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完 美 谋 杀――刑警王大林系列小说之二

发布日期:2011-02-07  2011-02-07日文章 2011年精华 2011年02月精华
小说,系列的更多内容
废墟生存法则1:莫造业,造业遭雷劈  最新雷劈死名单完 美 谋 杀――刑警王大林系列小说之二
  一)
  王大林最终也没还高佳那两千块钱,一是工资太少,二是为了躲她。早知道亲一下就得负责,说啥也得管住自己,加上这阵刘队心情不好,净找茬训他,他干脆跑到一中队帮张大侃他们搞案子,完成任务去了。
  干了十年刑警,王大林对自己最满意的地方就是审讯笔录了。靠在办公椅里,王大林伸了伸懒腰,满意地看着手里的审讯记录。两年前的一起****案,受害人在派出所报的案,没有提取任何物证。王大林熬了三天两夜,硬是叫嫌犯把当时的环境、受害人的衣着体貌特征交待的清清楚楚,与受害人的表述丝丝入扣。他心里很清楚,现在象这样光靠笔录就能定案的情况不多了。张大侃他们就有疑问,说批捕科未必能批,结果把笔录拿到刘队那,老汉看完一拍桌子:“铁案,谁敢不批!”后来那嫌犯被判刑五年,“大拿”的外号也被传到了检察院。
  高佳碰不上王大林,心里特火,躲债躲到这个份上也够绝的,倒不知王大林还有别的想法。只是觉得他是一个特别的警察,特别的男人,但每个人对他的说法都不一样,于是她就去找刘队,想听听老汉对他的评价
  
  (二)
  刘队被她的问题弄愣了,脑子转起来:王大林这小子也三十好几了,这小妮子八成是看上他了,这是好事啊。老脸憋不住要笑,忙低下头作沉思状。高佳倒是没心没肺地继续坐那等着。
  刘队喝了口茶,“小高今年多大了?”“27,怎么了?”“噢,没什么,你说王大林?你想知道他什么事?”“为什么大队每个侦查员都有破案任务,就他没有?”刘队摇摇头,“谁说他没有!他有,全市的隐案、积案都归他,这任务还不重?”“他一个人干吗?”“案子有线索,他可以找我要人,上次那个案子就是他向我要的你。”
  看高佳低下了头,刘队走到窗前,“王大林在刑警队干了十年了,和他一起参加工作的不是当了副大队长,就是各派出所的所长、副所长,只有他,原地踏步。他有问题吗?不,他身上只有功,没有过。提这种问题的你不是第一个,这孩子刚跟我时,我就发现他跟别人不一样,每个人对工作都一种态度,也都会索取一份相应的回报。他不同,他喜欢刑侦,他只愿干刑侦这行,别的他不干。象这样只为工作而工作的警察,不多啊。怎么说呢?人都有业余爱好,我喜欢下棋,你这么大的女孩子应该是看看书,逛逛街。而王大林呢,他没有,他的爱好就是案子,别人拿不下来的案子他拿下来了,他比谁都高兴。说实话,我没法给他定任务,我的兵我要爱护,累死了谁赔我!”
  刘队给高佳倒了杯水,放在她面前,“以前我老伴给他介绍过一个姑娘,那姑娘挺喜欢他,就是老爱缠着他讲破案故事。王大林说工作上的事她最好别打听,她不干非缠着要听。王大林没法,那天刚好出了个一家三口被杀的案子,他就把现场的情况给她说了一遍,这小子比现场勘查笔录讲得还细,吓得那姑娘当时就捂着耳朵跑了,打死也不再见他。我老伴问他怎么回事,王大林说,就这点胆怎么做刑警的老婆。把我老伴气个半死,嘿!这小子。”
  高佳笑着说“可不是嘛!”看到刘队笑咪咪地看着她,脸刷得红了。刘队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碍于小姑娘的害羞心理,也没敢明言捅破。
  高佳眼见被人瞧破了心思,倒索性不慌乱了,“刘队,我已经给我父母说过了,他们想见见他,但我找不到他,你看…”
  刘队二话没说,拿起电话:“王大林,你在哪?……要去哪提赃?噢,让他们去吧,你回来,有重要任务!”
  
  (三)
  晚上八点,王大林换了身新衣服,来到高佳家门口,被迎出来的高佳一把拉了进去。
  这是幢两层小别墅。王大林站在客厅,手脚都不知该怎么放。高佳的父亲五十多岁的样子,看上去很有风度,走过来和王大林握手,愣了一下,回身就喊:“老伴,老伴,快出来”,高佳的母亲从厨房跑出来。高佳和王大林都被高父的这一举动弄愣住了。
  高父紧紧握住王大林的手,“老伴,佳佳,这就是我给你们说的当年那个救我的警察。”王大林不好意思地笑了,“是您啊,伯父。”高佳在背后拧王大林的腰,低声埋怨:“怎么不早告诉我?”王大林裂着嘴一脸尴尬,高母打圆场:“小王,你先坐,菜马上就好……”
  吃完饭,高佳拉着王大林就上了二楼自己的房间,关上门,说了一句王大林永生难忘的话:“以后孩子长大了,不许对他说是我追的你!”王大林忙着给自己倒了杯水,紧接着高佳又说了句话,惊得王大林把水都给吐了出来,她说:“你现在想不想亲亲我……”
  
  
--------------------------
  可以负责地说,后面很恐怖
--------------------------
  喜欢刑侦方面的,好象有点看头。
--------------------------
  骑兵,啥时更新啊?
--------------------------
  晚上要去喝酒,先发两段
  
