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鬼吹灯 104-105章(连载中)

发布日期:2006-06-30  2006-06-30日文章 2006年精华 2006年06月精华
连载的更多内容
废墟生存法则1:莫造业,造业遭雷劈  最新雷劈死名单正文 第104章 倒悬

  容不得我们多想,水流已经把竹筏冲向了山洞中的兽门,悬在半空的天然石珠位置极低,距离河面仅有半米多高,刚好拦住了去路,我们赶紧俯下身,紧紧贴在竹筏上躲过中间的石珠。
  
  就在竹筏即将漂入里面的时候,设置在竹筏前端的强光探照灯闪了两闪,就再也亮不起来了,大概是由于水流加速后就一直没关,连续适用的时间过长,电池中的电力用光了。
  
  我心道:“糟糕,偏赶在这时候耗尽了电池,那前边的山洞显得十分诡异,在这里大意不得,必须先换了电池再说,免得进去之后撞到石头上翻船。”
  
  我对后面的胖子与shirley杨举起拳头,做了个停止的手势,让他们二人协助我把竹筏停在洞口,然后将手中的竹竿当做刹车插进水里,将竹筏停了下来,好在这里水流缓慢,否则只凭一根竹竿还真撑不住这整只竹筏的重量。
  
  由于我们在之后的行动中,不可能再获得任何额外的补给,所以电池这种消耗能源,必须尽最大的可能保留,不过这个山洞中的石人俑,似乎和“献王墓”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有必要仔细调查一下,看能否获得一些有关于“献王墓”主墓的线索,毕竟我们对主墓的情报掌握还是太少了。
  
  我给强光探照灯更换了电池,使它重新亮了起来,在探照灯橘****强光的光柱照射下,只见那融解岩形成的天然兽头,宛如一只奇形怪状的龙头,但是经过积灰岩千年来的溶解,其形状已经模糊,完全无法看出是否有人为加工过的痕迹。
  
  胖子在后边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他们已经取掉了平衡竿,于是我也把前端的竹竿从水中抽出,竹筏跟随着水流,从这魔眼古怪丑恶的龙口中驶进了山洞。
  
  这段河道极窄,却很深,笔直向前。距离也十分长,我们进去之后,用竹竿戳打洞壁的石头。使竹筏速度减慢,仔细观察头上脚下、倒吊在洞中的石人俑。
  
  这些石人俑全部倒背着双手,摆出一个捆绑的姿态,由于地下环境的潮湿阴冷,石人俑表面已经呈现灰褐色,五官轮廓完全模糊,似乎是在表面上长满了一层“熌”(岩石在特殊环境下产生的一种霉变物质,无毒)。
  
  在外形上,基本上辨认不出石人俑的男女相貌,仅从身材上看,有高有矮,胖瘦不等,似乎除了壮年人之外,其中还有一些尚未长成的少年,而且并非按制式统一标准。完全不同于秦汉时期陪葬的人俑,都是军士和百戏俑。
  
  洞**顶上,有绿迹斑斓的铜链,把这些石人俑悬吊在两边,有些链条已经脱落,还有些是空的,可能年深日久。石人俑已经掉进了水里,一具具石人俑就如同吊死鬼一样,悬挂在距离水面不到一尺的地方,在这漆黑幽暗的山洞里,突然见到这些家伙,如何不让人心惊。
  
  Shirley杨在后边让我们先把竹筏停下,在水道边,有一具从铜链上脱落掉在地上的石人俑,Shirley杨指着石人俑说:“这些石人俑虽然外形模糊,但是从发服轮廓上看,有一点象是汉代的,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我下去看看。”说着把自己登山盔的头灯光圈调节了一下,让光线更加聚集,便跳下竹筏,蹲下身去观看地下那具石人俑。
  
  我提醒Shirley杨道:“戴上手套,小心这上面有细菌,被细菌感染了,即便是做上一万次人工呼吸也没救了。”
  
  Shirley杨摆了摆手,让我和胖子不要分散她的注意力,她好像在石人俑上找到了什么东西,当下戴上了胶皮手套,用伞兵刀在石人俑身上刮了两刮,然后倒转伞兵刀举到眼前看了一眼,用鼻子轻轻一嗅,砖头对我们说道:“这人形俑好象并不是石头造的。”
  
  胖子奇道:“不是石头的?那难道还是泥捏的不成?”
  
