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借命”长寿村

发布日期:2011-10-07  2011-10-07日文章 2011年精华 2011年10月精华
“借命”长寿村
迷迷糊糊中,听到窸窸窣窣的响动,我睁开眼睛,斜眼往左边看,褥子上只有被推乱的毯子,并没有人。

  安老太太下地了?怎么可能呢?她明明已经病倒在床,无法起身了呀!

  “踏踏,踏踏……”一阵轻微的鞋底摩擦地面的声音,朝门口走去,吱嘎一声门开了,声音出去了。

  我抬起头来看,门果然开着,我赶紧披件衣服跟了出去。走到门口,我停下脚步看了看西屋,算了,没时间叫蔡安他们了,先跟上老太太再说吧。出了大门,依稀看见安老太太的影子是朝左边走的,我在后面悄悄跟着。

  安老太太的速度不紧不慢,路面的凹凸似乎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走到村头有个岔路口,安老太太想也没想就选择了左边的路。再往前走可就是后山了,那里杂草丛生,平时应该很少有人去吧。杂草丛里没有路,安老太太左拐右拐的,趟出一条小道,我顺着小道紧跟着,但不敢靠得太近,

  一路上我苦思冥想,白天的时候安老太太突然病倒,城里的医生来检查说是癌症晚期,准备后事。现在这老太太却下床了,而且还能走出这么远的路,跟没事人一样。

  安老太太的速度越走越快,根本不像一个百岁老人应该有的步伐。穿过杂草丛,眼前是一座座山峰和崎岖的山路,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跟着。有块石头绊了我一下,险些摔倒。当我再抬头看的时候,安老太太的身影却消失了,我停下脚步环顾四周,就是看不见人。

  我跟丢了。

  我不敢在这里多做逗留,慌忙顺着原路往回走去。回到家,看了看表,原来已经折腾了两个多小时。西屋的门依然紧闭着,看来他们还没发觉任何动静,得把这件事告诉他们。

  “蔡安,小虎,开门!听见了吗?我有事要说!”我边敲门边说。

  蔡安慵懒地打开门,问:“什么事啊?”

  “先进去再说!”

  屋里的灯开了,传出安老爷子的声音:“什么事啊?”我和蔡安走了进去,安老爷子已经坐起了身。

  “刚才我……”我刚想把事情说出来,却发现小虎呆呆地坐在炕上,身板笔直,两只眼睛毫无光彩地盯着我,像个死人一样。我打了个寒战,问:“小虎,你怎么啦?”

  “我没事。你想说什么?”小虎的声音硬邦邦的,一点感情也没有。我看了看安老爷子,他也面无表情地盯着我看,那种眼神很怪异。蔡安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他在下面推了我一下,示意我出去说。

  在外面,我把安老太太的事对蔡安说了一遍,蔡安也跟我一样疑惑,我们断定,这个长寿村一定有问题。第二天一早起床,有一个惊人的消息——安老太太恢复正常了,竟然在厨房里做饭。

  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我是北京某电视台的女记者,前几天台长分给我一个任务,到云南某县的“长寿村”采访百岁老人长寿的秘密。于是昨天我和摄像师蔡安、司机小虎,一起来到这里。可是当天就发生了那些怪事,不免让人怀疑这个“长寿村”有问题。

  今天整个采访过程我都很不舒服,一个劲儿地走神。安老爷子和安老太太坐在椅子上,蔡安走来走去地摄像,而司机小虎却一直呆呆地坐在一边,面无表情。

  采访的过程中,我特意仔细观察安老太太,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似乎昨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这次的采访为期三天,今天是第二天。明天下午我们会赶回北京。

  晚上,依然早睡。我失眠了,看了看旁边的安老太太,她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我听见有人在哭,那声音很小,却撕心裂肺。我浑身一凉,猛然坐起身,看见安老太太也坐起来了。

  “青青,你也听见了?”安老太太随手开了灯。

  “好像是哭声。”我有些颤抖。

  “出去看看。”

  出了门,西屋的灯也亮了,蔡安、安老爷子和小虎都出来了。大家互视了一眼,一同到外面去。不远处有一户人家亮着灯,哭声就是从那传来的,在这寂静的夜里,格外瘆人。

  “是老王头家里哭。”安老爷子说,“去看看。”

  来到老王头家,屋里屋外已经站着很多人了,都是这里的村民。原来是老王头死了,儿女和老伴哭得死去活来。老王头73岁,一向身体硬朗,从未生过大病,今天晚上吃过饭后,正要躺下睡觉,却突然一口气没上来,就倒下了。人说73、84,阎王不接自己去,老王头正好73岁。

  大家纷纷安慰了一下,有些人明天还要干活,所以先回家睡觉了,闲着无事的人则留下来守夜。安老爷子自告奋勇留了下来,我们跟着安老太太一起回家了。



-------------------------




  回到家,我却睡不着了,蔡安和我一样睡不着,我们一起到外面聊天。正聊着,不远处传来鞋底摩擦地面发出的声音。我和蔡安躲在树后面偷看,竟然是老王头!他机械地朝前走着,和昨天晚上的安老太太一样!就连走的路线也不差。

  蔡安说:“这老爷子诈尸啦!”

