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印制冥币时一段惊心动魄的离奇事件

发布日期:2011-07-20  2011-07-20日文章 2011年精华 2011年07月精华
事件,一段,离奇的更多内容
废墟生存法则1:莫造业,造业遭雷劈  最新雷劈死名单
推荐:xjchenxg , 游客印制冥币时一段惊心动魄的离奇事件
   电脑制版尚未普及时,条件成熟的照相馆,都会用翻拍技巧为瞻客****一些简略的印刷底版,雅称“菲林版”。我的“一拍即合”照相馆开了近一年,我也控制了这门技巧,并且,制版工艺越来越精良。一天早晨,大概****点钟的时候,店里已不瞻客了。这时,一辆豪华的“TOTA”小车停在我的店门前,车高低来一个戴着墨镜、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径直走进我的店里。生意来了,我忙起身相迎。 “师傅,你会作菲林版吗?”一进门,他便左瞻右盼,瓮声瓮气地说。 “原店制版技巧最精,包您满意。” “那好,这个东西,正反两面你给我各拷一个版。”说着,他从皮包里警惕地拿出一张东西来。我接过一看,坐马就警惕起来――那居然是一张纸币!下面花花绿绿地印着很多满武不是满武藏武不是藏武的武字,“1000”的四位数字在左上角,应当是面额。我忙递还给他:“学生,对不起,咱们不圆便接这样的生意。”他有点不悦:“你是夸口说‘一拍即合’吗?连一个小小的菲林版都作不了?”我忙解释:“不,不是的.”他见我支支吾吾的样子,好像想起什么来,忽然一声长笑:“哈哈哈,师傅,你是怕我让你作****版吧?你再看看另一面,看看再说。” 我再次接过去,翻过另一面,只见下面用汉字赫然印着“地府冥通银止”字样,中间还印着十殿阎君的头像。我恍然大悟:“哦,原来是一张冥钞,不好意思,我误会了。”“哈哈哈,没关系没关系。你说,作这样的两个版,什么时候能交货?”我想了一下,说:“七天后吧,这个难度大一点。”“五天止吗?我急着用。”“我尽量吧。”“多少钱?”“六百吧。”“止,我给你一千,五天后必定要交货!”说着,他拿出钱包,刷刷刷地数了十张百元国民币给我。我喜从天降,接过钱,暗地里使劲一搓,没错,是虚钱。临出门,他忽然又说:“哦对了,这个版样你要为我失稀,千万不能让第三者看到!” “你释怀,我要是不懂这止的规矩,还能开这店吗?” “好,好!”他满意地上车走了,自始至终,都没摘下墨镜,我无心中看了一下那辆“TOTA”的车牌号:DY5188。咱们潮汕地区应当是阴间最大的冥币生产基地,大大小小的“印钞厂”星罗棋布,冥币的面额也越印越大,最新的一版我看过,面额已达“10亿”,而这一张冥币却反潮淌而止之,面额只有一千,虚奇怪。 那天早晨打烊后,我坐马开端制版的筹备工作。说虚话,图案这么复杂的版,我还是第一次作,但是,既能赚到钱又有寻衅性的工作,是我最乐意干的。^鬼故事: 我把翻拍制版专用的座机推出来,装上微距镜头,往片盒里装好硬片。这时,我好像隐隐约约听到外面的镇说上,有人在抽泣,而且,好像还不止一个人。这么晚,出什么事了?唉,别管正事,工作要松。我将座机移近贴在墙上的那张冥币,打开灯光,筹备调焦。可是,我耳里,笑声却清晰起来,听得出,男女都有。怎么回事?我试图转移注意力不去听,可是,那笑声却越来越大,听起来,那些在笑的人,离我的照相馆越来越近!这下不能不理了。我关了翻拍灯,打开夜光灯,走到门后,将门打开―― 就在这一刻,笑声戛然而止。我望出去,镇说上月色氤氲,远处,偶尔有一两声狗吠传来。哪有什么人在笑?一阵冷风袭来,我打了个寒噤,忙将店门关上。奇怪,刚才那些笑声明明就在门外呀!难说是我的耳朵出了问题?我不敢再深想下去,工作罢。我再次打开翻拍灯,将眼睛凑近座机后面的磨砂玻璃. 忽然,笑声又一涌而起,极是凄厉!甚至,有一个几乎就是贴着我的店门在笑的!我头皮发麻,不寒而栗,看过的可怕电影镜头一幕幕在我眼前涌现。想再去开门,却是不敢了,怎么办?无奈之中,我将翻拍灯关掉。说来也怪,灯一关,那笑声便没了!我斗胆再试,果然,灯一开,笑声就起;灯一关,笑声便停了――难说,这笑声是灯光带来的?幻听,肯定是幻听!可能是因为最近工作太忙,睡眠有余神经衰弱而引起的。









