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双花洪棍:孙中山组织会党反清始末

发布日期:2011-10-07  2011-10-07日文章 2011年精华 2011年10月精华
双花洪棍:孙中山组织会党反清始末
  惠州起义是孙中山联合洪门发动的第二次起义,虽然失败,但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湖南的黄兴、宋教仁,广东的胡汉民、洪全福,福建的林文、林尹民,安徽的吴樾、伯文蔚,浙江的徐锡麟、秋瑾,江苏的赵声、熊成基等有志之士,也开始秘密结社联络会党,以举大事。





1903年,孙中山在日本整理会党,****命誓词为“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这就是教科书上津津乐道的“资产阶级革命主张”。

  同年9月,孙中山再赴檀香山,此刻他已经是国内两广两湖洪门三合会、哥老会的共龙头,但在海外洪门致公堂中,他却没有正式的身份。若想借助美洲华侨的力量,还得加入致公堂。这年冬,孙中山在洪门前辈钟水养(三合会前辈,早年到檀香山谋生,致力反清,与孙中山在美国旧金山相识)的介绍下,加入了檀香山致公堂。因为孙中山已经是三合会龙头,资格相当高,主盟人钟水养便封孙中山为檀香山致公分堂“洪棍”。(也称“元帅”,掌刑罚,是内八堂“当家大爷”之一,开了山头的龙头才有资格进入内八堂,如果“元帅”兼任内八堂其他职务,就被称为“双花洪棍”。)孙中山获得了檀香山致公堂大爷身份,在美国行事又方便了许多,以前别人接待他,还是当他为国内洪门龙头,现在则成了海外洪门兄弟。

  接着,孙中山一行再次到美国三藩市,受到更为隆重的欢迎,孙中山建议黄三德、司徒美堂等人联系美国洪门进行总注册,拟定新章程,建立总堂口,团结反清力量。黄三德、司徒美堂慨然应允,后来美洲洪门总会共捐赠款项约二十一万美金,支持国内革命。

  孙中山环游美国,在纽约也发表建立资产阶级政府的宣言,希望博得外国人士对革命的支持,但效果不大。1904年,孙中山再转往欧洲,在巴黎、布鲁塞尔等地中国留学生中活动宣传革命,并筹措款项。1905年,孙中山又去了南洋,7月回到日本横滨。在宫崎寅藏的介绍下,孙中山结识了华兴会首领黄兴,黄兴此时也有湘鄂边境哥老会龙头身份,曾经联合帮会在1904发动长沙起义,被清廷镇压后才流亡日本的。孙中山和黄兴等革命党人合计,将兴汉会、华兴会、复兴会、科学补习所等组织联合起来,建立新的革命组织——同盟会。

  帮会发展很快引起了清廷的注意,起义还没闹起来,李金奇就被捕遭杀害。蔡绍南与龚春台情急之下,在1906年12月4日于浏阳麻石聚众三千人举旗发难,并以同盟会名义通知“洪福会”的姜守旦和“哥老会”的冯乃古响应。21日,起义军占上栗市,并整编部队,定名为“中华国民军南军革命先锋队”,龚春台为大都督,蔡绍南为左卫都统领兼文案司。

  起义军发布檄文,历数清政府十大罪恶,宣布起义宗旨为“破千年之专制政体,不使君主一人独享特权于上。必建共和民国,与四万万同胞享平等之利益”。资产阶级革命纲领第一次以起义檄文的形式公诸于广大群众之中,并且得到拥护。

  半个月内,起义军迅速增至数万人。湖南醴陵、江西萍乡也先后响应,在农村地区更是燃起了反抗烽火,其声势震动了长江中游各省。

  这次大起义的消息传到日本东京,同盟会员纷纷到总部机关请命回国,投身反清武装起义。清政府十分惊恐,急令湖广总督张之洞、两江总督端方调集湘、鄂、赣、苏四省军队及地方义勇共五万人前往围剿,美、英、德、日各国亦派军舰闯入长江,对起义军进行恐吓。

  起义军凭着手中极其简陋的武器,顽强抵抗,多次打败清军。但由于起义军互不统属,领导不力,奋战月余后终被清军各个击破,惨遭失败。刘道一、蔡绍南、肖克昌、龚春台、姜守旦、冯乃古等首领先后牺牲,焦达峰秘密逃往日本。萍浏醴起义虽然有少数同盟会员参加,带有资产阶级革命色彩,但起义骨干依然是洪门兄弟,宣传的主要宗旨依然是“扭转汉室,恢复明朝。”

