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我做保姆所经历的形形色色(4)

发布日期:2008-01-03  2008-01-03日文章 2008年精华 2008年01月精华
经历的更多内容
废墟生存法则1:莫造业,造业遭雷劈  最新雷劈死名单我做保姆所经历的形形****(4)
作者:如鱼得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1-14 14:56:57 

  第二天,我还像以前一样买菜做饭,接送孩子.大民中午回到家里休息,见我眼睛红红的,问怎么回事.亮亮将爸爸拉进了卧室,过了一会儿,大民气咻咻地出了门,叫嚷着,这老娘们不是没事找事吗?一个破戒指快把自己当成神探了,莲子别在意,就当她放屁!
  我想了想说,大哥还是再找找吧,那是你们的结婚戒指,俊姐很珍惜.
  大民说早翻腾过了,谁知道她放哪了.然后又向我道歉.
  
  晚上俊姐回来,大民又向妻子发火,语气很重,带着脏话.俊姐见丈夫当着保姆的面骂自己,面子过不去了,两个人吵起来,把一旁的亮亮也吓哭了.自打我进门来,还从没见过夫妻俩如此大动干戈,在我眼里,这是一对很恩爱的夫妻,在我以后的保姆生涯里,再没见过这样和睦的家庭了.他俩的争吵都是因为我,这让我更加不安着,有知识的人吵起架来,也跟粗人区别不大,什么最难听就讲出什么样的话,俊姐甚至说大民根本不在乎那戒指了,心思放到别的女人身上了,见异思迁, 老牛想啃嫩草,越说越难听,结果让大民煽了一耳光.
  
  我处在中间很为难,也不知怎样劝架,以前在家里时,父母吵架,邻居只要一过来劝架,发而越吵越欢,城市不像农村,就算吵翻了天也没人过来劝解,除非你家失火了,否则对门就像是陌生人,低头不见抬头见,也亲近不到一块儿.
  眼见一场家庭吵闹无法收场了,情急之下我向大民挤出一句来:大哥再这样吵下去,我只能现在就走人了,没脸再呆下去.
  这话挺管用,大民拉着孩子进了房间,关上门再没出来.
  我原以为自己成功扮演了劝架者的角色,结果可好,再次惹火上身.
  俊姐又失控了,问我跟他丈夫说了什么?想找警察伸冤你直接上派出所报案去,别在家里勾引他男人?
  
  脸皮再厚的人也无法忍受这样的侮辱,这次我没流下一滴眼泪,眼前这个疯狂的女人已不值得我尊敬,我立刻解下围裙重重摔到她身上,回到自己房间,将衣服收拾好装进背包里,将她送我的衣服都留下了,然后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1-14 15:00:59 

  刚才上了线,看到那么多朋友给外留言鼓励,真让我感动,很少有这样的感动了,在此不一一回复了,来这10多天,自己收获不小,感觉到了真情实感,感谢大家的感动,面对文字我也同样为你们而感动!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1-14 15:19:25 

  等我回到胖婶那里,我像个孩子扑进她怀里哭个不停,哭声也惊动了在房间休息的老太太,两个人忙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什么也不想说,也说不清楚,只叫着自己想回家,再不做保姆了.
  也不知闹腾了多久,只感觉自己哭累了,让胖婶扶进她房间里,又喝了一大杯水,我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向胖婶说了事件的来龙去脉.
  
  胖婶并没觉得意外,说发生这样的事对保姆来说很正常,埋怨我傻丫头不懂事,说你偷你就偷了吗?说你勾引她男人你就勾引了吗?除非雇主自己不用你了,你才能离开,自己主动一走,那假事也成真了.我一听就犯傻了,本想胖婶听后能愤愤不平给我说几句公道话,她这一说,反倒是我的不对了.
  
  胖婶见我还没开窍就低声对我说,这样的事在老太太家也发生过,前年老太太把女儿送给她的金链子放在一边给忘了,一时找不到,也曾怀疑她胖婶偷的,后来在抽屉里给翻出来了.又说女人到那岁数说自己男人花心也正常,夫妻吵架时,女人容易往保姆身上引,是拿保姆撒气,过后跟没事一样,除非保姆真的偷人家男人了,那肯定要被扫出屋去的.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1-14 15:39:25 

  这一夜我想得最多的是亮亮,觉得自己冲动之下没实现给他的诺言,虽说胖婶的话也有些道理,可她身在事外,旁观者清,倘若真要发生在她身上,处理起来不见得像她所说的那样老练,她跟老太太的关系毕竟很特殊,对于当年一个18岁女孩子,是无法忍受一个女人朝自己身上泼脏水的,在我眼里,偷人比偷东西要严重百倍.
  我既然已走出了那道门槛,就再无回头之路了.
  只觉得对不起孩子.
  
