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各方角力进入新阶段叙利亚和平仍然遥远

发布日期:2018-01-28  2018-01-28日文章 2018年精华 2018年01月精华
各方角力进入新阶段叙利亚和平仍然遥远的更多内容
废墟生存法则1:莫造业,造业遭雷劈  最新雷劈死名单如何摆脱由于索契大会给俄罗斯外交周旋造成的困境已经成为莫斯科的一大难题,将会对俄罗斯未来在该地区的发言权产生不定的影响
  文|贾钟楠
  金融从业人员,俄罗斯问题专家
  2018年伊始,围绕叙利亚战争与和平,国际联合打击中东******恐怖主义的斗争,在不同集团、不同利益驱使下进入了一个新的问题之年,各集团的角力亦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未来事态发展谁家主导还是扑朔迷离。
  对于俄罗斯来讲,保持和延续莫斯科在最近两年的军事参与,以及在叙利亚和中东建立的影响力,在2018年将面临和经受巨大的考验。目前,视打击******国恐怖组织和建立中东和平为己任的普京总统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正在紧急准备本月底计划在俄罗斯黑海城市索契召开的叙利亚和平代表大会。这个由普京总统提出和倡导的和平进程会议,由于土耳其对叙利亚北部的大规模军事行动,以及叙利亚各派的消极回应,而再次打上问号。
  过去的一年,俄罗斯在中东政局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几乎所有中东地区参与各方冲突的国家和组织都与莫斯科建立和保持了密切的接触,甚至包括一些之前俄罗斯根本没有涉足的中东问题。其中可以注意到的有,俄罗斯开始参与利比亚的内部调停,沙特阿拉伯国王和苏丹总统首次访问莫斯科,以及俄罗斯与中东主要国家建立了广泛的经济合作,特别是俄罗斯生产的国防装备向中东地区推广。
  表面来看,过去的一年,莫斯科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扩展可谓一帆风顺,经过短暂的冷战与安卡拉重归于好。尽管俄土双方尚未建立相互信任,但是经过各方努力,在叙利亚问题上建立了一个松散的俄罗斯-土耳其-伊朗三国联盟,同时巩固了双方的经济往来,并开始筹划建设通往土耳其的第二条天然气管道;组织和召开了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的叙利亚和平对话和推进叙利亚和平进程,并在此基础上在叙利亚建立了四个军事停战区。通过与土耳其和沙特阿拉伯两国的密切接触和协作,莫斯科开始与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建立对话,其中包括不久前还被划为恐怖组织的一些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组织。
  总体来讲,过去的一年,俄罗斯在中东地区开始扮演一个地区主要力量之间的平衡角色,均衡了其他强势国家,诸如美国、以色列、伊朗、土耳其和库尔德民族力量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度,制衡了叙利亚政府和各反对派武装的冲突力度,在中东地区,俄罗斯成为唯一与中东地区所有主要利益集团都保持接触和协调的国家,给莫斯科的中东外交政策带来积极的参与感和自信。
  莫斯科在中东地区的外交成果也开始显现,其中主要包括沙特阿拉伯断绝与卡塔尔的关系,造成对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最大金主联盟的解体,土耳其与美国的盟国关系出现紧张,其间接促成了俄土关系正常化。
  同时,美俄在中东地区的竞争也进入了新的更高层次。美国总统特朗普2017年初上台伊始 ,即采取了积极的中东政策,主要包括打击******国恐怖势力和反对伊朗政府,到2017年底,尽管******国恐怖势力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美国在叙利亚建立和平和政治稳定进程中仍将继续留在叙利亚,并意图清除伊朗在该地区的影响力。
  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去的一年里,土耳其和伊朗的内部政局出现动荡,这也间接地影响到叙利亚的和平进程,增加了对俄罗斯在该地区斡旋的难度。
  2017年12月,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叙利亚KHMEIMIM俄罗斯军事基地正式宣布,鉴于反恐战争的胜利结果,俄罗斯将从叙利亚撤出主要军事力量。这个决定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注意,并且由此引起了一场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争夺战胜******国恐怖组织和叙利亚打击******极端组织战争胜利主导者的新闻宣传战,以及是否真的对上述恐怖势力进行了铲除和恐怖势力是否会卷土重来的争论,由此延伸到俄罗斯是否真的具备了撤军的条件问题。