  我想到在澜沧江边公路上的一幕,坐在竹筏上对Shirley杨说:“这莫非是活人做的?你用刀切开一部分,看看人俑里面是什么,那张人皮地图中记载的很明确,献王墓附近有若干殉葬坑,但是没有标注具****置是在哪里,说不定这个龙口洞,正是其中的一处殉葬坑。”
  
  Shirley杨用伞兵刀,把人俑腿上割下来一小块,果然和在公路上看到的一样,人俑外皮虽然坚韧,但是只有一层薄薄的壳,里面全是腐烂了的死蛆,Shirley杨见了那些干蛆,不禁皱起眉头,又用伞兵刀在人俑胸前扎了两个窟窿,里面也是一样,满满的尽是死蛆和虫卵。
  
  Shirley杨对我和胖子说道:“看来也不是殉葬坑,但是可以肯定这些人俑都是用活人做的,而且一定和献王有关,这应该就是献王时期,在滇南古老邪恶而又臭名昭著的酢


  这里除了百余具人俑与铜链之外,就全是洞中嶙峋兀突的异形山岩,没有再发现多余的东西,于是Shirley杨回到了竹筏上,我们继续顺着水道中的河道慢慢前进。
  
  我边控制竹筏行驶,边问Shirley杨从什么地方可以看出来这些人俑是用活人做的?又怎么能确定和献王的跤泄兀俊 


  在来云南的路上,为了多掌握一些情报,Shirley杨没少下工夫,出发前在北京,把凡是能找到的历史资料都找了个遍,一路上不停的在看,希望能增加几分倒献王墓的把握。欧洲有位学者曾经说过,每一个墓碑下都是一部长小说。而在一些历史上重要人物墓中,更是包含了大量当时的历史信息。王墓可以说是当时社会经济、文化、宗教等方面的结晶综合体,对这些历史上最出类拔萃的盗墓贼,都无一例外全部是博古通今的人。
  
  “献王”在中国历史上有很多位,不过并不是同一时代,除了滇国的献王之外,其余的几位献王都不在云南。甚至连太平天国的农民起义军在天京建国后,也曾封过一个献王,在战国以及五代等时期,都有过献王的称号,就像历史上的中山称号,也曾在历史上作为国号和王号分别出现过。而那些献王都只不过取“献”字的义,并非这些献王相互之间有什么联系。
  
  我们准备下手的目标,这位献王,是古滇时期一代巫王,他的“酢保怯盟勒叩赝隽槲浇椋以┗甑氖吭蕉啵庵帧悲术“的威力也相应越大,用死者制墓毯褪侄畏浅7倍啵蕉粗械恼庑┗钊速福庸钜斓乃劳龇绞剑鸵丫瓱谋涞某潭龋加胂淄醯氖侄蜗辔呛希馑得鳎饫镉Ω檬枪糯淮π惺埂隘术”的秘密场所。

  Shirley杨判断这条穿山而过的河道,应该是献王修陵时所筑,利用原本天然形成的融解洞,再加以人力整修疏通河道,以便为王陵的修建运送资料,从这里利用水路运输,应该是最适当的捷径。

洞中这些被制造****俑模样的死者,很有可能都是修造王陵的奴隶和工匠,为了保守“献王墓”的秘密,这些人在工程完毕或者是“献王”的尸体入殓后,便被“献王”忠心的手下,按照“酢保侨砝Π蠼崾担科韧谭恢帧隘引”,并封死人体七窍,再用大链悬吊在洞中,活活憋死。一来可以保守王陵内的秘密,二来可以利用他们,在这秘密水路中吓退误入其中的外来者
  
