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聊斋】杯影·书

发布日期:2011-04-07  2011-04-07日文章 2011年精华 2011年04月精华
【聊斋】杯影·书
每天午后,丈夫出门工作,孩子去学校上课,桑做完家务,就爱悠闲地坐在院子里看书。



话说这天,桑又坐在院子里看书,初夏微薰的风,吹得她有些懒倦,渐渐合上眼眸……



“你好。”就在桑即将进入梦乡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把她惊醒过来,她抬起头,发现不知何时门口站了一位男子。



“你有什么事情吗?”桑疑惑地起身询问。



“讨一杯水喝。”



“你稍等。”桑放下书,转身进屋。



桑端着一杯水出来时,发现男子已经自己走进院子里。男子从桑手中接过水,道了声谢。水还很烫,男子一时不敢喝,便双手捧着杯子,轻轻吹气。



“看的什么书?”男子向桑搭讪。



“《麦迪逊桥》。”桑露出书的封面给男子看。



“哦,原来是《廊桥遗梦》。”男子伸过头来看了一眼。



“你看过?”桑有些好奇。



“Oh,soclearlyImighthavebeeninlovebefore,Butitneverfeltthisstrong,Ourdreamsareyoungandwebothknow……”男子没有回答桑的问题,而是低声唱出一段英文歌曲。



“They'lltakeuswherewewanttogo,Holdmenow,Touchmenow,Idon'twanttolivewithoutyou……”桑笑了起来,随着男子的旋律,她也轻轻哼唱。



“不过电影和书本给人的感受是不一样的。”唱完,桑告诉男子。



“电影无法完全表达出书中的惆怅。”男子点头赞同。



“不,是心碎。”



“只有女人才能明白的心碎。”桑合上书,看着眼前男子。他一定是外乡来的,因为他身上有风尘味儿,她想,然后继续说道:“你们男人永远不会明白。”



桑的这本书很有些历史,那还是好多年前她刚上大学时候买的。它陪伴着她度过了大学漫长的四年时光,度过了许多空虚寂寥的夜晚。



桑极其爱惜这本书,这本书被她保养得很好,几乎同新书一模一样。当然,如果仔细观察,还是可以在上面发现一些细小的、岁月刻下来的陈旧痕迹,比如已经微微泛黄的书页,比如不再那么硬挺的封面。



就象人一样,书也会老。



桑知道。











-------------------------


“你去过很多地方吧?”桑打量着开始喝水的男子。



“你怎么看出来的?”男子微笑着反问。



“一种感觉。”象所有的女人,桑相信直觉,也乐意用这个做借口。



“感觉?”男子微微愣了一下,仿佛桑的话勾起了他潜藏的某些记忆,他伸指轻弹自己脑门:“是的,我去过很多地方,如果你乐意倾听,我愿意向你讲述我的故事。”



夏日慵懒的午后,听一个陌生的、但看起来很文雅的男子讲述往事,或许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桑调整了一下坐姿,双手合拢放在腿上:“你讲吧,我很乐意倾听。”



“其实我不是一个人类。”男子的第一句话就显得突兀和令人惊骇,不过桑并不为之所动,她波澜不惊、平静悠闲地问道:“那你是什么呢?”



“我是一本书的魂魄。”



男子指了指桑放在身畔的书:“或许就是这本书的,也或许是别的书的。我不清楚以前的事情了,那时侯我还是一本普通的书,无法去清晰地感知世界,也无法去辨识自身。我只记得当自己从书架上被人买走时,是被一只柔软的手握着,这只手带我穿过街巷,穿过人流……”



“我陪伴着这只手的主人,度过了许多时光,那段时光是我一生里最快乐的日子,主人很呵护我,她总是小心翼翼地捧着我,坐在窗前和床上阅读。我感觉得到主人应该是个女子,因为她会在读我的时候忽然微笑、忽然流泪。主人一般把我藏在抽屉里,但偶尔也会把我放在枕边,每逢这种时刻,我就可以听到主人轻柔绵长的呼吸,我便知道主人睡了,就睡在我身边,睡在我带给她的甜美梦境里。”



“做为一本书,那时侯我很满足,希望能就这样陪伴着主人,直到消亡。”男子的声音低沉浑厚,落在桑耳朵里竟有一种奇异的吸引力,她仿佛抗拒这种诱惑似的扭动了一下身子,嘲谑地问男子:“后来为什么你又离开了她呢?”



“因为妒忌。”



“我渴望主人只喜欢我一个,不再去爱别的任何事物,但一个男人打碎了我的梦想,他闯入主人的生活,夺走了主人的心。自从他出现后主人就不再理睬我了,她把我扔在桌子上,情愿一个人傻笑、一个人发呆也不去多看我一眼。”



“我无法忍受主人的这种变化,心中悲苦欲绝,恰就在这时,一个寂静无人的午后,我突然发觉自己脱离了书的形体约束而变幻****的样子……”



“于是你就匆匆逃离?”桑关注地问道,不知不觉她已经被这个男子的故事所吸引。



“是的,我慌张地逃离,象一个被人发现的贼一样。”男子回答,脸上掠过一丝憾色:“也正因为逃得太匆忙,我没有等到主人回来记住她的容貌。”



“那你记住了自己的本体,那本书的书名吗?”桑好奇地追问。



“也没有,当时书卷摊开在桌上,看不到书名,我也无心去翻看它。”男子摇摇头:“不过临走时我回头一瞥,瞧见在书页间用钢笔写了一行字:美好的总是深藏在心底的回忆。”



“离开主人后,我四处浪迹,起先没有任何目标,只想就这么走着走着,直到再也走不动为止。后来我晕倒在路边,被一位好心的老人所救。我装做失忆,这位老人可怜我,留我在他的商店里打工。我勤奋工作,很快获得他的赞赏。老人有位女儿与我很是投缘,经常找我聊天玩耍,老人见此情景,就打算招我入赘。”



“你答应了?”