  美国已经正式表明将在叙利亚继续存在的立场,而且为加强美国在叙利亚和平进程中的重要性,宣布在叙利亚北部组建以库尔德民兵为主的叙利亚“边防部队”,不仅引起了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的反对,而且引起了土耳其和其支持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的强烈不满。
  俄罗斯需要继续努力才能在外交战线上获得主导地位,但是,协调叙利亚各武装派别的难度明显比使用军事打击手段战胜******国恐怖势力更加艰难。莫斯科是否可以在外交战线上获得与军事参与相同的成果,将是各方未来关注的主要方向,而且,外交协调的成功与否直接关系到叙利亚实现和平或是战事再起的风险。
  近期,俄罗斯全部外交努力投入到本文开篇提到的计划2018年1月底在索契进行的叙利亚民族对话代表大会。按照计划,参会代表将来自于除******国恐怖组织以外所有参与叙利亚冲突有关各方,共计1500人之多。代表大会的目的是正式启动叙利亚国家和平进程的标志事件——起草叙利亚宪法。众所周知,解决叙利亚问题的日内瓦谈判中,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各方始终无法就修宪和政治过度达成一致意见。
  尽管莫斯科方面表示索契代表大会并非意在取缔日内瓦会谈,而且认为这个代表大会可以为叙利亚各派别自行解决分歧和奠定宪法修改进程铺平道路,但是外界对此存在很大质疑,其中包括参会代表的实际数量和各派实际参会的情况。
  召开叙利亚民族代表大会的建议是俄罗斯总统普京在2016年10月提出的,这个提议当时对各方来讲都有些突然,代表大会的召开时间也已经多次推迟,甚至2018年1月底是否可以举行该代表大会至今尚未确认。2018年1月24日,普京总统召集俄罗斯外交部和其他相关部门就此次代表大会的筹备情况进行审议,但是具体日期仍然是一个问题。更重要的,是具体参与代表名单、大会****团成员和议事日程各方并未取得协调。
  此次代表大会预计一个最重要的参与方是具有军事实力的叙利亚库尔德民兵武装,但是土耳其明确反对索契代表大会邀请库尔德****联盟参加,该组织被土耳其政府列明为恐怖组织。库尔德****联盟领导和控制下的库尔德民兵武装是叙利亚最大的反政府武装,几乎控制了叙利亚四分之一的国土,没有库尔德人的积极参与,叙利亚和平进程根本没有实施可能性。
  据悉2016年12月底,土耳其方面同意了折中方案,同意库尔德人以社会团体而不是以政党的名义参与索契叙利亚对话代表大会,而且库尔德代表团成员将不包括土耳其方面提出的涉嫌恐怖分子名单人员,库尔德****联盟也宣布将派出有150人组成的代表团参加索契大会,但是上述消息只是一些媒体的报道,并未获得俄罗斯政府的确认。
  问题还不仅在库尔德人,2017年12月底有将近40个不同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派别拒绝了莫斯科发出的参加索契代表大会的邀请,叙利亚政治反对派联盟最高和谈委员会也公开拒绝参会。反对派宣称,未来叙利亚的和平进程只能建立在日内瓦和谈基础上,尽管日内瓦和谈早已没有任何进展,日内瓦和谈的主要障碍是叙利亚反对派提出和平进程只能在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放弃政治权利之后才能进入和谈,而大马士革方面一再重申,阿萨德的命运将由未来国家政府选举来决定。
  叙利亚各反对派担心索契代表大会会被俄罗斯利用来加强叙利亚政府阿萨德的影响力,并强迫各派同意有利于阿萨德的修宪方案,而且已经有消息传言,叙利亚政府正在逐渐失去对俄罗斯的信任,因此也同样对普京总统的索契代表大会提议不积极。各方担心,包括叙利亚政府的担心都有各自的道理。
  如何摆脱由于索契大会给俄罗斯外交周旋造成的困境已经成为莫斯科的一大难题,如何解决将会对俄罗斯未来在该地区的发言权产生不定的影响。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莫斯科确实在叙利亚和平进程中开始失去影响力,有可能索契代表大会成功与否将成为俄罗斯单方面外交参与和影响未来叙利亚政治前途的转折点。而且由于俄罗斯的强势军事参与,索契代表大会被认为俄罗斯使用一手大棒一手胡萝卜的政策来驱使叙利亚各派就范。
  目前,在打败******国恐怖势力后,仍有40%的叙利亚领土控制在各反对派手中,如果俄罗斯想扩大其在叙利亚的实际影响和话语权,只有两条选择,一是寻求与各派的妥协,二是保持甚至加强军事参与实力,对反对派进行清剿。
  实际上,从2017年12月底开始,莫斯科与叙利亚各反对派的关系已经出现了裂痕,特别是与库尔德民兵武装,主要原因是在大马士革东部郊区GUTE和叙利亚北部地区发生的违反停火协议的交火事件,这些地区都属于在莫斯科、安卡拉和德黑兰监督制定的阿斯塔纳协议规定的停火区。2018年的头两周在停火区发生的交火事件已经致使数十人死亡,其中包括在北部地区被反对派武装杀害的4名叙利亚政府军高级军官,双方互相对破坏停火协议进行谴责,而且事态有向更严重方向发展的势头。主要违反停火协议事件发生在叙利亚北部反对派武装控制的伊德利卜省,这里盘踞着被俄罗斯列入极端恐怖组织的******圣战联盟。据俄罗斯军方公布的资料,在2018年1月6日对俄罗斯空军基地的无人机袭击事件中,无人飞行器正来自于该地区。但是到目前为止,尚未有任何武装组织对发生在2017年12月31日对俄罗斯空军基地的机枪扫射负责。