  清政府在镇压此次起义后,也加强了长江一线的戒备,大肆追捕“天地会余孽”,洪门损失极大,因此孙中山、黄兴觉得应将发动起义的重点放到两广、云南地区。

  1907年春,孙中山委任新加坡华侨、三合会首领许雪秋为中华革命军东军都督,潜回广东潮州主持起义。许雪秋到潮州后,与当地三合会头目陈涌波取得了联系,但闻讯赶来的清军也加大力度搜捕,许雪秋等人在5月22日仓促起义,很快攻下黄冈,并以“大明都督孙文”的名义发出安民告示,随后赶来的清军围住黄冈,起义军武器落后,很快被镇压,许雪秋、陈涌波带着百余人逃往香港。

  潮州起义的同时,孙中山还委派邓子瑜等人在惠州发动起义。邓子瑜曾是惠阳、博罗等县三点会首领,早年因参加反清活动而遭通缉,避逃新加坡,后加入同盟会。他很快与旧部取得了联系,1907年6月率领陈纯等帮会成员二百余人在七女湖(今惠城区汝湖镇)举行武装起义。起义军夺取清军营防枪械,击毙巡勇数人,队伍很快发展到数千人。可潮州起义失败后,他们这支部队得不到支援,只好解散,邓子瑜再次避居新加坡。

  潮州、惠州起义失败了,孙中山、黄兴等丝毫不灰心。这时逃到越南的广西天地会首领王和顺(曾在1899年发起起义)派人到日本联系上了同盟会,孙中山当即委任他为“中华革命军南军都督”,并派遣同盟会员协助起义。

  1907年9月1日,王和顺招集余部二百多人在钦州防城再次起义,王和顺不一定知道“三****义、五权宪法”是啥意思,但认准洪门大哥孙中山是个牛人!



-------------------------




  可惜这次起义军还没能闹出声势,就被清军打垮了,王和顺带着二十几个死党再次躲到山里。远在东京的孙中山、黄兴依旧看好广西天地会,再次委任王和顺为镇南关都督,并委派由同盟会所联系镇南关附近之帮会头目黄名堂为副都督,联合三方力量发动起义。这次起义,孙中山、黄兴等仔细做了研究,让宋教仁、陈天华负责运送军火,胡汉民、韦云卿策反清军内部,孙中山、黄兴等人亲自到越南指挥。

  可正准备起义的时候,还是出了差错:黄名堂觉得当副都督不爽,要当正都督。理由很简单,王和顺的弟兄们都打没了,还装啥大尾巴狼?孙中山等人哭笑不得,这革命不是还没胜利么,就讨价还价了?王和顺自己也觉得寒碜,干脆带人去了越南,孙中山无奈,就让黄名堂当了“正都督”。这下子黄名堂来了劲,带着百余人跟同盟会员猛冲镇南关,镇南关新军也有部分响应,一下子就夺了三座炮台,义军在镇南关坚守了七天七夜,后来清军大举反扑,黄名堂只得退往越南。

  洪门不断发动起义,让满清政府很是纠结,听说全国洪门头子孙中山就在越南,清政府恨不得马上将他给抓来抽筋剥皮。可当时控制越南的法国人跟英国佬一样,讲人权,大内高手们也不能在那里乱来。满清跟法国当局交涉,法国人接受了满清的提议,将孙中山请出越南,他无奈去了新加坡。之后洪门大哥孙中山一直流亡海外,几乎做了个环球演讲。

  孙中山离开越南的时候,握着黄兴的手,眼里满是期盼:国内就拜托你了,洪门兄弟都是好样的!黄兴郑重地点点头:放心!

  1908年3月底,黄兴带着活跃在中越边境以梁瑞阳、梁少廷为首一干洪门志士组成“中华国民军南路军”,从中越边境向钦州进攻。王和顺、黄名堂也起兵响应,这支后来聚集到六百余人的队伍在钦廉、上思一带转战四十多天,屡次打败清军,但后来这帮人弹尽粮绝,被迫退回越南。黄兴后来总结经验:洪门组成的队伍太涣散了,平时根本没办法用纪律约束他们,而且二梁曾经干过杀人越货的勾当,老百姓们也怕。