--------------------------
  (四)
  王大林一路飘着回到刑警队,发现楼里灯火通明,又发大案了。
  会议室,刑警队的人都齐了。技术室主任老赵只简单地做了现场汇报,通报了一下现场勘查的情况,市郊奶牛场有一排空房,原来是给援疆技术干部住的,后来他们走了,奶牛场被私人承包,那排平房暂时闲置。由于周围没有住户,现场走访无从作起,所以技术室就唱主角了。老赵摆弄着幻灯机,屏幕上交替出现着这排房子的远近景。
  “现场在第三间房,一个放羊娃闻到尸臭,砸烂窗户,发现了尸体,当时把他吓晕了,醒来后到乡里报的案。这间房被密封了,从窗户到门缝都用布紧紧地塞住,房内没有家俱,只有一把椅子,尸体就是端坐在这把椅子上,眼睛被布蒙了起来。水泥地,没有打斗痕迹,没有指纹和足迹。从尸体腐烂程度看,死亡时间在六天以内,具体的要等尸检报告出来了,情况就这么多。”
  会议室的大屏幕定格在尸体的照片上,尸体已经开始腐烂,脸部有些肿胀,坐在那里,好象也是参加这次会议的一员。刘队咳嗽了一声,示意老赵关掉幻灯机,开始安排工作。他有一个习惯,只要他主持的会议,除了到过现场的人,谁都没权力发言。王大林同意这一点,要不说刑警不当小说家亏了,坐办公室胡想,说不定能想成是外星人干的。
  
  (五)
  外围派了三组人,两组人随技术室复勘现场,刘队扫了一眼王大林,“密闭现场,无非就是放毒一类的,你配合王法医作尸检。”
  和一般刑侦小说对法医描写的不一样,王法医是一个特整洁的人,有很浓厚的生活情趣,而且决不允许侦查员在尸检现场吸烟,吃东西,还要对死者保持绝对的尊重。王大林经常怀疑他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
  王大林清楚刘头这样安排的意思,尸检结束就可以放假去陪高佳了。他不理王法医的叫骂,把他往尸检室里一推,叼根烟坐门口傻笑着发呆。
  “王大林,王大林”,王法医从门口探出半个头,“进来一下”。王大林把烟头一扔,“别让我作尸检记录,我没笔”。王法医瞪了他一眼,“你多高?”“182”,“多重?”“87公斤”,王法医冲尸体努努嘴,“他和你一样高,比你重,除了头顶被划开一个口子,全身软组织没有一处破裂伤,脏器也没发现致命创伤,你说他是怎么死的?”王大林也好奇了,“没有挣扎的痕迹吗?”王法医摇摇头。“胃内溶液提取没有?”“结果一会出来,我作了初检,没有致命毒素。”
  王大林挠头了,“不能排除****吧?”王法医摇摇头,“奇怪就奇怪在这,你看这”,他指了指尸体的头顶,“伤口已经凝固了,但我提取到一种溶液”,“什么?”“水银!”“有多少?”“很少,不到1克”。王大林围着尸体开始转圈了,“有问题,这样,胃溶液检查,再排一下麻醉品”。王法医点点头,“可以,我也估计有******,但你记住,死者全身肌肉痉挛,心脏供血骤停,牙齿紧咬,更象是被吓死的!”王大林陷入了沉默……
  
  
--------------------------
  明天继续更新
--------------------------
  
  顶起在看
  
--------------------------
  
  开篇很吸引人,喜欢~
  
  追回去看第一
  
--------------------------
  谢谢支持
--------------------------
  
  支持
  
  
--------------------------
  有点恐怖了,继续
--------------------------
  先做个记号
--------------------------
  今天同学聚会,晚上再发
  
--------------------------
  (六)
    一个星期后,侦查工作陷入了僵局,死者身份至今无法确认。尸检报告出来了,死者胃内有麻醉品,但无致命毒素,无挣扎痕迹,无法确定致命原因
    刘队发火了,“怎么跟局长说?自己把自己吓死了?到现在连死者身份都落实不了,就是定****也要有个因果吧。各位现场都去了不止一次了,谈谈看法吧。”没人出声。刘队扫了一眼大家,摇摇头,“散会!”
    高佳已经开始到王大林办公室收脏衣服洗了,这给一直被案子压抑着的刑警们带来了一点小话题,百分之九十九都有点酸溜溜的。王大林坦然,甚至沾沾自喜地接受了大家的白眼,高佳家里也跑得勤了,还抽空陪“老丈人”打打网球。
    唯一让王大林头痛的是高佳养的那只小猫,见了王大林就冲他裤腿上一阵抓咬,小腿上已经好几道血丝丝了。王大林严肃地批评过它好几次,它理都不理。高佳每次见了就捂着肚子笑,“我治不住你,它能治你”,朝着王大林伸出手,“别生气,你看,它现在连我都咬了。”王大林看着伸到眼前的这支白晰的手,抓住就啃……
    