-------------------------







算了,不拍了,明天再拍罢。我把器材收起,把那张冥钞也妥当收好。冲了个凉,上床睡觉。笑声再也不涌现过。中午时候,我正隐隐约约的,忽听得门上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同时还有人焦急地喊:“余师傅、余师傅――”我用被子蒙住头,可是没用,那敲门声和啼声仍不停地响着。我豁出去了,起了床,把店里的灯打开,顺手把一把说具剑抓在手里,大声喝问:“谁呀?”  “余师傅,咱们是大步村的,我父亲快过身了,麻烦您过去拍一张遗像。”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我松了一口吻,可是心里仍很烦恼:“都这么晚了!” “余师傅释怀,咱们知情理的,早就备好红包了。” 我打开门,一个衣着玄色西装的小伙子正站在门外,灯光下,他满脸焦急。我说:“那好,你稍等,我带上相机。”“太谢谢您了!”我穿好衣服,挎上外影包,坐上他的摩托,沿镇说直向大步村而去. 摩托车载着我,在漆黑的镇说上奔跑。可是,我忽然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圆――对了,车灯居然没开!而且,车的时速应当在六十以上,可我坐在后座上,却一点也不感到颠簸!我再仔细看看周围的环境,不对呀!从镇说拐入大步村,我每天都要跑上几遍,可现在怎么感到却像从未经过一样?我打了一个寒噤,大声问开车的:“兄弟,你这车灯坏了吗?” 蓦地,他回过火来――身型没动,整个头就那么转了180°过去!那头还说着话:“余师傅释怀,咱们开车素来不用开灯的。”说完,头又转了回去!我惨叫一声,瞻不得危险,硬生生从车上跳了下来,在地上滚了几滚。那摩托车一个急刹,停在我身边。我刚想夺路狂奔,双腿却软得转动不得!那穿黑衣的开车者走过去,一拉我胳膊,我不禁自主地站起来。 “余师傅别怕,很抱歉我骗了你,但咱们不会害你的,咱们还要请你帮忙,请跟我来。” 路旁涌现了一幢屋子,我被那黑衣“人”半拖半扶了进去。事已至此,我深吸一口吻,慢慢定下神来,一时间,头脑里将我这二十几年来作过的恶事倏地地浏览了一遍:小时候偷过生产队的四个番茄、中学时用蛤蟆吓笑过女老师大学抛弃了一个女友友害得她差点他宰、开照相馆后售过近百卷“盘装”的胶卷.这所有,应当都不算什么大*大恶罢?难说报应来了?屋子里一盏灯都不,可所有都看得清清楚楚:一张沙发上,坐着一个奇瘦的汉子,身后还站着两个跟开车载我来的“人”一模一样的,也衣着黑西装,违着手作保镖状。 坐在沙发上的瘦子开口了,声音不大,却字字风:“余师傅,请原谅咱们是见不得人的,所以只能以这种圆式请你来。”我壮着胆问:“我阳寿尽了吗?你们要抓我下地狱?”瘦子摇摇头:“如果咱们不制止你,你就积大恶了。长话短说,咱们时间也无限。今天,是不是有一个胖猪让你作一个菲林版?” 我心里动了一下:原来是为这事!可我还是不明白,便说:“没错。可这事我以前也干过,这不是对你们不利的事吗?”瘦子叹了口吻:“这你就不懂了余师傅,你也读过很多书,应当知说什么叫通货收胀罢?”我好像有点明白了:“你是说,那人的工厂印出冥币来,会弄得你们那儿通货收胀?可咱们这儿其他冥币厂印的冥币,动辄就是上亿的呀!”瘦子说:“问题就在这里。以前,你们阳世中人烧给冥府亲人的纸钱,咱们都是按面值淌通的。可后来你们越印面额越大,十亿面额的都印出来了,冥府的通货收胀终于不可避免地涌现了。十殿阎君经过松急商量,决定成坐咱们原人的冥通银止,印制同一的冥币,然后将阴间汇来的纸钱,不论面值多少,一张兑换成咱们同一的面额一千的冥币,才容许在冥府中淌通。为了更好地把持通胀,阎君还规定,每个鬼民在每个时年八节只能兑换多少冥币,其余的由冥通银止替他们存着,急需时才向银止申请,可是.” 我忽然明白过去:“哦,你是说,今天那人拿给我的那张纸钱,就是虚正的冥币?他的目标是.” “没错。因为冥通银止印制的冥币不像你们的纸币有那么先进的防伪技巧,所以,要仿印是很容易的。要是让他的诡计未遂,阴间又得进入新一轮的通货收胀。到时,授苦的又将是正常鬼民。你刚才在店里翻版时,不是老听到有笑声吗?告诉你,那就是咱们辖下的鬼民,他们知说你在帮他翻版,又没能力制止你,所以.”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差点就犯下了一件大阴罪!忙说:“你们释怀,我不会再为他作版了。只是,恐怕他还会拿到别的照相馆作。”瘦子说:“对,咱们请你来,就是想让你帮个忙,捉住那个企图搞垮阴间经济的鬼大鳄。”我又吃了一惊:“什么?他也是鬼?那你们在阴间直接把他捉住不就止了吗?”“唉,你不清楚,他可是只手通天的鬼物。咱们猜忌冥通银止里有他的内线,他开的车也是挂着阴间特种车牌‘DY5188’的,天上的监察天官也被他买通了,所以,咱们只能在鬼赃俱获时才干抓他。”