  所谓“保鞘┬心骋恢帧隘术”,必须的药丸,被活人吞下后,就会寄生于体内产卵,只需要大约三到五天的时间,卵越产越多,人体中的血肉内脏全成了蚴虫的养分,取而代之填充了进去。由于是在短时间内快速失去水分,人皮则会迅速干枯,硬如树皮石壳。在人尸形成的外壳中,当虫卵吸呋尽人体中所有的汁液和骨髓后,就会形成一个真空的环境,虫卵不见空气就不会变成蚴虫,始终保持着冬眠状态。在阴凉的环境中,可以维持千年以上,所以直到今日,切破人皮,里面仍然会有可能立刻出现无数象肥蛆一样的活的“庇壮妫歉荼4娉潭鹊牟煌灿锌赡芾锩娑际窃缫迅煽莸某媛选

 “酢庇捎谠诟髦值浼ㄒ笆分械募窃囟急冉仙伲許hirley杨这些天也只查到了这些信息,至于将活人当做虫蛹是为了什么,人皮中象肥蛆一样的虫子有什么用途,这一切都无从得知。
  
  不仅在遮龙山里有大量的人俑,在附近的山区,也应该还有几处。我们在江畔的崖路上,遇到的那具人俑就是由于雨水冲刷,使山岩塌落,掉落到公路上的。虽说献王统辖不过是南疆一隅,却从这大批被制****俑的奴隶身上,窥见到古时滇西地区在献王统治下的残忍无情。
  
  听了Shirley杨的分析,我和胖子都觉得身上长了一层鸡皮疙瘩。初始还道是兵马俑一样的泥淘造像,却原来是真人做的,忍不住回头望了两眼,那些吊死鬼一样的人俑却早已消失在身后漆黑的山洞中,再也看不到了。
  
  我越想越觉得太过残暴,不禁骂道:“他娘的这些古代****们,真是不拿人当人,在贵族眼中,那些奴隶甚至连牛马般的畜生都不如。胖子象你这身子板儿的,要是当了奴隶,在古代肯定能混个祭头,一个顶仨。”
  
  在竹筏中间的胖子正在摆弄头盔上灭了的射灯,拍了两下,总算是又恢复正常了,听我说到他,就对我说:“去你大爷的老胡,你这话就充分暴露了你不学无术的真面目。据我所知在古代,人们都以能被选为殉葬者或祭品为荣,那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幸,对殉葬者的选拔极为严格,得查祖宗三代,政治面目有一丁点儿问题都不成,好多人写血书申请都排不上队,最适合你这种假装积极的家伙。你在那时候肯定劲儿劲儿的,蹦着脚喊‘拿我祭天吧,我最适合点天灯,让祖国人民等着我的好消息吧,为了胜利,拿我点灯……’”
  
  我听得大怒,胖子这孙子嘴也太缺德了:“我又没你那么多膘儿,怎么会适合点天灯,你……”
  
  Shirley杨打断了我和胖子的化:“你们俩有完没完,怎么说着说着又拌上嘴了,你们有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这条水路完全不像彩云客栈老板娘所描述的……”
  
  胖子说道:“那老板娘也没亲自进来过,她也不是听采石头的工人们讲的吗,难免有点误差,咱们用不着疑神疑鬼的。”
  
  我对Shirlye杨和胖子说:“不见得是老板娘说错了,咱们先前经过的一段河道,水流很急,可能是和这几天连降大雨有关。水流急的那段河道很宽,也许把两条河道连在了一起,咱们只顾掌握竹筏的平衡,强光探照灯的照射光柱角度很小,视野上也有局限性,有可能行入了岔路。”
  