    (七)
    仅隔一个月,又发生了第二起命案。
    现场在乌孙小区租住楼内。王大林赶到现场,外围已经被封锁了。派出所片警正给刘队介绍死者情况。王大林凑了过去,“死者叫吴凯,38岁,北京兴华机械公司驻市办事处主任,来疆三年了,租了215房当宿舍住,尸体是他们员工发现的……”
    几个人边说边走进215室,一看尸体,王大林头一下大了:眼睛被蒙了块布,端坐在沙发上,旁边放了一个铁桶,接了有半桶水。他扫了刘队一眼,见老汉也是眉头紧锁,“马上叫王法医来”。
    法医还没到,局长先到了,穿着鞋套,站在门口,扫了一眼现场,冲刘队点点头,“可以并案吗?”刘队走过去,“现在还不敢说,得等尸检结果出来再说。”   
    王大林见了局长有些不自在,别看局长四十出头,一副儒将相,但也是老刑侦了,提的问题常让人冒冷汗。见他进来,王大林就打算往外溜,“王大林”,局长喊住他,“工作时间,还是要以工作为重。”说完,冲刘队一乐,王大林低着头溜了。
    尸检室,两具尸体躺在一起。王大林皱着眉头围着尸体转,王法医坐那整理解剖记录。“王法医,第二个现场好像室内没有被密封吧?”王法医拿起现场勘查笔录翻了一下,“没提到,但楼房的密闭条件比平房要好的多,没发现是塑钢窗嘛。”王大林点点头,“情况和第一起一样吗?”“完全一样,只是手腕被割破点皮,血液早凝固了。”说完起身,进了旁边的试剂室,拿出两个印模,“这是两具尸体伤口作的印模,你看是什么?”王大林仔细比了比两个印模的刃口,“一模一样,我看象是手工刀。”王法医点点头。
  
--------------------------
  坐个沙发慢慢看!
--------------------------
  八)
    外围工作还是毫无进展,第二个死者家在北京,已经通知了那边,家属也来认尸了,在本市的活动规律也摸清了,基本限于生意上的迎来送往,没有排查出什么疑点。
    局长把案子报到公安厅,厅里派了几个专家过来协助办案。王大林把手里的材料一交,就等着安排工作了。
    结果第二天,案情就有了进展。专家组从第一死者的鞋垫花纹推断出手工出手西安一家有名的老字号布鞋店。和西安联系,从失踪人口排查指纹,下午就有了结果。
    死者名叫田林斯,37岁,西安河口制药厂驻疆业务主任,到本市刚三个月,前阵子家里联系不上他就在本地报了案。这下大家的劲头都上来了,开始不分昼夜玩命地干了……
    
    (九)
    星期六,刘队给王大林放了一天假。高佳的父母去海南旅游,高佳特意在家做了几个菜给父母送行,席间高佳不时问母亲东西带齐没有,药装全了没有。高父则催着王大林快吃,吃完好陪他杀几把象棋。
    高佳房里,王大林仰躺在高佳香喷喷的床上,迷糊了起来。隐约听到“喵”的一声,王大林一个蹦子跳了起来,看到高佳站在床边坏坏地笑着,一把把她拉进怀里,“我叫你使坏!”两个人闹了一阵,高佳挣扎着坐了起来,“你几天没洗澡了?头发都有味了!”王大林幸福地眯着眼睛,****一闻,“香啊!”高佳笑了,“对了,你说我的小花到底怎么了?今天又把我爸咬了,我只好把它关到门外了。”“一般小猫到这个时候都爱抓挠,学本领抓老鼠嘛,这只好像有点厉害了,要不,送人算了?”高佳摇摇头,“它就是我捡回来的,我不要送人,要不你明天陪我带它去兽医站看看?”王大林看看表,“我该走了,明天要加班。”
    高佳叹了口气,“案子怎样了?”“身份搞清楚了,其它还在调查,别提案子了,吃饭时我觉得你妈好像不太高兴?”
    “你看出来了?”高佳躺进王大林的怀里,任他抓住自己的手,“我爸年纪大了,基本不上手术了,现在带了个实验室,研究人体球蛋白,可以提高癌症病人的术后免疫力。年初提取了疫苗,上个月自治区专家组来评定,在小白鼠上实验发现疫苗对心脏有极强的破坏力,实验室停了下来,项目也下马了。我爸的心情一直不好,血糖也升高了,所以我建议我妈陪他去散散心。”王大林点点头,“我会对你好的。”高佳没想到他突然冒出这一句,看了看他的表情,心里很感动,“我也会象我妈关心我爸那样关心你的。”
  
--------------------------
  自己顶一个
--------------------------
  我来顶一个
--------------------------
  我也顶一个.
--------------------------
  挺有意思,决定等
--------------------------
  感谢支持
--------------------------
  写的很好,第一部也去看过了。
--------------------------
  继续加油.
--------------------------
  (十)
    一个星期后,专家组撤走了。在刑警队的会议室,局长还是一副不喜不怒的表情,刘队坐在一边黑着脸,但这次火却没处发,底下在座的小伙子们都两个多星期没回家了,该做的工作都做了,想到这,他有些无奈地扫了局长一眼。局长沉吟了一会,“老刘,分出几个人成立专案组,其他人恢复正常工作吧。”
    所谓专案组,就是王大林和技术室的几个人。两个副大队长都表态了,外围要是有调查需要,一、二中队随时听候安排。王大林倒是愿意自己多干一点,这段时间兄弟们都太累了。他把尸体和现场照片及当事人的相关资料贴满了办公室的半面墙,自己坐在办公室对着墙发呆,隐约觉得好像抓住了什么,却不知从哪下手。
    百般无奈中,他转到技术室,小赵正在电脑上看影碟,见他进来慌着去关,王大林摆摆手,“看吧,反正也没事做,什么碟子?”“七宗罪,太精彩了,看看人家的编剧编的……”王大林好像被雷击了一下,转身出了办公室……
    