  我小声对蔡安说:“昨天安老太太也是这样,往后山去的,到后山就不见了。”

  我和蔡安不远不近地跟着。虽然老王头有可能是诈尸,但我却不像昨天晚上那么害怕,因为这次有蔡安在身边。走到村外,又是那条向左边的岔路口。老王头的速度和身体动作都和昨天的安老太太一模一样。

  接近后山,依然是荒草。蔡安一不小心被草缠住了脚,摔倒时不小心叫出了声,吓得我一身冷汗。再看老王头,还是机械地走着,好像根本就没听到一样。看来他还是个死人。是有什么东西在操控着他吗?难道昨天的安老太太也是这样?可安老太太并没有死去,只是病了而已。

  老王头的速度越来越快,我和蔡安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老王头的速度几乎小跑,腿上却看不出慌忙,而我和蔡安却真的小跑了起来。

  不知什么东西绊了我一下,我重重地摔倒,蔡安连忙扶起我。当再抬头看时,老王头已经不见了。

  “该死!”蔡安狠狠地骂了一句,“怎么办?”

  “再四处找找看吧。”我说。

  找了一个多小时,搜寻很大范围,却没有一点收获。

  拖着疲惫的身躯到村口时,天已经亮了。忽听前面有许多人说话,好像是欢呼,方向正是老王头家。我和蔡安对视了一眼,已经猜到些什么。赶到老王头家,果然老王头硬朗朗地在院子里走动,自如得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身上穿的还是那件寿衣。

  大家高兴了一阵后,老王头的女儿和老伴儿给他换了衣服。我无意中发现,老王头的儿子大国有些怪异,别人都显得很高兴,只有他一言不发,呆呆地站在一边,眼神空洞。

  我和蔡安上前恭喜老人重获新生,祝愿长寿多福,突然发现大国不见了。

  “****爷,您的儿子大国呢?”我说。

  老王太太四处看了看,说:“可能是出去了,不用管他。”

  我和蔡安一路上只想着赶快结束采访,然后回北京。

  到了安老爷子家,刚要进行采访,我突然发现,一直没看到小虎,于是问安老太太,安老太太说从早晨起来就没看见小虎,还以为是跟我们一起。如果不发生这些怪事,我一定不会这样担心小虎。蔡安说先不要采访了,赶快去找找小虎。

  这个村子不太大,没用半个小时就找遍了,就是没发现小虎。难道他出村子了?

  出村子?我第一个想到的地方就是这两晚去的后山,他们会不会去那里了呢?我看了看蔡安,他似乎和我想到一起了。

  我们几乎发动了整个村的劳动力,围村四面寻找,而我和蔡安则选择往后山的方向。

  分配好后,大家各自寻找。我和蔡安轻车熟路地往后山走去,安老爷子和安老太太还有几个人也跟着。安老爷子突然问:“姑娘,你们两个从没来过这个村,怎么对这里这么熟悉啊?”

  我顿了顿,说:“我是凭直觉。”

  安老太太说:“这后山荒草丛生,是最容易藏人的地方,说不定真就应了你的直觉。”

  从安老太太的眼里,我看不出什么异样,是她伪装得好,还是她真的一无所知呢?

  穿过草丛,进入大山,大家决定分头找。安老爷子和安老太太一组,我和蔡安一组。其他人各自分配。我对蔡安使了个眼色,蔡安会意,和我一起走向晚上走的路,虽然晚上黑看不清,但现在凭直觉还是能找得差不多。

  “小虎!小虎……”我双手做成喇叭状正喊着,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差点摔倒。回头看,是一条冒出地面的树根,树根上有一小块白色的布,我蹲下拿起来看,跟我裤子的颜色一样,原来我昨晚就是在这里绊了一下。蔡安走过来问:“怎么了?”