  胖子急道:“那可麻烦了,不如掉头回去找路,别跟上回咱们在蜘蛛窝似的,钻进了迷宫,到最后走不出去了,咱们带的干粮可不太多。”
  
  我对胖子说:“如果真的只是河道的岔口倒不用担心,这些水流都是朝着一个方向流淌,最后都会穿过遮龙山,汇入蛇河的溪谷,所以绝对不会存在迷路的问题。而且这条河道很直,显然是人工加工过的,就像shirley杨所说,有可能是修造王陵时运送资材的运输水路,从这下去肯定没错。”
  
  Shirley杨说道:“老胡说的对,古时修建大型陵墓都会利用河流来运送石料,当年修秦陵工匠们在工作时就会唱‘取石甘泉口,渭水所不流’。从这简短的两句中,便可想像当年始皇陵工程的庞大,由于运送石料,把渭水都堵住了。”
  
  胖子说:“渭河我们上次去陕西是见过的,比起那条大河,这里顶多是条下水道,那献王比起秦始皇,大概就算个小门小户的穷人。咱去倒他的斗,也算给他脸了……唉哟……怎么着?”
  
  缓缓顺流而下的竹筏忽然像是挂到了河中的什么东西,猛烈的颠簸了一下,随后就恢复正常,却听到河中有一阵“噶啦噶啦”沉重而又发锈的厚重金属搅动声传了上来。我和胖子、Shirley杨三人,心中同时生出一阵不祥的感觉,不好,怕是竹筏撞上埋伏在河道中的机关陷阱了。

----------------------
更多免费TXT书请到
BBS.Aisu.cn交流
----------------------
该TXT小说下载自Aisu.cn

正文 第105章 水深十三米

  河道下面传来的声音尚未止歇,忽听身后“扑咚扑咚扑咚……”传来一个接一个的落水声,声音的密集程度之高,到最后几乎听不到落水声之间的空隙,好象是先前看到悬吊在河道上空的人俑,全部被铜链放进了水中。
  
  胖子自言自语的骂道:“操他奶奶的,大事不好,怕是那些家伙要变成水鬼来翻咱们的船了。”说完把“剑威”从背上摘了下来,推开弹仓装填钢珠。
  
  我也觉得后边肯定是有异常状况,便转回头去看,然而竹筏早已经驶离了悬挂人俑的那段河道,竹筏后又没有设置强光探照灯,后方的山洞一片漆黑,登山头盔上的战术射灯在这种地方,根本发挥不出太大的作用,理论上十五米的照射距离,在把光圈聚到极限之后,顶多能照到六米之内。
  
  因为在绝对黑暗的场所,单人用战术电筒的光线是很难有所作为的,坐在竹筏最后的shirley杨回头望了两眼,也看不清究竟,急声对我和胖子说:“别管后边是什么了,使出全力尽快划动竹筏,争取在被追上之前冲出这段河道。”
  
  我答应一声:“好,全速前进。”打开了前端的探照灯,抄起竹竿,准备用竹竿撑着岩壁,给竹筏增加最大的前进辅力。
  
  不料想强光探照灯凝固般的光柱一射出去,把前方笔直的河道照个通明。前边百余米远的地方,也有一段用铜链悬挂着百余具人俑的地方,探照灯的光线太强太亮,照在那灰褐色的人皮上有钟非常恐怖的效果,更兼那些人俑象无数吊死鬼一样,在河道狭窄的半空中晃晃悠悠,又离得远了,益发使人觉得毛骨悚然。
  
  河道中的机关声再次响起,在空旷的山洞中激起一串回声,只见前边悬吊人俑的锁链纷纷脱落,一具具人俑象是从轰炸机中投出的****,“扑嗵扑嗵”接二连三的落进河水之中。顷刻之间,强光探照灯光柱的前方,就只剩下数百条空荡荡的锁链。
  
