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爱情的诺言(七)②

发布日期:2011-11-18  2011-11-18日文章 2011年精华 2011年11月精华
爱情的诺言(七)②
  
  属于盐城某一处高层建筑物,这也是盐城最好的一处建筑物,墙壁上虽然是统一的纯白色,但是却有着与众不同的风格,怎么说呢,旁边那一座座的高楼大夏刚好围绕着中间那标志着盐城医院的那栋房子,当然这也是盐城里最好的一属医院。此时,一个女孩手正捧着一束紫色的玫瑰花往里面走去,或许旁人很奇怪,为什么不是红色的,当然,人们都以为属于爱情的花往往是红玫瑰,只是,却忘记了,紫色它代表着真情与珍贵独特,女孩那天使般的面容却没有一点妆素,窈窕却有着曲线的身材,头发跟随着风正轻轻飘扬着,虽然没有任何妆点,但似乎在她那手上那原本属于很漂亮的那束紫色玫瑰花都黯然失色着。或许她真的是天使,一切都跟随着她而淡然。

  

  “哥,你之前都答应我的,你现在又不算数了!”盘芸正为我没有实现她之前帮我打听那个路转角的要求而跟我纠缠着,也是我失忆前的事情了,现在我的失忆好了,没有想到她还记得这件事情。以前我一直认为女孩子很健忘,看来现在我不得不重新掂量下。只是我忘记了,女孩健忘要看什么人和什么事情。

  

  “我怎么不知道?好像没有吧?”我装作根本就没有这回事情一样的疑问道,我突然发现,居自己然这么无耻,或许是用有才来形容。

  

  “啊,你无赖!你明明记得的!”盘芸一看我这表现,当真是气疯了,看着我的眼睛,不,应该是用眼睛瞪着我,一副要把我吃掉似的。

  

  “呵呵,你哥哥我不就刚好嘛,总有一点会漏掉的嘛,等我以后想起了在说吧,”我正语气十足的回答,不过这只是表面上。自己心里都没有肯定能把这个可爱,聪明,或许是恶狠狠的妹妹忽悠过去,又不是不知道,从小到大,都没有我欺负她的份,反而都是她老是欺负我,小时候的零花钱基本都是她的份,当然长大了就不一样,我只是讨厌早上老是打扰我的清梦,整整十几年,我真是恨啊!但是有了老妈的允许,我真是有苦不能言。

  

  “你装吧,你就继续装。”盘芸看我这样。也懒着和我计较。说着就向她从前那看似宝贝一样的LV包包寻找着什么东西。

  

  “额。”我当作什么也没有听见一样,继续我的掌上游戏,经典90坦克大战。艾?不对劲啊,这不像从前的那个盘芸啊?正当我想着那里不对劲的时候时,我终于理解了。因为我看到了在她手上那个熟悉的东西,没有任何光泽上的银边,中间有着一个爱心而铁制的项链,这是自己五年来一直保存完好的一件珍惜品,那有着自己丝丝的回忆,每当自己拿出这条项链时,都会想起那个有着幼稚脸庞的小女孩,两束旧式的马鞭尾正摇晃着,项链在,就像她在。何曾那个印着盘兴,那个儿时自己最喜欢的戒指,不知道她还会像自己一样把它珍藏起来呢?谁知道呢,往往时间变了,人也跟着变,那曾经的曾经,是否保留着那份天真。

  

  “你认识这个吧?那这个项链就归我了,虽然不好看,但是我很喜欢!”盘芸做出一副欢喜的样,拿着那条项链在我面前晃来晃去。

  

  “啊,那个啊,我们重新谈谈。”我无奈的道,看来这个死盘芸怎么也不会吃亏的,这天杀的,我的东西什么时候到了她那里了,这就是命啊。

  

  “嘿嘿,我改变主意了,我就要这个!”说着还一边打量着这条项链。盘芸以前也见过这条项链,只是那个时候趁哥哥不在的时候翻他那书桌抽屉时看见的,刚开始看见有着漂亮包装盒,原以为里面装着会是什么漂亮的东西,结果却大出乎她意料。里面装着是一个非常丑陋的项链,而且还是铁制的,年幼时当然不明白这么丑的东西有什么用,但是并不代表现在不明白,收藏着那么保险的,肯定是有着用处,今天经过之前一闹,就顺便拿出来抱着试探的心态打探一下的,可结果..。

