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假如阿Q还活着(3)

发布日期:2018-01-27  2018-01-27日文章 2018年精华 2018年01月精华
  G

  料想不到的事仍时有发生。比方赵白眼,不仅解除了管教,还以“中国最末一位秀才”的名份当上省政协常委。人前人后,讲话亦带些官腔了,三两句便要说起辛亥年间他跟阿Q一起革命的故事,并埋首著述回忆录。而假洋鬼子,也从海外回国考察投资环境,同“未庄实业发展总公司”的董事长阿Q钻进星级酒店洽谈生意。手中捏的那根哭丧棒,早换成一只意大利真皮公文包,打开尽是与省长、总理、港督握手的照片:“我是性急的,所以我们见面,我总是说:鹏哥!我们动手罢!他却总说道……”

  “OK!”阿Q仰脖子干了一盅人头马,竟用洋文接过话来。这回轮到假洋鬼子一楞。才知道一向对崇洋十分蔑视的阿Q,近几年也越学越洋派,时常为鲁迅替自己起的洋名洋洋自得,在全国都可说是领潮流之先。有一阵子印名片连“阿”也不要,干脆印成“RQ”,更是味道十足。但赵秀才以为,那样未免太“全盘西化”,还是“阿”一下子具有中国特色。

  同样名字带洋味儿的小D,步阿Q后尘跑过几回沿海特区,犹不过瘾,弄一笔钱去日本进了语言学校。鲁迅预言他“大起来和阿Q一样”,不意倒是有些和假洋鬼子一样了。

              H

  也许阿Q并不象我们愿望的那么发达和先进。他仍是穷,挤在百万盲流中到处找工打,蹲在壅塞的车站过道里脱下破袄袜捉虱子;饿得想不通时,仍不免做些小偷小摸甚至打家劫舍的营生;他仍然跟王胡或小D打架(只是没有辫子可揪了),仍然隔了一层裤捏女人的大腿,仍然醉醺醺把钱输个精光……

  阿Q是不甘寂寞的,学生和市民上街********他会跟着乐不可支,见到烧车抢店一边心里“怦怦跳”一边抱怨“怎么不叫我”,事后却又痛恨:“--好,你****!****是杀头的罪名呵,我总要告一状,看你抓去杀头,--嚓!”结果是他自己被抓去绑赴刑场。

  然而阿Q一定还活着。因为世界忽然间变得丰富了,不断地有许多事等着他去干。他可以当官,也可以做打工仔;可以当作家教授,也可以干个体户,可以小本经营,也可以大笔买卖;可以留在未庄也可以去繁华都市,甚至偷渡到海外的唐人街;可以高唱“我一无所有”,也可以大骂一声“他妈的纽约!”

  作为看客,中国人总是有幸大饱眼福的。

source:
http://joke.zj.com/detail/11964.html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最新查看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