-------------------------


“当时我只觉得天地虽大,却没有自己容身的地方,主人又不要我了,心中尤自凄苦。对于老人的提议不觉心动,于是就答应了。”



“婚后不久,老人病逝,我和妻子接过他留下来的商店,继续打理经营。渐渐地,我也开始习惯这样的生活,忘记了自己非人的身份,也忘记了主人。”



“如果能这样终老一生也是幸福。”桑神色悠然地低语。



“我也是这般想的,如此终老一生算了。可惜天不遂人愿,一年后,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却把我的妻子带走了,我再度孤独。无法面对冷清的、让人伤感的家,我变卖了商店,搬到另一个城市居住。”



“在新的城市里,我决定开辟新的生活。我干过各种职业:救火队员、医院看护、摄影师、记者、还有政客和乞丐。由于本体的缘故,最后我发现自己对写作很有天赋,我埋头写出几部小说,一投即中,好评如潮,很快我成了名动一时的大作家。”



“就在我写作的巅峰时刻,我又突然宣布罢笔不写,众人都不理解,以为我江郎才尽了,其实我是厌倦,厌倦成名后的应酬和虚伪。我隐姓埋名,又搬去另一座城市。在这座城市里,我不再做任何事情,而是刻意搜寻结交象自己一样非人的家伙。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找到了不少同类,我天天和他们在一起饮酒作乐,喝得酩酊大醉以消磨时光,我以为自己很快乐……”



院子里的墙影悄悄拉长了一点,男子手中的茶水也凉到可以喝了,他低头喝了一口,咂吧咂吧嘴唇,继续说道。



“我以为自己很快乐,却发现那是假象,因为每回酒醒之后,我还是很不开心,我不知道这不开心的缘由是什么?我不知道。直到有一次,朋友当中的一个猫女突然对我们说:她很怀念以前的小主人,怀念在她还是一只猫咪的时候每天陪伴着她一起玩耍的那个孩子,我方突然明白了自己不开心的原因。”



“是什么原因?”



“是因为我也怀念主人,怀念那只柔软的手。”男子抬头,看着桑:“就象那只猫一样,我忘不了最初掌握自己的人,因为她是我心中永恒的温暖。”



“当看清了自己,我再度做出一个决定,我变卖了所有家产,告别朋友们只身上路。我回到了主人的小屋,然而小屋已经人去屋空,我多方打听,才打听到小屋以前曾租给一位读书的女孩居住,不过这女孩早已经毕业离开,不知所踪了。我在小屋里住了一段时间,回忆和主人在一起时的情景。然后,我离开小屋,开始浪迹天涯。我从一个地方走到另一个地方,从白天走到黑夜,从春天走到冬天,我不再停留、不再彷徨,我心中有了一个坚定的目标,这个目标就是不断地寻找,寻找主人。”



“你寻找了多久?”桑抬起手,拂开垂在眼角的一缕长发,在手掌的阴影里,她询问男子。



“整整五年了。”男子告诉桑。



“你考虑过一个问题没有?”桑提醒男子:“经过这么多年,你的主人可能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而你也不再是一本书,你是一个活生生的男人!你的出现很可能会打破她的平静生活。”



“那又有什么呢?我可以为她再做回一本书。”男子不以为然地回答桑。



“你做得到吗?你还能做回一本无知无觉的书吗?就算你能做到,当你的主人知道她手中的书其实是一个优秀的、深爱着自己的男人时,她还能心静如水,不受你的干扰,依然平静地生活么?”



“这……”男子一时无语。



“快喝吧,水都凉了。”看着男子张口结舌的模样,桑忽然微笑。她侧身拿过一旁的书,翻开来:“我给你读一段吧。”



“我们的选择其实早就决定了。你不明白?是啊,没人会明白。当一个女人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孩子就意味着生活的起点,也意味着终点。她必须操持所有的家务。抛弃属于自己的生活,尽心尽力地把孩子抚养大,等到他们成了家,她的使命才算完成,能开始自己的生活了,可那时候男人对她没要求了,而且连她自己也会忘记以前的梦。”



这是《廊桥遗梦》里弗朗西丝卡对罗伯特所说的一段话。



“我明白你的意思。”男子静静地听桑读完,他把茶杯放到她面前的凳子上:“谢谢你的茶水,不过我不会放弃,我还是要继续寻找她。”



“或许她依旧独自一人,正需要我的陪伴呢。”



“也许,也许你是对的。她可能正独自一人,需要你的陪伴。”桑点点头,附和男子的话:“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寻找的路可能很漫长,漫长的没有尽头。”



“我知道。”男子站起身,向桑告别:“不过无论多么漫长,我也不会放弃。”



目送男子消失在院落的拐角,桑发了一会呆,弯腰拾起茶杯,放在膝盖上的书顺势掉到了地上,散开的书页间,一行清秀的钢笔字若隐若现:“美好的总是深藏在心底的回忆。”


-------------------------



full screen

-------------------------

来源:
http://bbs.lady.163.com/bbs/guihua/186881750.html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最新查看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