  这回几乎可以肯定了,这条修建“献王墓”时运输资材的河道,在安葬完献王后,一定在河中设置了机关,只是暂时还不能确定把那些被做为“恰钡娜速阜沤校怯惺裁疵谩

  这回来云南遮龙山,真是出师不利,还没进蛇河的溪谷,就先误入了歧途。这条河道恐怕从汉代之后就没人走过,偏赶上这些天降水量大,把我们的竹筏冲了进来,那条相对来说比较安全的路线反而失之交臂。
  
  我心中不停咒骂,然而竹筏还在继续前进,前方的河水静悄悄的,甚至没有半点波澜。就好象那些人俑掉到水中,就沉到了底,再没有任何动静。就连有物体坠入水中产生的涟漪似乎也都并不存在。
  
  我以前参加战争经验告诉我,越是这样平静,其中越是酝酿着巨大的危险与风波。我下意识的把工兵铲抽了出来,这把工兵铲是大金牙在北京淘换来的宝贝,是当年志愿军抗美援朝时期缴获的美国海军陆战队一师的装备,被完好的收藏至今,绝对是顶级工具中的极品,上面还有纪念瓜岛战役的标志。它的价格之高,以至于我都有点舍不得用它,但是这时候也顾不得许多了,心中打定主意,不管一会儿从水中冒出来什么,先拍它一铲子再说。
  
  shirley杨也取出了****,打开保险,把子弹顶上了膛。我们做好了准备,便任由竹筏缓慢的向前漂流。现在落入了前后夹击的态势之中,只好沉着应付,待摸清了情况之后,争取能后发制人,没有必要再盲目的向前冲过去。
  
  然而我们拉开架势准备了半天,前方的河水依然平静如初,这时竹筏已经漂流到半空都是锁链的一段河道中,头上绿迹斑驳的粗大链条,冷冷的垂在半空,我咬了咬牙,他娘的,太平静了,这种平静的背后,肯定有问题,究竟是什么呢?看来革命斗争的形式越来越复杂了呀。
  
  这时河水下出现了答案,那河水突然跟开了锅一样,冒出一串串的气泡,我急忙把强光探照灯的角度压低,忘河水中照去,光柱透过了水面,刚好照射到一具半沉在水底的人俑。
  
  人俑干枯的表皮被河水一泡,灰褐色的人皮上出现了一条条裂纹,原本模糊的人脸,经过河水浸泡也清晰了起来。原来这些人俑的脸上,在生前都被糊满了泥,吃下了“敝螅怯媚嗬炊伦⊙鄱强诟氐绕咔匣罨畋锼溃韵缘妹娌柯掷:磺澹勒呋贡A糇帕偎狼巴纯嗾踉牟伊冶砬椋馐庇玫乒庹盏剑由虾铀牧鞫妥韪簦构庀卟吮浠孟竽俏奘呷速刚诤铀校匦赂椿盍斯矗闭媸强植乐良铱刂魄抗馓秸盏频氖稚踔炼加行┓⒍读耍永疵患绱丝植赖那樾巍


  那些出现在人俑身体上的裂纹正逐渐扩大肿胀,变成了裂缝,从人俑的眼、耳、鼻、口,还有身体开裂的地方,不断冒出气泡,很多干枯的虫卵从中冒了出来。
  
  那些虫卵见水就活,就像是干海绵吸收了水分一样,迅速膨胀,身体变成白色手纸肚大小的“水彘”,两侧长出小指盖一样的鳍状物,游动的速度极快,全速飞速向着竹筏游了过来。
  
  我们大惊失色,这是在云南令人谈虎色变的“水彘蜂”,这种浅水生虫类,十分喜欢附着在漂浮的物体上产卵。有时候在云南、广西越南等地的水田中,正在耕作的水牛忽然疯了似的跳起来狂奔,那就是被“水蜂子”给咬了。
  