    (十一)
    高佳找不到王大林了,办公室没人,****机关机,整整一天没有他的消息。下班回家,见王大林丢了魂似的在她家门外转悠,“这一天你跑哪去了?****机关机。”“换换脑子,泡了一天图书馆,我饿了。”
    吃完饭,王大林奇怪地发现小花蔫了,无精打采地趴在沙发上,和前阵的表现判若两“猫”,刚想过去整整它,被高佳喊进厨房,“帮我洗碗”。“小花怎么老实了?”高佳往客厅探探头,“我爸妈走后它就这样了,听听,又闹了。”
    王大林跟了出来,见小花趴在走廊的门前,又是叫又是挠,“它要干吗?”高佳打开门,“有一阵了,一到这时间就闹着出门,不知道怎么了?”
    王大林笑了,“叫春好像早了点。”高佳捶了他一拳,“少胡说,洗碗去!”径直往沙发上一坐打开电视。王大林看了看身上的花围裙,叹了口气,走向洗碗池。“放了洗洁精,要多冲几遍,听到没有?”高佳在客厅遥控指挥着。王大林痛苦地应了一声,认真洗碗。
    厨房的窗户刚好可以看到院子围墙的一角,围墙约有一人高,王大林无意间抬眼发现小花慢吞吞地向墙边走去,站在墙角叫了几声,这时,从墙角突然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拍了拍它。王大林移了下位置,还是挡住了视线。这时,那只手抓住了小花,把它拉进墙角……
  
--------------------------
  自己顶一个
  
--------------------------
  第一部是在哪里呀?
  lz给个链接吧
点击全屏

--------------------------
  TO:一夜如茗
  第一部:离奇的****(刑警王大林系列小说之一)
  以下是链接,欢迎观赏
  
  http://cache.tianya.cn/techforum/content/158/546284.shtml
--------------------------
  DDDDDDDDDDDDDDDDD
--------------------------
  恐怖的一只手
--------------------------
  呵呵, 小球儿 ,气氛渲染的不错
--------------------------
  (十二)
  王大林扔下手里的碗,冲了出去,刚冲出大门,就听高佳在后面喊:“你干什么去?”王大林急忙转身作了个禁声的手势,但看来是晚了,等他冲出院子,已经没见人影,只有小花懒洋洋地趴在那。
  王大林看着小花挠挠头,这时高佳跑了出来“怎么了?”“我刚见有人抱小花,现在跑了。”高佳抱起小花,“谁要抱它?现在都养狗了,猫不值钱。”王大林跟在后面问“以前它这样吗?”“没有,就最近这半个月,怎么了?你别疑神疑鬼的,回家吧。”
  王大林晚上走时,趁高佳不注意,偷偷取了点小花的血样。晚上小赵值班,王大林把血样交给他,小赵紧张地问:“有情况?”王大林瞪了他一眼,“看看成份。”小赵冲进了血检室,不到十分钟就听他在里面骂:“王大林你个猪头,拿动物血回来作什么?”王大林笑着走了进去,“看看你是不是吃干饭的,有什么成份?”“吗啡,微量的”,说完把血样往垃圾桶一扔,“再有下次,我就不客气了。”王大林“嘿嘿”干笑着回了办公室。
  
  (十三)
  第三起案子发生时,刘队终于不堪重压住进了医院。王大林第一个赶到现场,巡警大队的张化在院门口迎着他,“现场在二号楼一单元101室,房租到期房东去收钱时发现的,人被吓昏了。”一进单元门,见楼梯口边坐着个人,张化指了指“就是他。”那人抬起头,眼神涣散,一看就是被吓得不轻,“警官,吓死我了……”
  王大林点点头,绕过他,房门口站了一个巡警,王大林问:“技术室来人没有?”“刚进去”,“拿双手套给我”。王大林站到门口,一眼就看到了端坐在客厅的尸体,同样被蒙住了双眼,不同的是,尸体身上盖了一件网状的东西,上身****,网眼下有许多伤口,还在流血。王大林接过手套,套上鞋套,走了进去。小赵他们正在有序地忙碌着。死者的衣服堆放在一边,王大林仔细地翻着口袋,不象前两起,口袋的东西都被拿光了。王大林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名片夹,打开第一张就是第二死者吴凯的名片,名子上被用碳素笔划了一道,后面写了三个小字“田娃子”,再翻,第一死者田林斯的名片也在里面,同样被划了一道,后面写着“吴江兵”。
  王大林皱着眉头看了半天,“去把房东叫来”。房东过来站在门口不敢进,王大林走了出去“死者叫什么名字?”“王占江,住两个月了”,说完想起什么,从口袋掏出一张名片,上面写着:王占江,河南第一拖拉机厂驻疆总代理。
  
  (十四)
  “你怎么进去的?”“我有钥匙,平时他不在时,让我来扫卫生,昨天他打电话给我说好今天来收房租,我到了门口听到里面有人在笑,我就敲了敲门,半天没人应,我又喊了两嗓子,还是没声音,我就开门进去了,结果……”
  王大林转身走到客厅阳台上,窗口是开着的,没纱窗,问小赵“窗户看了没有?”“看了,已经提取了鞋模,但没提上指纹”,说完指了指窗边的一个模糊的脚印。王大林向窗外望去,外面是片荒地,四周被铁栅栏围了起来,又探出头从窗台看下去,正准备翻下窗台,想了一下又站住了,就这样在窗台边站了足有十分钟,仿佛下定决心似的点点头,走回客厅。
  技术室的人已经忙完了,尸体也被抬走了,小赵冲王大林扬扬手中的物证袋“一根烟头,烟嘴上有唇油,靯印是34码半的,应该是个女的,我回去化验一下香烟的成份。”王大林摇摇头,“我估计你查不出来,那里面的东西我们国家毒素表里应该没有。”小赵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你先回去,调查一下这三个人的原籍,应该是一个地方的,有结果了给我打电话。”“你不走吗?王法医还等你看尸体呢。”“我再呆会,回去马上先查这个。”说完把那两张名片递给小赵。
  