  对俄罗斯空军基地的袭击,有传言是伊朗支持的武装作为,目的是嫁祸于其他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并激发俄罗斯军队对这些反政府武装的强烈报复。俄罗斯军方对嫁祸传言予以证实,但是没有将背后指使的矛头指向德黑兰,而是谴责了美国在背后操纵了对俄罗斯空军基地的袭击。
  违反停火协议的事件对俄罗斯-土耳其-伊朗三国解决叙利亚问题形成的松散联盟提出了考验,如何联合三方力量,强制交战各方遵守停火协议,成为三方目前主要的协调任务。但是,事情还没有停止在反对派武装与政府武装的冲突上。
  从2018年1月7日开始,也就是无人飞行器对俄罗斯空军基地发动袭击的第二天,俄罗斯空军对盘踞在叙利亚北部的反对派武装进行了猛烈的打击,包括对土耳其负责的停火区内受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营地狂轰滥炸,随后叙利亚政府军也在俄罗斯空军支持下开始进攻叙利亚北部的反政府武装。为了制止对土耳其支持的反政府武装的打击,土耳其外交部在2018年1月9日紧急召见了俄罗斯和伊朗驻安卡拉大使,要求两国停止叙利亚政府军对其支持的反对派武装发起的强大进攻。作为交换,土耳其政府向俄罗斯保证对其支持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进行监督,以保证停火协议的继续实施。上述协调的热点成为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土耳其总统艾尔多安的电话会议。两国领导人在电话会议上一再确认,将继续监督各方停火协议。根据俄罗斯的消息,艾尔多安向普京确认了土耳其方面没有参与近期发动的对俄罗斯空军基地的任何袭击事件。紧跟着,俄土两国外交部长也通话,以便向各界展示俄土两国团结一致解决叙利亚问题的决心。
  观察家表示,双方的紧密协调并未能够加强俄土之间的相互信任,但是,保持俄罗斯-土耳其-德黑兰在叙利亚问题上的三国联盟和向外界展示联盟的团结,对未来叙利亚和平进程还是起到积极意义,特别是在美国加强对叙利亚和伊拉克库尔德武装力量的支持背景下。
  尽管美国并不支持库尔德人建立独立国家,但是受到美国强大支持的伊拉克库尔德与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有联合趋势,而且库尔德人内部也在考虑将伊拉克库尔德地区与叙利亚库尔德地区合并,联合建立独立的行政管辖,这将给拥有上千万库尔德居民的土耳其带来严重的政治和国家发生分裂的风险。
  为此,2018年1月中旬,土耳其政府迅速调集军事力量到土耳其与叙利亚边界。从上周开始,土耳其政府正式表示坚决反对美国建立库尔德边防部队驻守叙利亚北部的建议,开始在叙利亚北部与土耳其接壤境内展开大规模军事行动,目的是清剿和驱赶叙利亚库尔德民兵武装,并在叙利亚一侧建立20公里军事缓冲区。这个军事行动按照土耳其总理艾尔多安的声明,获得了莫斯科方面的支持,尽管莫斯科方面没有就土耳其总统的发言予以确认,但是很明显,没有莫斯科的确认,土耳其不会在叙利亚采取单边大规模军事打击。此举虽然可能会使库尔德人对俄罗斯调解叙利亚各派产生更多的不信任,但是对莫斯科来讲,土耳其对美国支持的库尔德武装展开军事行动对土美关系将制造更大的分歧,对俄罗斯与美国在中东的地缘政治竞争明显有利。其次,利用土耳其力量对库尔德武装进行打击削弱和进一步牵制,反倒给俄罗斯在叙利亚协调各派听从莫斯科外交协调提供更加有利的支持,因为库尔德人将会向俄罗斯妥协,以换取不要受到土俄前后夹击。
  由此可见,叙利亚局势2018年开局不利,未来局势发展将充满风险,无论俄罗斯是否能够将叙利亚各派拉到索契参加对话代表大会,都不能对未来叙利亚局势做出明确的判断。进入2018年,可以看到,叙利亚内战尚未结束,而是进入到一个战争冲突的胶着阶段,而且,******恐怖势力随时会有卷土重来的可能性,尽管各方对阿萨德政权存有争议,但是,保证阿萨德政权的存在,也许是保证叙利亚不再重蹈伊拉克打倒萨达姆后常年动荡的最好途径。

来源:
http://opinion.caixin.com/2018-01-28/101204075.html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我烧烧烧,炼丹,炼器,炼符,废墟炼丹师最帅  最新炼宝出世名单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最新评论...  我跟你讲,被天打五雷轰不死,就能成仙,注意不要告诉别人  最新雷打不死名单
我来评两句:

看不清楚,更换图片验证码:      

最新查看

文章内容相关标签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精彩类目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