  就在黄兴在越南河内感叹的时候,王和顺和黄名堂居然打下了云南河口,孙中山闻讯大喜,急促“云南国民军总司令”黄兴从河内赶去。这天地会还成了点事啊,黄兴也蛮高兴,赶紧收拾行李去云南,好在边关不严,偷渡很容易。可黄兴一到河口,就遇到了很不舒心的事,黄名堂宣布成立了“云贵都督府”,自命督军,王和顺是副督军,仗着手下几千人,不把黄兴放在眼里。

  黄兴指挥不灵,只得折返河内,本想多买点枪成立一个“司令部”,再回头强制黄名堂等人服从命令,不想又被法国警察盯上了,后来他也被驱逐出境。黄名堂的督军也没当几天就遭到清军的大举****,他和王和顺只好带着五百多人再次撤回越南。法国人被满清的抗议也弄得头疼,黄名堂等人一进入越南,就被守株待兔的法国军警给缴了械,这些洪门好汉结果被强制押往新加坡遣散。

  连续失败,不少同盟会员对起义失去了信心,转向暗杀清廷大臣,孙中山、黄兴商议之后,觉得有必要再次兴起一场大的起义来振奋人心。

  1910年11月,孙中山在马来亚槟榔屿召开秘密会议,商量卷土重来,黄兴、赵声、胡汉民、宋教仁等同盟会骨干人物均参加了此次大会。会议决定以广州新军为主,另选革命党五百人组成敢死队,联合洪门三合会、三点会一起举事。计划相当周密:先占广州,然后兵分三路,黄兴率一军入湖南,赵声率一军出江西,谭人凤、焦达峰在长江流域举兵响应,然后会师南京,举行北伐,直捣北京。同盟会做了认真细致的准备,在香港成立统筹部,以黄兴、赵声为正副部长。

  统筹部成立后,分别派人进入广州开始活动,1911年4月,一切安排妥当。可就在统筹部秘密开会敲定时间的时候,同盟会员温生才刺杀广州将军孚琦成功,孚琦被打成了筛子,而温生才也被抓住杀了,广州戒严。形势不妙,日本、越南运来的枪械还要等几天,准备响应起义的新军第二标(相当于营)又即将退伍,广州又在“清查”会党。等不急了!黄兴秘密潜入广州,决定冒险发动起义。

  1911年4月27日,震惊中外的黄花岗起义爆发:黄兴带领敢死队一百二十余人,臂缠白巾,手执枪械****,直扑督署。两广总督张鸣歧逃往水师提督衙门,黄兴等冲杀而来,正碰上水师提督李准的亲兵大队,枪声大作,黄兴右手中指、食指也被打断。随后,黄兴将所部分为三路:一部攻督练公所;一部攻小北门;黄兴、方声洞则出南大门,接应防守。攻督练公所的一路途遇防勇,战至半夜,终因寡不敌众,被打散。往小北门的一路也很快遭遇清军,也被击溃。

  黄兴、方声洞所率一部行至双门底后,与温带雄所率巡防营相遇,结果发生了悲剧。温带雄本已加入同盟会,当时隶属水师提督李准部下,他本与黄兴约定,起义爆发后就活捉李准,队伍臂佩白手巾为暗号。可起义提前,李准先进城了,温带雄接着赶紧带兵入城,他以为起义军已经暴露了标志,因此让部下没缠白巾迅速前进,谁知刚到双门底马路时,与革命党人方声洞部碰上了。方声洞以为对方是进城来镇压起义的清军,命手下开枪射击,黑暗之中温带雄也看不清楚,就赶紧回攻,结果双方死伤惨重,方声洞、温带雄均被误杀。

  当时受伤的黄兴躲进一家小店,后来在革命党人掩护下回到香港。惠州顺德等地帮会几百人也响应起事,随之也被镇压。

  起义失败后,革命党收殓牺牲的烈士遗骸七十二具,葬于广州郊外的黄花岗,史称“黄花岗七十二烈士”。这次起义,后来被******大肆渲染,“碧血横飞,浩气四塞”,可实在乌龙。

  黄兴是认认真真拼命了,洪门兄弟也响应了,可其他各部完全稀烂:满清将新军子弹没收了不少,这些人战斗能力锐减;陈炯明、胡毅生放了几枪,说子弹不够,逃出了广州城;姚雨平没能及时领到枪械,也没积极响应;最后,成了黄兴一路的孤军作战,失败是不可避免的。

  (摘自《民国往事·江湖风云四十年》)

-------------------------

来源:
http://story.cnxianzai.com/xiaopin/2011/0926/208619.shtml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最新查看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