  
--------------------------
  精彩好文,顶了

--------------------------
  写的好看抬一下.
--------------------------
  还有没有了撒 快撒
--------------------------
  mark,楼主是警察部队的?
--------------------------
  (十五)
  打发走所有人,王大林先把手机关到静音,然后把阳台的窗帘拉上,只露出一个小角,从这里刚好看到楼下的后院。王大林看了看表,下午8点,肚子有点饿了。他到客厅搬了把椅子,放在窗下,坐在那透过窗帘露出的一角观察着后院。高佳今天做什么饭?王大林听到肚子“咕咕”在叫,赶紧换了个念头,小花体内怎么会有吗啡?谁会给一只小猫注射吗啡?那只手又是谁的?
  这时手机屏闪了,王大林压低声音“喂”了一声,“你猜的还真准,这三个人原籍都在湖南,三个人都改了名字。我打电话查了,是湖南浏阳的一个小县,文家市,秋收起义的地方。我又打到那里,户籍警查不到,他们又帮我问了当地街道办,一个老联防正好是吴凯家的亲戚,他记得这事,吴凯、田林斯、王占江三家是在1980年同时迁出原籍的,迁籍时都改了名字,好像当时出了什么事,那老汉说记不清了,我看他是不想说……”
  王大林挂了电话,在脑子里拿了根线,把散落的思维慢慢地串起来。
  
  (十六)
  高佳打了三个电话都被王大林挂了。十二点,天已经黑透了,旁边的房间都亮起了灯,灯光被窗外的黑夜吞没了大半,风吹着外面的荒草,摇晃着,仿佛呐喊着要破窗而入。
  王大林换了个姿势,那东西还在,看看表,两点。风渐渐大了,楼上楼下的居民都已经入睡。这时,王大林发现东侧的栅栏那边有个黑影一晃,他立刻靠墙站了起来,只见那黑影慢慢地摸过来,手里的电筒四下照着,找寻着,猛听得“啪”的一声,那黑影一颤,手里的电筒掉在地上。王大林从地上拾起一串象牙手链,“你要找的是这个吧……”
  
  (十七)
  审讯室里,王大林和被叫来的张大侃打量着嫌疑人,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一身蓝色的运动衣,短发,很精神,很有气质,时不时还微微一笑。张大侃有些呆了,王大林却感到那笑里带有一丝邪气。
  “姓名?”“王琼宇”声音略带沙哑,“年龄?”“37岁”,“籍贯?”“湖南”,“知道为什么带你来这吗?”“不知道,我只是在找属于我的东西。”
  王大林把那串象牙手链放在桌上,“是这个吗?”王琼宇点点头。“这东西是从非洲带回来的吧。”王琼宇望了王大林一眼,点头。“很珍贵?”王琼宇微微一笑,“不值钱,只不过是我的救命恩人送的,护身符。”
  王大林也笑了,拿起手链,取下一颗象牙珠,放在灯光下仔细研究了一会,捏住头轻轻一拧,一点褐色的粉末从珠子的小孔里洒到桌上。王大林仔细把粉末收进物证袋,“这个呢?或许该称它为魔鬼之足?”王琼宇在他拧开珠子时先是一震,但听到王大林的问话却瞪大了眼睛,显然没有听懂。王大林点点头,“或许不是叫这个名字,但在非洲的一些部落是用这些粉末来判定一个人是否有罪,吸食后没事就是无罪,反之自然就是罪有应得,对不对?”王琼宇点点头,但眼睛瞪着王大林,象是见了魔鬼。
  
  
--------------------------
  作者: tiratown 回复日期:2008-5-3 18:23:00
  
    mark,楼主是警察部队的?
  
   呵呵,没错,混了十几年了
--------------------------
  jihao
点击全屏

--------------------------
  第二死者吴凯-----田娃子?
  第一死者田林斯-----吴江兵?
  奇怪,字是谁写的?
  盖尸体的网状东西是什么?
  
  线索要一点点找啊,还真是不易
--------------------------
  继续看吧
--------------------------
  坐等观帖
--------------------------
  
  吴凯、田林斯的死法很眼熟啊,经典案例的又一次应用。
  
--------------------------
  
  魔鬼之足。。。。。。连这东西都出来了啊
  
--------------------------
  魔鬼之足?好象在哪里出现过.想不起来了.顶文!
--------------------------
  噗通
--------------------------
  
  作者: 乙醇中毒 回复日期:2008-5-4 12:55:00
  
    魔鬼之足?好象在哪里出现过.想不起来了.顶文!
  ==============================================================================
  福尔摩斯嘛!不过我认为那东西就是普通的致幻剂之类的东东,之所以能显示巨大的神奇功效,主要强烈的心理暗示的结果。
  
  1980年那时候,吴凯、田林斯、王占江都还是十几岁的小青年,干过什么坏事呢?莫非LJ了某个SN?
  
--------------------------
  看完就明白了
--------------------------
  哦哦,“老”警察快写快写~!!发挥一下破案的神速
--------------------------
  
  青年节顶贴
  
--------------------------
  
  丢人那!瞧我这数学。汗!
  