  胖子没见过这种江西等地才有的“水彘蜂”,见这些奇形怪状的白色小东西飞也似的冲向竹排,便用手中的竹竿去拍打,激起大片大片的水花。
  
  我怕胖子惊慌过度把竹筏搞翻,忙对他说道:“没事,不用太紧张,这些水彘蜂咬起人来虽然厉害,但是飞不出水,只要咱们在竹筏上,不落入水中,就不用担心。”
  
  眼瞅着那些白花花的“水彘蜂”越聚越多,层层叠叠的贴在竹筏底下,数量多得根本数不清楚。远处还不停的有更多“水彘蜂”加入进来,虽然数量多,却暂时对竹筏上的人形不成什么威胁
  
  胖子骂道:“我操,怎么这么多,这都是那些人皮里钻出来的吗?这是虫子还是鱼啊

我告诉胖子这是种水生虫子,胖子稍觉安心,“那还好,我寻常只听人说水中的食人鱼厉害得紧,要只是虫子倒不算什么,虫子再厉害,也吃不了人。”
  
  shirley杨对胖子说:“其实昆虫是世界上最厉害的物种。只不过是体形限制了它们的威力,昆虫的力量和生命力都是地球上最强的,虫子多了一样可以咬死人,甚至有些带剧毒的虫子一只就可以解决掉一头大象。”
  
  我们不断用工兵铲打落附在竹排前端的“水彘蜂”,怎奈何“水彘蜂”实在太多,而且只能打掉竹筏侧面的。在底部的那些我们就束手无策,我安慰胖子和shirley杨说:“咱们只要保持住竹筏的平衡就行,这种水彘蜂没什么大不了的,当年我在越南还吃过一锅呢,蛋白质含量很高,比蚕蛹好吃德多,跟皮皮虾一个味道,等竹筏驶出了这片河道,咱们就把这些水彘蜂煮来吃了,也好祭祭五脏庙。”
  
  胖子说道:“要吃你自己吃,这都是从死人皮里爬出来的,就是跟他妈龙虾一个味我也一口不吃。”
  
  shirley杨对我说:“还是先别太乐观了,如此众多的水彘蜂,既然是用“酢贝蠓阎苷奂纳谒朗械模峙旅徽饷醇虻ィ罱欢问奔浣哟サ降摹隘术”的资料,我发现“酢庇懈鲎畲蟮墓餐恪!啊


  我手中不停,一边拍打靠近竹筏的“水彘蜂”,一边把竹筏向前划动,想尽快驶出遮龙山,这时听了shirley杨的话,忽然心中一动,回想起石碑店棺材铺中的地形,忍不住问道:“你所说的特点,难道是……转换?”
  
  shirley杨说道:“正是,“酢焙孟缶褪且运勒叩牧榛曜魑浇椋言┗曜频狡渌锏纳砩希刮薅疚藓Φ纳铮涑芍寥怂烂奈淦骱投疽比徽庵皇窃勖墙哟ス谋揭唤牵庑┯霉暖术养在人尸中的水彘蜂,绝不会是普通的水彘蜂这么简单,只是咱们掌握的信息有限,还搞不清楚献王醯恼嬲旅兀恢勒夂锞烤孤舻氖鞘裁匆

 胖子听我们如此说,免不了焦躁起来:“看来献王这老粽子就喜欢玩阴的,做事喜欢绕弯子,害起人来也不肯爽爽快快,放着刀子不用,却用什么酰嫠璧哪巡

  说话间,竹筏已经载着我们穿过了这段笔直的河道,进入了一片更大的山洞,这里已经储满了水,我用强光探照灯四下一扫,这空旷的大山洞竟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对面仅有一个出口,水流从那里继续流淌,我看了看指南针,那边是西南方,也就是说方向没有问题,让竹筏往那边漂过去,最后一定可以从遮龙山下巨大的洞窟穿过,汇流入虫谷的蛇河。
  