  我站起来说:“昨晚我就是在这绊了一下,看来我们没有走错。”这时我无意中发现右边不远处的树下有一只旅游鞋,白色的。我和蔡安走了过去,捡起那只鞋。这是小虎的。

  “他一定在附近,找找看。”蔡安刚刚说完,地面开始晃动,大树也剧烈地摇摆着,脚下站不稳,四周笼罩着轰隆隆的声音,震耳欲聋。

  “是地震!”蔡安喊了一声,远处的地在塌陷,树木凹了下去,转瞬间消失在地面。

  远远看见,晃动的地面裂开一条宽缝,就像撕开一张薄纸一样,向这边猛扑过来,还没来得及反应,已到近前。一瞬间,觉得脚下一空,我和蔡安同时沦陷了下去,然后是很多东西撞击着身体的痛楚,尘土飞扬,此刻已经忘记了眼睛是用来看世界的,将它紧紧闭了起来,这样恐惧会减少一点点。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了些意识,只觉得全身都痛。我晃了晃头,揉了揉眼睛,好些。起身,很困难,身上都是土,腿被大树给压住了,还好不是很粗的树,没一会儿便移开了。

  突然想起蔡安,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

  “蔡安……蔡安……”我晃晃悠悠地走了几步,突然想起我的手机带手电筒。还好,手机没丢,也没坏,推动开关,一道微弱的光亮在这黑暗世界里就像唯一的希望。

  我吃力地喊着蔡安,最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他,跟我一样被土埋住了,将他从土里拉出来,好半天才叫醒他,还好他还活着。他醒来后第一句话是:“头很痛。看来是掉下来的时候撞的。”

  休息了一会,蔡安突然说:“我们怎么没死啊?”



-------------------------




  听他一说,我也觉得奇怪。地面裂开的缝已经合起来,按理说我们应该被夹成肉饼才对啊,为什么还活着呢?

  这时,我觉得身下的土地软软的。站起身,用手电光照着,蔡安把土拨开,里面是衣服。竟然是一个人,是小虎!旁边还有一个人,是大国!

  他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试了试鼻息,都死了!而且还在旁边发现了不少的白骨,看来死的时间都很长了。

  蔡安以前学过医,对尸体的死亡时间判断差不多少,他说,小虎死亡大约34小时,大国也在20小时左右。

  这怎么可能呢?他们今天早晨还好好的,怎么会死那么长时间呢?

  “蔡安,你不会看错吧?”

  “虽然我学医时间不长,但这点我确定不会错。”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应该是在安老太太和老王头发生怪异情况的时候死去的。怪不得他们那时都双目无光,原来已经死去了。”我想了想,又说,“那也不对啊,那个时候他们还会说话,会吃饭,怎么可能死了呢?”

  “这个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一定跟安老太太和老王头有关。”

  我开始沉思。

  “你看那边!”蔡安突然说。我回过头看去,不远处竟然有光亮,很暗淡,好像是蜡烛放出的昏黄的光。

  怎么会有光呢?难道这里还住着人?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我和蔡安对视了一眼,我们互相搀扶着,走了过去。

  这里好像是个地下室,面积还不小,墙壁都是坚固的大理石。在接近那光亮的时候,借着手电看清,亮光是从一个房间里发出的。

  有蜡烛光,有房间,难道这里真住着人?

  走到门口,关了手电,我和蔡安一同探头向里看去,看见一个人,那个人很眼熟,竟然是……

  眼前出现的,是一张侧脸,他跪在地上,虽然光线昏暗,但仍然看清了,那正是安老爷子!

  安老爷子怎么会在这里呢?难道跟我们一样,都是掉下来以后发现这个地方的?

  这时里面传出一个声音,并非安老爷子。那声音苍老可怖,他说:“这是一场特大灾难。我长寿村的子民们呐!”

  听声音,好像很惋惜。我和蔡安又往里探了探头,看见安老爷子对面背对着他站着一个老头,那老头面向墙面,洁白的墙壁上写着许多字,好像都是人名。难道是这次地震死去的人们?

  老头继续说:“我是长寿村的守护者,长寿村世世代代村民的寿命都由我来延续,从来没有辜负过‘长寿村’这个名字。可是这次,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要借多少人的寿命来延续你们的长寿和‘长寿村’的名字呢?来吧,你想用谁的生命延续你的长寿,就把名字写在墙上吧。”

  原来长寿村村民长寿的秘密竟然是用另一个人的生命来延续的!

  安老爷子缓缓地站起身,走到墙边,接过老头递给他的笔,在墙上写下两个字——蔡安!

  就在写下名字的一瞬间,蔡安直起身子,像根木头一样呆呆的,状况跟小虎和大国一模一样。

  我终于明白,什么都明白了,原来是借命。不远处,浩浩荡荡走过来一群人,都是长寿村的村民,一个个僵尸一般样子。

  我的生命,也将走到终点。

-------------------------

来源:
http://story.cnxianzai.com/lingyi/2011/0923/208576.shtml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最新查看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