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8年前,我们也如此吻过

发布日期:2011-09-05  2011-09-05日文章 2011年精华 2011年09月精华
8年前,我们也如此吻过
  那是一种致命的疼。当料定一个女人今生不会得到时,仍然心存妄想。就像水里的一弯明月,任凭它晃来晃去,碎了圆了,终究是一种幻象。





遇见宋小川前,我的脑子里只有钱。遇见她后,我开始在每一个潮湿的夜里想念她的身体,想得急了,就穿上衣服,一口气狂奔到海边去。

  宋小川是马哥的女人了,我不能再有非分之想。

  马哥的女人很多,随手就能拈起一个活色生香的。我不过是他的跟班,和他一起出生入死,赚到钱就哗哗地数钞票,赚不到就连喝几天西北风。

  钱包殷实会让男人觉得安全,而女人是祸水,一不留神就会被她祸害得城池尽失。这是马哥教我的。所以,我从不招惹女人。

  宋小川却招惹了我。那是一个暧昧的夜晚,马哥约我见面,在地下一层酒吧里,我和他要了几杯酒,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顺便寻找着猎物。

  抬头与宋小川眼神相接的一刹那,我心里的某根弦很要命地动了一下。这个女人不像其他泡夜店的女人那样,化很浓的烟熏妆,穿短得不能再短的迷你裙。宋小川素面朝天,扎着很清纯的马尾,穿一袭洁白的雪纺连衣裙。

  这样的女人出现在这种夜店,一定是有缘由的。要么失恋,要么失身,要么破罐子破摔。都有可能,我很阴暗地想。

  那天上演了一出好戏。

  刘庚骚扰宋小川的时候,她恼了,发出尖利的喊声,马哥站起来断喝一声,刘庚,别碰她!刘庚是丽水街天不怕地不怕的痞子,怎么能听马哥的。当他将一双邪恶的手摸向宋小川饱满的胸部时,马哥手里的酒瓶子随着一声爆裂在刘庚的脑袋上开了花,一场激战随之而来。我受了轻伤,马哥的脸被利器划了,血滴了一路。

  宋小川像只受了惊吓的鸟儿,一直跟着我们。她细心地帮马哥处理伤口。她的侧脸很美,小巧的鼻子,忽闪忽闪的睫毛,焦急起来,脸红扑扑的。一个劲地说,谢谢你们,谢谢。她的眼睛一直停留在马哥那张帅气得让人嫉妒的脸上。

  那个时刻,我真恨不得受伤的是我,哪怕伤的再重些,好让她纤细的小手在我的身体上停留一会儿。

  马哥对宋小川挥挥手,我没事,你不属于那个地方,以后还是少去为好。宋小川告别时,马哥挣扎着去送了她,在路口我借口回去睡觉,却跟踪了他们。他们去了海边,马哥的伤好像一下子好了,他们接吻的时候,我躲在岩石后面悲哀得想立刻去死。




将文章分享到:和万千故事网友共同品鉴现在故事网(story.cnxianzai.com)精品文章;
















更多
-------------------------


  宋小川开始经常来找马哥,有时候在马哥房间里过夜。马哥想像对待其他女人那样对待宋小川,但显然不行,她的眼睛里痴缠着一团火。马哥说,糟了,这个丫头爱上我了,这样不好。

  是的,她爱上马哥了,这个结论让我的心脏仿佛被钢针扎了一般刺痛得要命。

  马哥钟爱的那个女人从监狱里释放了出来,那天我们刚好干了一单活,意气风发地回了家。女人在,马哥上去就拥着她进了房间。没想到十分钟后宋小川来了,她一进门就喊着马哥,马哥。

  我说,马哥不在,你先回去。

  她说,我拿样东西就走。说着去推马哥的房间门。

  我急了,拦住她高喊,马哥不在!她愣了,猛地一脚踹开了门。床上,马哥和那个女人正在热烈纠缠。瘦削的宋小川竟然像个疯子一般,歇斯底里地闹起来,她疯狂地拉着我说,阿东,我们睡觉去!你不是想和我睡觉吗?走啊,走啊!

  那一刻,我全身的每根骨头里都在唱着歌,我多么想这些话不是宋小川负气所言,我多么想将她压在我的身下,细细地欣赏她,温柔地爱抚她,然后像两条沾着湿漉漉的欲望的藤,你缠着我,我缠着你。

  但我奋力甩开了她,我知道她不是我的,想再多也是白想,所以我狠狠地对她说,滚!