  竹筏下边此时已经不知附着上了多少“水彘蜂”,竹筏被坠得往水中沉了一截,再增加重量的话,有可能河水就会没过脚面,那就惨了。我们之所以不怕“水彘蜂”,全仰仗有竹筏可以漂浮在水面上。不过倘若说这里这么多用“酢毖摹彼榉洹埃褪窍胪ü黾又亓浚汛ブ嗟乃辖煌üぞ咦钩粒俏疵庥行┨浚膊换崾怪穹ネ耆撩唬淄醯摹隘术”厉害之处,就是让人永远预想不到,其中隐藏的后招究竟是什么。
  
  从我们进入河道乘坐竹筏开始漂流的时间开始估算,在“遮龙山”下的路程已经过了三分之二,只要再坚持坚持出了山,一上岸就不用担心这水中的东西了,刚才拼尽全力用竹竿划了半天,手酸腿麻,再也施展不动,只好慢了下来。shirley杨把一个带气压计的浮标扔进水中,测了一下水的深度,水很深,大约十三米,一个不太吉祥的深度。
  
  眼见这巨大的山洞是处于远古白云岩地层,属于冰河期第四季形成的埊生鯳变岩石层,四周尽是一簇簇巨大蘑菇形的X(不知道什么字,很难形容,原谅饿吧)石,也有些地方象是从水中翻起的一团一团大珊瑚,其景色之奇绝,难以言宣。我们三人都被这些罕见的太古灵武傘瀫状岩层景观所震慑,贪婪的观看着每一片梦幻般的蘑菇傘形岩,任由竹筏向着出口漂流,一时也忘了继续动手驱赶水中蜂拥而来的“水彘蜂”。
  
  前方的出口又是和先前一样,是条经人力加工过的直行水道,从那里顺流而下,不用太长时间,应该就可以顺利的从遮龙山内部出去。
  
  然而就在竹筏载着我们三人,堪堪在这巨大的蘑菇岩山洞中进行了一半的时候,就听见山洞角落中一阵阵石声响起,黑暗中好象有某个庞然大物,在山洞边缘的蘑菇岩中快速移动
  
  shirley杨提醒我道:“老胡,快把探照灯转过去。”
  
  我这才想起来还有强光探照灯,忙把强光探照灯调转角度,照了过去,探照灯强烈的光柱一扫到那里,稀里哗啦的碎石滚动声噶然而止,只见在蘑菇岩中,有一条青鳞巨蟒,昂首盘身的对着我们,这条蟒也太大了,比那大号水缸还粗上三圈,简直就是一条没有爪子的青色巨龙。身上的鳞片在探照灯下闪烁着不祥的光芒,想必它是生长于虫谷的森林之中,由于大蟒贪恋阴凉的环境,才把这个大山洞当做了老窝,平时除了外出去捕食,就躲在这里睡觉,却不知怎的被我们惊动了。
  
  那青鳞巨蟒稍稍做了一个停顿,蓦地刮起一股膻腥的旋风,蛇行游下了蘑菇岩,巨大而又充满野性力量的躯体,把经过处的白色蘑菇岩撞出无数细碎的粉末,更加象是白色尘雾中裹着一条巨龙,携迅风而驰,以极快的速度游进水中,青鳞巨蟒入水后,被它卷起的蘑菇岩粉尘,兀自未曾完全落下,然而它早已经从水深处,如疾风般游向我们的竹筏。

----------------------
更多免费TXT书请到
BBS.Aisu.cn交流
----------------------
该TXT小说下载自Aisu.cn


深度阅读: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我烧烧烧,炼丹,炼器,炼符,废墟炼丹师最帅  最新炼宝出世名单

相关文章:连载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最新评论...  我跟你讲,被天打五雷轰不死,就能成仙,注意不要告诉别人  最新雷打不死名单
我来评两句:

看不清楚,更换图片验证码:      

最新查看

文章内容相关标签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精彩类目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