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冬季全球气候转冷了,柴静去哪里了?(转载)

发布日期:2018-01-11  2018-01-11日文章 2018年精华 2018年01月精华

推荐:小鱼  冬季全球气候转冷了,柴静去哪里了?
  柴静与丁院士对话成万众瞩目了。

  ---这是她主持的栏目视频中的...与丁院士的部分对话交锋...
  柴:欧美拿出了方案,你们为什么不接受?
  丁:这个方案不公平,中国不能接受。
  柴:凭什么?这可是西方科学家们研究出来的结果,你们凭什么不接受?
  丁:不是科学,这玩意压根不是科学,是计算机模拟出来的数据而已。再说了,这个方案里二十七个发达国家以仅仅十一亿人口,竟要求拿走全世界44%排碳权,把剩下56%排碳权丢给剩下的55亿发展中国家里的人民。这种做法,既不符合道理也不符合人权,中国当然不能接受。
  柴:这不怪西方发达国家,是中国人口太多了,总数太大了。要都是和西方发达国家一个排碳量,那是不公平的。
  丁(一脸我***你是傻逼吗的表情):请问,中国人是不是人? 中国人的人权应不应该被保护?
  柴:这个嘛——我们以后再说。现在是我们应该以国家为单位计算,不应该以人口为单位计算,中国的排碳总量应该和其他国家数字一样。
  丁(继续我***你是小学生吗的表情):中国这么大,难道应该和梵蒂冈一个排碳量?你丫不是说人权最高无上吗,怎么这么快就又变脸讲国权了?
  柴:啊哈哈哈哈我们换个话题吧……
-------------------------
  关键是这句:柴:欧美拿出了方案,你们为什么不接受?
-------------------------
  柴强调跪拜西方科学权威,丁院士敢于研究气候变化,坚持科学真实,勇于维护中国人的生存发展权。
-------------------------
  柴静和丁院士的对话:

  柴静:这次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给人的感觉是一直在尖锐和激烈地争吵,到底在吵什么?
  丁院士:问题很简单,就是今后不同的国家还能排放多少二氧化碳?

  柴静:背后的实质又是什么?
  丁院士:简单一句话,就是说这个问题是同能源问题连在一起,同你的发展问题连在一起,所以说争半天,就是我还能排放多少,我还能使用多少能源。

  柴静:您的意思是说,这个排放权意味着未来的发展权利?
  丁院士:这个是肯定的了。

  柴静:这个排放权对于普通的国民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
  丁院士:意味着生活的改善,意味着国家的发展,你的福利能不能够进一步地增加。也意味着你有没有工作。

  柴静:这个两度是怎么来呢?
  丁院士:两度是计算机模拟出来的。计算机算就是相当于算命先生的那个水晶球嘛。他不会去考察地质历史时期的气候升温和降温时候的那些变化。他就计算机算,算完了以后得出一个结论,假如升温两度,就会产生多少物种的灭绝。这是英国人有一个研究小组做的。这个结论马上很流行了。流行以后,就是变成一个价值判断了,我们不能让它再增温了。

  柴静:如果它模拟计算出来,这一切是可信的话,那不也是一个依据吗?
  丁院士:你怎么知道它可信?

  柴静:我们几乎是信仰实验室里所有依据数据计算出来的。
  丁院士:它不是实验室,它是计算机。你怎么知道它是可信是不可信?

  柴静:丁院士,我们当然知道科学界有反对和怀疑的声音。但是给我们的印象是因为IPCC这样一个研究的组织,它也是各国的科学家在一起拿出一份报告。而且也是因为有这个报告作基础,全世界的国家会到那儿去开一个气候的大会,所以给我们的印象,它是得到了主流科学界的认同的。

  丁院士:科学家有主流吗?

  柴静:我们理解的主流是……
-------------------------
  她在我家。找她干嘛?
-------------------------
  丁院士:科学家是根据人多人少来定的吗?科学是真理的判断。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陷阱。如果是今后的排放是一个非常严格的国际上的限制的话。那么二氧化碳的排放权就会变成一种非常非常稀缺的商品。就是你想要排就有可能得买。你要不够排你就得买。如果是你承认二氧化碳排放配额或者叫排放权是一种稀缺商品的话,那么8000亿吨里面蛋糕分配的过程当中是真金白银,多分一点,少分一点,是多大的利益!