  宋小川滚了,她滚到了刘庚的怀抱里。

  我和马哥在凯达寻找猎物时,看见宋小川坐在刘庚的腿上,笑得花枝乱颤。刘庚朝马哥吹了一声口哨,马哥的脸色铁青,我知道他心里一定比我更难受,我和马哥爱上了同一个女人。

  那是一种致命的疼。当一个女人你料定今生也不会得到时,无异于痴心妄想地看着水里的月亮,任凭它在水里晃来晃去,碎了,圆了,终究是一种幻象。

  我开始尝试忘掉宋小川,所以当宋小川再次来找马哥时,我把自己的心脏锻成了一块铁。我不想再为她心痛了。

  马哥把我叫到房间里,点了一支烟,狠狠地吸了一口说,阿东,我们人手不够了,刚好宋小川来了,就用她。我说,你疯了?你喜欢她,怎么可以让她去干那种事?

  马哥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决绝。晚上马哥当着我的面提出让宋小川做我们的饵时,宋小川哭着答应了,她说,马哥,只要不让我离开你,做什么都行。

  女人一旦爱上一个男人,真是贱到了骨子里。我恨宋小川,恨她肯为马哥做任何事。

  我们是一个性敲诈团伙,我们的敲诈很简单,放饵去勾引猎物,猎物上钩后,我和马哥掐算好时间破门而入,那些猎物都是有头有脸有钱的男人,为了名声,当然会用巨款消灾。

  但是,当宋小川第一次做饵和那个富商走进四星级宾馆的套房时,等在外面的马哥一直拖延时间。我急了,说快,否则就来不及了。

  马哥说,不。

  那一刻,我明白了马哥的心意,他是想用更深的伤害来让宋小川对他彻底死心。但是等在外面的我像头困兽一样走来走去,我救不了宋小川,也救不了我自己。

  时间漫长得很,在我几乎要发疯的时候,宋小川满脸泪痕地出来了,她幽怨地质问我们,说好的,为什么不去救我?

  没有人回答,宋小川呜咽了一声,从我们面前冲了过去,她的白裙子像一片洁白的栀子****,在我的眼前凋零了。




将文章分享到:和万千故事网友共同品鉴现在故事网(story.cnxianzai.com)精品文章;
















更多
-------------------------


  宋小川再次出现,是在一个月后。显然已经对马哥死了心的她,脸色苍白着,求我,阿东,我们结婚吧,然后洗手不干,我们开家小店,本本分分过日子。

  我站在窗前沉默不语,我还在纠结着那个很傻的问题,她是马哥的女人,我不该对她动心思。

  但是,宋小川忽然将手臂软软地搭在了我的肩上,她的眼睛里清澈得看不到一丝尘埃,她说,你是喜欢我的,我知道,你一直都喜欢我。

  我不合时宜地问了她一句,你只是想和我做爱吗?她怔了几秒,说,不,我想结婚!

  然后,她就开始去解连衣裙的扣子,我没有阻拦她,我的心里突突突地奔涌着一股潜流,那个声音盖过了我的理智。宋小川白瓷般的胴体在我面前一览无余时,我像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挖到宝藏的寻宝人,我惊呼着,将她纳入我的怀里。

  她仿若一条干渴的鱼,灵巧地滑进了我的身体里,我想起了一直困扰着自己的那个海边的梦,梦里我们唇吸引着唇,身体吸引着身体,想到那些痛苦的日子,我终于骁勇起来,迎接了宋小川的每一次索要。

  突如其来的幸福让我几乎眩晕,我想,就这样死过去,也未尝不好。

  马哥听说了我要和宋小川结婚,终于舒了一口气。我求他,最后一单生意,我要陪他做。做了这单生意,我就洗手不干,然后听宋小川的话,本本分分过日子。

  那天是我和宋小川的大喜之日,我喝醉了,醉了的我没有任何预兆地被一副冰凉的手铐惊醒。同时被捕的,还有马哥。在监狱的8年里,宋小川仿佛人间蒸发了,踪影皆无。马哥常常在放风的时候对我说,女人是祸水,这回你信了吧?

  风和日丽的一天,我和马哥同时出狱。我迫不及待地去了宋小川的父母家,迎接我的,是一捧冰凉的骨灰。

  事情终于还原。原来,宋小川在新婚那天发现我仍然在同马哥犯罪,她决意挽救我们。她留给我的信上说,没有什么比看着你们堕落下去更为难过。

  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幅画面,报警后的宋小川静静地躺在蓄满水的浴缸里,用刀片划破了自己的手腕,鲜血迷离着,似一朵朵忧伤的花朵,在水里蔓延,蔓延……

  我一路狂奔到海边,跪倒在沙滩上。夜色下的沙滩,静谧混杂着喧嚣,不远处海浪低声汹涌着,似哀伤的乐曲。远处,依稀有两个情侣模样的人在亲吻,我想起8年前,我和宋小川也如此亲吻过。

  (摘自《现代交际·情人坊》)


将文章分享到:和万千故事网友共同品鉴现在故事网(story.cnxianzai.com)精品文章;
















更多
-------------------------

来源:
http://story.cnxianzai.com/love/2011/0902/207935.shtml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最新查看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