥”,大概是中国人最引以为自豪的改编。你咂咂这韵味,原文听上去寒酸得像一家铁匠铺,一经改动,立刻色香味俱全,迷离万状起来。将“一个夜晚的故事”(It happened one night)译成“一夜风流”,其视觉冲击力也不可同日而语。“公共马车”(Stagecoach)与“关山飞渡”,几乎是两个世界的区别:一为世俗社会,一为武侠天地;“勇敢的心”(Brave heart)与“惊世未了情”,在趣味上已判若两人;“鬼魂”(Ghost)和“人鬼情未了”,含义也天悬地隔。当然,动不动就是“未了情”、“情未了”,中国人在卖弄自己言情才能时,一不小心也显出拙穷之态来。自近年时兴引进所谓十大巨片以来,也许除《辛德勒的名单》、《侏罗纪公园》外,差不多所有片名都被爆炸性地“中国化”了一下,如将“速度”(Speed)译成“生死时速”、“礁石”(Rock)译成“勇闯夺命岛”等。
  刘泳华,资深命名顾问、公关顾问,对IT、汽车、快速消费品、自然垄断等行业的品牌命名、品牌推广有深入研究,曾服务NOKIA、中国移动、中国南方电网、上海大众等国内外众多500强客户。欢迎与作者探讨您的观点。Msn:liuyonghua79@hotmail.com

来源:
http://manage.org.cn/observe/200807/60948.html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最新查看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