  柴静:当然我们也看到有发达国家的首脑在当时就表达了比较强烈的意见,他会认为说我给我自己定指标还不行吗?

  丁院士:那当然是不行,你定指标就是你要切一块更大的蛋糕。那我可以这样定指标行不行,我以后的排放,我人均排放跟你一样多,这我不过分吧。我历史上比你少排很多吧,今后40年的排放,我跟你一样多。或者中国说得更直白一些,我从1990年到2050年,我的排放只需要你的人均排放的80%就行,那行不行。

  柴静:那他会觉得说中国是个人口大国,你这么一乘的话,那个基数太大了。

  丁院士:好的,那么我就问你了,中国人是不是人?这就是一个根本的问题了,为什么同样的一个中国人就应该少排?你这个算是以国家为单位算的?还是以人为单位算的?

  柴静:他现在提出的一个概念就是说,我不管你是人均,还是说贫富,现在只以碳排放大国为界限。

  丁院士:可以,我可以承认我是碳排放大国。那你给我们一个数,我们能排多少?你发达国家你要排多少?你为自己分配了一个数,你这个减排80%就是分配了一个数了。你是把你分配得大,给我们分配得小,是不是?那我就说,我们如果是一样的行不行?根据G8的方案,27个发达国家取走的是多少?取走的是44%,他多少人口?他11亿人口。余下的55亿人,分56%的蛋糕,你说公平不公平?

  柴静:您理解的最公平的概念是什么?什么是公平?

  丁院士:我对公平的理解,我把排放权视为发展权,视为基本人权,所以我就是说人与人之间,应该有个大致相等的排放空间。
-------------------------
  柴静:您看您原来研究古气候的,都是一直很专业的科学家,但实际上这次气候谈判,您一直是在做政治解读,甚至在提出很多的方案跟策略。别人也许会对你的身份,提出一定的疑问,觉得适当还是不适当?

  丁院士:你就说我搞科学研究的就不应该去了解这后面的政治?

  柴静:这倒不是,他们可能会觉得科学家甚至不应该以国家利益为前提,而应该比如在人类共同利益的这个前提下去制定方案。

  丁院士:我没有否定人类的共同利益,维护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保证发展中国家的联合国的千年发展计划落实,这难道不是人类的利益吗?这是国家利益吗?这是个人利益吗?我从来没有这么想。

  柴静:假如像您所说的现在这个方案,发达国家又不接受的话,如果它就这么拖下来,这几年下去,会不会情况就变得更糟了?

  丁院士:我很乐观,我是地质学家,我研究几亿年以来的环境气候演化,这我很乐观,这不是人类拯救地球的问题,是人类拯救自己的问题,同拯救地球是没有关系的,地球用不着你拯救。地球温度比现在高十几度的时候有的是。地球二氧化碳的浓度比现在高10倍的时候有的是,地球都是这么演化过来,都好好的。毁灭的只是物种,毁灭的是人类自己,所以是人类如何拯救人类,不是人类如何拯救地球。
-------------------------
  柴静姚晨这种字眼出现在网络上,不知道各位如何看,我真心是当娱乐新闻看
-------------------------
  我看过这个采访的事情,说实话,之前美国退出来时,我以为发达国家在这个事情上是没占到便宜的,因为我不知道会议内容,看了这个我终于明白了,教授回答的很好,而且非常专业理性,但即使不以地质学家的角度讲,就算我觉得中国也要减排,但也绝不是这种西方套路我们的做法,都说西方普世价值,人生而平等,这里看到的是实实在在的恶心,如果这样,未来非洲开始发现时意味着几乎不可以排放,排放就交钱,似乎其他落后的人注定只能****原始部落了,也是在这个事情里,我明白了国家发展新能源的用心良苦,知道并不是为了单纯保护环境,也不是单纯为了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从此还要加上这个
-------------------------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柴静就崩了。
-------------------------

来源:
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819648-1.shtml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最新查看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