  

  “你怎么有我的东西?”我实在想不明白我保存那么保密的东西怎么就到了她的手上了。

  

  “你车祸的那个时候,我在医院帮你收起来的啊,怎么了?这么丑的东西还不舍得给我啊?”盘芸也看出我对这条项链有着一点特殊。顺道解释给我听。

  

  我终于释怀了。原来是这么回事,仔细思考下。那天我正带着这条项链去赴约,可是却出现了意外,然后我的东西自然而然的就到了她的手上了,

  

  “有什么好说,你把项链还给我吧。”竟然都变的这样我还是接受事实吧。

  

  “你还是有着自知之明嘛!不过我又有另外的要求了。”盘芸她自己反正不喜欢这条项链,只是用来转变下她想要的结果,看我妥协了,也不跟我继续纠缠下去。

  

  “还有····?”此刻我有着想吐血的冲动。

  

  “很小的啦!”盘芸微笑道,但在我眼里简直就是恶魔的微笑。

  

  “额··”

  

  “等我一下!”盘芸一边说着就一边往她的包包拿着什么东西出来。

  

  盐城医院十楼,当然这并不是最高层,但是往十层上都属于一些高级病房,当然我也在这十楼的某个病房里。走廊上,手捧着紫色玫瑰花的女孩,似于没有妆装脸庞都是那么迷人,花有着淡淡的清香,人有着花容月貌,一人,一束花,就是那旁边一位位的路人所恋的那道美丽的风景,惹人注目的风景,女孩像没有发生一样,或许是早已经习惯了。

  

  女孩走到了门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女孩此刻很激动,她听说,男孩记得了从前的事情,女孩微微想着,男孩记得后,她们又是什么关系,或许是男孩她已经有了女朋友,自己却是那一无所恋的过客而且,久久的犹豫了下,深深的吸口气。即将要敲门的那一刹那,女孩生生止住了。房间里那隐隐约约传了一对男女的对白。

  

  “哎呀,我好痛啊!”一个女孩的声音传了出来。

  

  “怎么会痛呢?”这是个男孩的声音,只是,岚艳她已经分辨出来这个就是昔日下自己牵挂的那个男孩的声音,和自己有着五年约定那个叫盘兴的男孩。

  

  “人家是第一次嘛!”“哎呀,你轻一点,都说了第一次!”

  

  噗,那原本捧在手上的那束玫瑰花,不知道何时已经掉到了地上,微微颤抖的身子,那似乎呆瑟的表情,女孩就在那离房间距一道门的距离怎么也没有勇气再次走进去,岚艳怎么也不能接受,这个时刻,那传来的的声音,或许她希望的是自己耳误。可是......女孩失魂落魄的往回走,那束紫色的玫瑰花还在地下,清香依在,可心呢,是否依在?女孩默默我往回走着,脸上看不出任何的生气,此时怎么都不像刚才那之前路人所留恋的风景,人依旧,可是那道风景呢?女孩感觉自己心很痛痛,又似乎很压抑,感觉喘不过气来,眼前的一切切,模模糊糊。想努力的看清楚,却感觉心有于而力不足的感觉,一步,两步,三步,咚!冰冷的地下,一位身穿深色素装的女孩正安静的躺在那里,那么凄凉,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医生,医生,有人晕倒了!”原本安静的走廊,此刻却像似赶集一样,大家都打量那位正躺在地上的那个女孩,时而不时发出疑问。

  

  房间里,那对男女,似乎还在为刚才的事情而争吵着:“不就是带个耳环上去吗?有那么痛么?”我实在是看不贯这个盘芸了,这还分什么第一次第二次的。

  

  “你这什么话,明明是你笨手笨脚的,还有那么多理由!”盘芸一边唔着耳朵一边说我的不是。

  

  “早知道就叫妈妈帮我带就好了,搞的我痛了半天都没有带上去,笨得要死!”盘芸还不时的嘀咕着,当然却没有逃过我的耳朵。

  

  “你明知道我不会的,你还叫我,白痴!”我反口道。

  

  “你才白痴!”

  

  就这样,房间的那对男女,也就是我们兄妹两的世界大战就此开始,外面发生的那些索事。却一概不知。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天使)

来源:
http://www.07938.com/aiqinggushi/gandongaiqing/201111/52689.html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最新查看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