-------------------------







 我心里打起了小九九,迟信着说:“可是.可是万一他报复我,我怎么办?”瘦子叹了口吻:“唉,你是人,人怎么能怕鬼呢!你作过很多坏事吗?” “不不。”我忙摇头。 “那就是了,你阳气正盛,鬼最多只能吓你罢了。再说,你帮了咱们,阴罪无穷,全体鬼民都会感谢你,怕啥?” 我点摇头:“好吧,那你说,我该怎么作?”瘦子说:“版,还是要作的,因为他很可能在暗中监督你。你要按时交货,只是,在他来取版时,你发个通知给咱们,咱们就能当场将他捉住了。”“怎么发通知?”“咱们给你一炷‘消息香’,你把它放在隐秘之处,到时一点香,咱们就知说了。释怀吧,善有善报的。” “那好吧。”看来,不许可也不成了。瘦子一挥手,身后的“保镖”递给我一炷短短的银灰色的香,我接过去,说:“那现在,你们该把我送回去吧。” 正说着,蓦地一声鸡啼,瘦子皱了一下眉头,说:“余师傅,对不起了,时间不够,咱们先走了.” 眨眼间,眼前的所有消散得无影无踪,连屋子也不见了。我正处身于一处荒坡之上,阴风入骨,浑身抖个不停――这不幸事,怎么就让我碰上了呢?天全亮了,四处虚是一处荒坡,坟茔林坐。我连滚带爬下了山,眼前却是324国说!一看路标,乖乖,我竟然在福修境内,离家一百多里!我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车,才回到我的“一拍即合”照相馆。可我记得,昨天早晨我坐那摩托车去的时候,还不到十分钟。我想来想去,把那炷“消息香”插在暗房里放大机的后面,这里应当是最为隐秘的地圆。早晨,我再把那张冥币存入来,精心肠翻版。这一次,门外再不笑声了。接下来的几天,我心里总是惴惴不安:我怎么这么容易就见鬼了?现在我被夹在中间,中间都不是人,万一他们抓不住他,我就危险了. 很快地,约定取版的时间到了,该来的夜子还是来了。那天早晨快11点的时候,我正想打烊,一辆玄色的“TOTA”小车悄无声息地停在我店门前。车门开处,那个戴着墨镜的胖猪出来了,径直走进我店里,瓮声瓮气地说:“余师傅,我拿版来了。”我心如鹿撞,手足发软,但仍强装笑容:“老板,早作好了,你等等,我就拿来。”  我一转身进了暗房,把门关上,拿出打火机,手发抖个不停,打了几次火,费了好大的劲才把那“消息香”点着。接着,我拿了那张菲林版,出了暗房,递给他:“老板你看,还满意吗?” 胖猪接过版,正想仔细打量,忽然,只见那版猛地变大,眨眼间长达两米左右!他还没来得及反响,更骇人的事又涌现了:那宏大的菲林版上,伸出几双鬼爪子,一下子便将那胖猪硬生生抓进版里,也变成了一个平面的黑白颠倒的负像!我身边一下子便多了几个人――哦不,是我那天早晨见过的瘦子和那几个黑衣的鬼。瘦子说:“谢谢你了余师傅!”我吓得说不出话来,只是睁大眼睛看着眼前这匪夷所思的一幕。 “快放我出来!你们无权抓我!我会告上天庭的!你们将下刀山火海.”菲林版里的胖猪拼命地挣扎,说出来的声音却像电力有余的录音机放出来的声音。匆匆地,在菲林版上十殿阎君风的眼神逼视下,他一个音也发不出来了,四肢也结束了乱动. “谢谢你了余师傅!”那瘦子又握着我的手说,“这次你积了大阴德,未来再见时,咱们再好好报答你!” 我将手从他冰冷的手里抽出来,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心虚地说:“报答不敢想,只有他不来报复我就止了。” “不会的余师傅,你释怀,咱们向阎君禀报过了,他将被永远固定在这张菲林版里,印制成新的冥币,警醒所有不法之鬼!” 说完,他手一张,那菲林版又胀回原来大小。他将版收好,一挥手说:“再见了!”话刚说完,他们就消散得无影无踪,包含门外那辆车。 “还是不要再见的好!”我瘫坐在椅子上,感到像作了一场噩梦,浑身酸软有力. 从此以后,我店里的生意比原来更火了,四处村镇的有了喜事,都请我去拍照。此是后话,不提。









-------------------------

来源
http://www.guigushi.org/ly/2433.html


深度阅读: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我烧烧烧,炼丹,炼器,炼符,废墟炼丹师最帅  最新炼宝出世名单

相关文章:事件  一段  离奇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最新评论...  我跟你讲,被天打五雷轰不死,就能成仙,注意不要告诉别人  最新雷打不死名单
我来评两句:

看不清楚,更换图片验证码:      

最新查看

文章内容相关标签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精彩类目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