--------------------------
  情节不咋样,明显就是让凶手告诉死者要把他怎么怎么样,导致死者吓死的,这种事已经不新鲜的。第一个肯定是说要用水银灌进去,他就会变成肉球跳出来,变成一张皮。第二个肯定是说要放干他的血。
  
  这种老龙套还能吓死人吗?
--------------------------
  第三个用网的,不就是凌迟嘛。把鼓出来的肉一块一块的割掉。
--------------------------
  作者: 千年猪妖 回复日期:2008-5-4 14:52:00
  
    情节不咋样,明显就是让凶手告诉死者要把他怎么怎么样,导致死者吓死的,这种事已经不新鲜的。第一个肯定是说要用水银灌进去,他就会变成肉球跳出来,变成一张皮。第二个肯定是说要放干他的血。
    
    这种老龙套还能吓死人吗?
  
   心里暗示是强者用的,对心怀鬼胎者屡试不衰,不然不让刑讯逼供了,刑警还不的失业
--------------------------
  怎么没有了?
--------------------------
  挺好的嘛,从案子的现场分析,然后在一丝一丝的推理出案情的经过,有点像《犯罪现场调查》!
--------------------------
  
   作者: tianmu2008 回复日期:2008-5-4 17:17:00
  
    挺好的嘛,从案子的现场分析,然后在一丝一丝的推理出案情的经过,有点像《犯罪现场调查》!
  
  感谢,比起<<离奇的****>>,这篇悬疑的成分更多一点
--------------------------
  (十八)
  “世界上的犯罪史,从来都是重复,再重复,改变的只是细节。英国警察把《福尔摩斯探案集》作为教科书不是没有道理的。从第一个现场的密闭环境,我们就推断这是一件投毒谋杀案,但毒素成份一直分析不出来。到了第三个现场,已经基本肯定了。两个现场的报案人一进现场都有昏倒的经历,他们以为是吓的,实际上是残余的毒物所至,你可以说是做的滴水不漏,除了故弄玄虚的现场,我们没找到一点有用的东西。我的潜意识告诉我,我应该听说过类似的案子。那天我同事在看《七宗罪》,这提醒了我,我跑到图书馆翻了一天的书,终于找到了,《福尔摩斯探案集》第五部里提到过魔鬼之足,中毒后的表象也象是被活活吓死的,而你的现场布置得更加复杂,一度把我们的侦查方向带进了死胡同。”
  “我没有布置现场,我要他们知道自己是罪有应得,他们确实是被吓死的”,王琼宇抬起头,“如果这次不是我走得急,挂掉了手链,你们也许永远找不到我吧?”
  王大林摇摇头,“你们四人都是文家市人,二十七年前他们三家突然搬迁,这和你有关,至于为什么事,你不说,相信我们也能查得出。你去过非洲,在本市不管用什么名字登记,我们早晚会找到你,所以……”看到王琼宇越来越惊讶的表情,王大林打住了话头,冲张大侃点点头,转身出了审讯室。
  
  
--------------------------
  作者: 千年猪妖 回复日期:2008-5-4 14:52:00
    情节不咋样,明显就是让凶手告诉死者要把他怎么怎么样,导致死者吓死的,这种事已经不新鲜的。第一个肯定是说要用水银灌进去,他就会变成肉球跳出来,变成一张皮。第二个肯定是说要放干他的血。
    
    这种老龙套还能吓死人吗?
  
   作者: 千年猪妖 回复日期:2008-5-4 14:54:00
    第三个用网的,不就是凌迟嘛。把鼓出来的肉一块一块的割掉。
  ------------------------------------
  -_-|||,满清十大酷刑
  古代的凌迟要用网阿~~~~真变态真变态
--------------------------
  lz这个故事讲完了,讲个真实的案子吧
--------------------------
  
  故事都够短小精悍的,很好看
  
--------------------------
  
   作者: tiratown 回复日期:2008-5-4 23:21:00
  
    lz这个故事讲完了,讲个真实的案子吧
  
  真实的案子太平直,有意思的案子当事又要求保密,还是听我编吧
--------------------------
  (十九)
  一出门,看见局长在门口转圈圈,刘队也从医院跑出来了,见王大林出来,局长作了个禁声的手势,摆摆手,让王大林跟着进了刘队的办公室。
  看到王大林点头了,两人才重重地出了口气。局长也忘了身份了,往办公椅上一靠,脚就跷上办公桌。“我火烧得差不多了,让她考虑一下,马上就该定笔录了。”两位老大一起点头,挥手让王大林出去。
  王大林轻轻推开审讯室的门,只见张大侃正背对着他坐那记录着,王琼宇掏出一支烟,“我可以吸支烟吗?”张大侃“嗯”了一声,并没有抬头。王琼宇优雅地把烟叼上,正要点火时,被冲过来的王大林一把抢走了打火机。王琼宇脸色变了,“你这是干什么?”王大林轻轻地把烟从她嘴上拿下来,“我们好像和你没仇吧。”张大侃傻了,王大林把烟扔到桌子上,他本能地往后一闪“难道这就是……?”王大林点点头。
  “王女士,我有个问题,同样的毒物,你也吸了怎么没事?”
  王琼宇慢慢地拉开了运动衣的拉链,两个人都吓一跳,只见她下巴以下脖子上的肉都是黑紫色的,一片一片的,紧紧皱在一起,喉部有个洞,一根软管插在洞里,另一端压在运动服里。
  “看到了吧,这些都是拜他们三人所赐。我家住文家市,当年我爸开了当地最大的一家鞭炮厂,他们三家也是开厂子的,都不大。那年我十岁,我们四人家住得近,又都是同学,就成了好朋友。我们家后面有座山,大人不常去,就成了我们的乐园。田娃子,就是后来叫吴凯的那个,鼓动我们做个最大最响的炮仗,于是我们每天都从家里偷一些火药出来,藏到后山的小树林里。那天,我们又一起上了山,秋天到了,山上到处都是枯草,吴江兵说山上有很多田鼠洞,拿点火药把它们烧出来,他们三个都很兴奋,我胆子小,他们就让我把火药搬到洞口,他们烧。我就跑到树林那用报纸捧了一些火药过去,一路洒了很多,但我没注意,田娃子说不够再去拿点,我就又跑了回去。这时他们点着了火,当时我刚跑到树林,火顺着地上洒的火药追了过来,我一回头,就看见一道闪着蓝光的火苗冲到我脚下,接着所有火药一下全炸了。我拼命叫,拼命跳,看到他们三人站到那,一动不动!等到我爸找到我已经是晚上了,我胸部以上,整个头部已全部被烧焦。他们三个当时就跑回了家,却谁都没对父母说,任我一个人在那荒山上挣扎。后来,那三家大人偷偷在我家门口放了五万块钱,然后就一夜间全搬走了。”
  
  
--------------------------
  沙发哦
--------------------------
  人性的丑陋.
--------------------------
  顶
  
--------------------------
  顶一下!
--------------------------
  作者: 乙醇中毒 回复日期:2008-5-5 15:07:00
  
    人性的丑陋.
  
   精辟
  
--------------------------
  jihao
点击全屏

--------------------------
  继续支持!
--------------------------
  做个记号。
--------------------------
  顶上去!
--------------------------
  加油
--------------------------
  
  
  
  慢慢来,希望是个好帖子,前排就座。楼主继续。
  
  
  
  
--------------------------
  噗通
--------------------------
  要结束了
--------------------------
  楼主
  加油
--------------------------
  
  顶楼主,都是好题材,写得也好...
  
--------------------------
  有更新吗?
--------------------------
  顶上去
--------------------------
  
  楼主怎么没有更新啊?
  
--------------------------
  lz能不能在一个帖子里统一更新?!
  
  不错的文。赞一个!
--------------------------
  (二十)
  “我爸爸为了我,把家搬到非洲,就因为听朋友说非洲有些特异的植物和巫术能治我这种烧伤。在那里,我们全家靠接些小工程谋生,同时到处寻医问药,我的童年和少年就是这样度过的。这种药粉,当地人叫它苦哈,以前确实是用来定人罪的。我十五岁时,家里人还不敢让我出门,唯一接触的就是村里的一个老巫医,他常用一种植物泡水来给我洗脸,减轻我的痛苦。我听说他有这种药粉,就偷了一些,第二天趁父母不在,往火盆里洒了一些躺在那等死,结果到了下午我还没事。巫医知道了也很奇怪,但他坚信是神灵在保佑我,不让我死,我也就打消了寻死的念头。后来,爸爸带我去韩国做了整容手术,我终于可以走到阳光下了。但这次整容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我爸爸也为此病死在异乡。从那时开始,我的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报仇!他们毁了我们全家,毁了我的一生,我要让他们付出更大的代价。我向巫医讨了些药粉,放进象牙手链里,抱着爸爸的骨灰盒回了国,开始寻找这三个人。
  他们改了名字,但他们的父母没改,我很快查到他们每个人的下落,上帝一直是帮我的。我打听到他们三个人正好都被调派到你们市工作,我就跟了过来。我先找到田林斯,他很好色,把我带到那片空房子,那天他喝了点酒,进了房间就要亲我,我递给他一瓶放了******的水,他喝了,没过一会就坐在椅子上不能动了。我把门缝、窗户缝都塞好,把粉末搀进烟里点着火,冲他喷了两口,他一下醒了,瞪大眼睛望着我。我告诉他我的名字,他很害怕,但什么都说不出来,我不想毒死他,那样太便宜他了,我要活活吓死他!我用布蒙住他的双眼,再用手工刀在他头顶划开一条口子,在里面倒了点水银,告诉他,水银马上就要钻进他的头皮,会很痒,但又挠不成,然后整个人都会使劲扭挤,水银就会从头皮钻进去,会越来越痒,最后人的肉体就会从头皮里整个跳出来,还是活着的,可以看到自己的整张皮。药粉这时完全控制了他的脑神经,终于他自己把自己吓死了。我很公平,我一直在房间里看着他,上帝判他有罪,我没事。我离开时把东西都收好,给事先雇的出租车司****了个电话来接我走,他只当我是个风尘女子,并没在意。”
  
  (二十一)
  “过了一阵,我又找到田娃子,就是吴凯。我观察了几天,他没有什么恶习,就约去他家谈生意。同样骗他喝了放******的矿泉水,等他失去力气,再用烟喷醒他,告诉他我是谁。他拼命想叫,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我用布蒙住他的眼睛,告诉他人的血液共有约一桶的量,但流到三分之一,人就会死去。我用电工刀在他的手腕上划了个口子,只出了一点血,然后从卫生间拿了个桶放他跟前,用杯子一滴一滴往桶里倒水,这次我也胜利了,他有罪!”
  王琼宇越说越兴奋,眼睛充血,两颊通红。王大林和张大侃对视了一眼,在心里打了个哆嗦。
  “吴江兵好像和他们联系过,听到他们的死讯,他象是预感到了什么,连班也不去上了。我怕他会逃跑,就直接到他家去找他。他开门后,并没有认出我,但不让我进去。我就告诉他我是谁,来找他干什么,他当时就吓傻了,老老实实坐在那,一言不发,很听话地喝了我给他的水,还流着眼泪。我想到死在异乡的爸爸,没有心软,甚至能感觉到上帝一直在我耳边轻笑,鼓励我!我用烟把他喷醒,用布蒙上他的眼睛,脱掉他的上衣,用买来的鱼网绑在他身上,告诉他,我要把他从网眼里凸出的每一块肉都割下来。他一直在哭,我在他身上划了很多口子,他不停地抖,划一刀抖一下。这时,上帝开始在我耳边大笑,他是在赞赏我的举动!我终于完成了我的使命,我也开始大笑,跟上帝一起!我听到有人敲门,就翻窗户离开了。我会为我的行为负法律责任的,我知道,但我不怕,因为上帝在看着我,而且一直陪在我身边……”
  事后,王大林从王琼宇住的宾馆提取了物证,手工刀和一些******。王琼宇一直处于疯狂状态。王大林再也没去见她,不敢见。
  
  (完)
--------------------------
  作者: 千年猪妖 回复日期:2008-5-4 14:52:00
  
    情节不咋样,明显就是让凶手告诉死者要把他怎么怎么样,导致死者吓死的,这种事已经不新鲜的。第一个肯定是说要用水银灌进去,他就会变成肉球跳出来,变成一张皮。第二个肯定是说要放干他的血。
    
    这种老龙套还能吓死人吗?
  
  
   作者: 千年猪妖 回复日期:2008-5-4 14:54:00
  
    第三个用网的,不就是凌迟嘛。把鼓出来的肉一块一块的割掉。
  ------------------------------
  猪妖同志,偶太佩服你了,这都能猜出来!!也是推理小说的爱好者吗?不过,希望下次你就不要说的这么直白了,让偶们这些初段推理爱好者也感觉一下悬疑啦
  
--------------------------
  第三个故事,周六发
--------------------------
  噗通
--------------------------
  周六发新文,顶
--------------------------
  周六发在哪里?
  
  继续在这里还是新开帖子?
  
  建议继续发在这里吧!好找一些!
--------------------------
  
  等着周六的新文……
  
--------------------------
  作者: feng猫 回复日期:2008-5-8 12:13:00
  
    周六发在哪里?
    
    继续在这里还是新开帖子?
    
    建议继续发在这里吧!好找一些!
  还发这里
--------------------------
  心情有些沉重.
--------------------------
  作者: 乙醇中毒 回复日期:2008-5-8 12:43:00
  
    心情有些沉重.
  
  ?
--------------------------
  我决定把第三篇发在这一个贴子里,可以吗
--------------------------
  麻烦明白人给个主意
--------------------------
  作者: 中游骑兵 回复日期:2008-5-8 15:24:00
  
    我决定把第三篇发在这一个贴子里,可以吗
  
  
  &&&&&&&&&&&&&&&&&&
  
  我赞同!
--------------------------
  我赞同!
  我赞同!
  我赞同!
  
--------------------------
  当然是发在这个帖子里的好,你这个帖子本来就是由一个一个的小故事组成的吧,要不怎么叫王大林系列小说?
--------------------------
  
  发在一起比较好找,希望能尽快的看到...
  
--------------------------
  罪恶的手
  ――刑警王大林系列小说之三
  
  (一)
  高佳问了几次,王大林还是没有把案子的详细过程告诉她,虽然她一再声称她有报导任务。他把对这件案子低调处理的意见向局长做了反映,考虑再三,一向爱在媒体曝光“本局英雄事迹”的局长,同意了他的要求,拒绝了所有媒体的采访
  刘队开始安心养病,王大林又继续了他幸福的恋爱生活,刑警队的弟兄们也可以专心去对付那些小打小闹的盗窃、抢夺案了。
  唯一令王大林苦恼的是,自从高佳上了两期新闻培训班后,爱打听、好提问的毛病着实长了不少。见王大林绝口不提那桩连环杀人案,她便鸡婆地转而问起了王大林的身世。王大林的身世倒并不复杂,虽是孤儿,但从他记事起,便被义父收养,一起的还有三个哥哥。长大后他才知道,义父并不是国家民政部门安排抚养他们的,他们几个人的所有成长费用都是一个私人组织赞助的。现在想起来很奇怪,他们当时都没有名字,就叫老大、老二、老三、老四。王大林这个名字还是义父在征兵前给他上户口时临时起的。王大林部队复员后,就再也没见过义父和三个哥哥。
  现在要让王大林回忆他们在一起的生活,他真的记不起什么了,总是只言片语,无法串起来。高佳不提,王大林情愿没心没肺地不去想。问了几次没有结果,高佳生气了:哪有人不记得自己的童年,就算上树摘果、地里偷瓜,也该记得一些吧。
  当晚,王大林住在了高佳的房里,他找到了堵住女人嘴的最好办法……折腾到半夜,两个人才拥着昏昏睡去。
  
  
--------------------------
--------------------------
  没人看吗
--------------------------

来源
http://www.tianya.cn/techforum/content/16/1/613640.shtml


深度阅读: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我烧烧烧,炼丹,炼器,炼符,废墟炼丹师最帅  最新炼宝出世名单

相关文章:小说  系列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最新评论...  我跟你讲,被天打五雷轰不死,就能成仙,注意不要告诉别人  最新雷打不死名单
我来评两句:

看不清楚,更换图片验证码:      

最新查看

文章内容相关标签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精彩类目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