  第二天一大早,警察大民就敲开了门,东北汉子都是直性子,说自己老婆的话让他也没脸请莲子回去了,然后将一大叠钞票塞进我手里,连说对不起就走了.
  就这样,警察大民给了我双份工资,结束了我和他家的雇佣关系.
  
  后来在找第二份保姆工作时,我上学校看过一次亮亮,他也有了新保姆,并说那戒指一直没找到,还说肖老师也给换了,是个男大学生教他.那天很匆忙,临走前我问亮亮有没有照片,说姐姐以后可能要去别处做保姆了,没时间来看他,留张照片,姐姐好记住亮亮.
  孩子跟我抱在一起,流下了眼泪,顺手将胸前学生卡上的一寸照片撕下来,送给了我.
  
  我答应亮亮,以后给他寄张照片,可一直没有兑现,随着我离开那地方,重新端上保姆的饭碗,那地方给我留下的伤痕,自己也不愿意再回忆起,只是偶然间,面对着小家伙的照片,我会沉醉在昔日的回忆里,那回忆既甜蜜也枯涩.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1-15 14:29:15 

  我的日记里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作为保姆,服务在什么家庭就有什么样的人,就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想好好休息一下,写了10几天,感觉到有点累.
  我不想写,是自己的文字水平不高,把日记连贯起来写成网上文字感觉到吃力,没有别的原因,我并不害怕在网上解剖自我,这是个虚拟世界,没人认识我.
  
  请大家理解,不是吊胃口,更不是出书,我可不想给自己惹出麻烦来.
  我会考虑大家对我的厚爱,休息几天再说吧.
  谢谢大家!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1-15 14:29:15 
    我的日记里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作为保姆,服务在什么家庭就有什么样的人,就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
  既然如此,就写成中国式的"阿信"吧!
  给平凡的人以励志,
  别用忽悠人的暧昧词,什么"阴暗"、“枯竭”、“蜕变”、“污秽”,
  拜托,千万别辜负你的粉丝,写成“****上位”。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1-16 11:24:22 

  老实说,在大民转身的瞬间,我就后悔上了,不就被冤枉拿了女主人戒指吗?不就被诬陷勾引男主人吗?
  我不是确信"身正不怕影子歪"的为人之道吗?我什么也没做,凭什么要躲开呢?我就是一个保姆,干吗非得要强撑所谓的自尊呢?
  自尊是有了,可我失去了600元的工钱,在自尊和金钱面前,亏的终究是我.
  
  事已至此,我只能将后悔烂在肚子里,胖婶一连几天都为我可惜,说这下好了,你个250找回了面子,却没了工钱.接下来几天,我借老太太的电话给其他姐妹打电话,我的事也都让她们知道了,是胖婶有次在电话里泄露出去的,很快就在姐妹间传开了.她们都说我傻,说那点事就是小菜,根本不值得一提,我是小题大做了.也都答应给我打听下一个雇家.可最终跟刚来时一样,都没个音信了.
  
  不同的是,我已不是那个刚来时面对城市束手无策的妹子,我自己走出了家门,拿着地图,揣上身份证,上公交,坐地铁,步履匆匆地行走在大街小巷,眼光扫视着左右,像个饥肠辘辘的流浪汉,寻找食物,饥不择食了,只要见到店铺有招聘信息,也不管自己是否合适,都厚着脸皮进去试试,可不管什么样的工种,大到酒店服务员,小到发廊洗发妹,要的都是经验,经验就是在此行当里端过饭碗,你知道动筷子前的所有步骤,服务员的基本功及礼仪,洗发妹的指发和按摩技术,这些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领域,就算商场收银员,那也是不用看收银机就能准确无误地打出单子来的.
  
  在一家规模不大的小酒店前,我望了一眼旁边招牌上的招聘职位,怯怯地问坐在桌边的一个男人,问有什么不需要工作经验的,那男子奸笑一声说,脱衣服!
  我羞得赶紧离开,感觉自己的经验也就是几个月的保姆经历了,我很想换个工种,劳动力廉价也一样能赚钱,可经验将我挡在了高低不等的门槛前,甚至洗碗工对女性也有年纪限制,年轻的不要,肯定做不了长久.我也只能依赖已持有的保姆经验,重新****到老本行了.
  
  这场奔波最终无功而返,月底我给家里按时寄出了600元,并写了封信,跟家里说自己一直很好,没说自己已离开警察的家,只说以后回信直接写胖婶转交.刚来北京母亲给我的钱,我一直舍不得用,除了女孩子的必要开支,我小心存放着,再加上警察大民那多余的一份工钱,就是我的全部财产了,我必须在下个月底来到前,找到新工作,否则再寄出那600元,自己手头就紧张了,而且我再次回到老太太家,跟刚开始不同了,刚来时算上个客人,现在是失去工作的保姆,没有理由赖在人家屋里吃闲饭.尽管老太太没说什么,也不收下我的伙食费,可我还是不安着,白天总找出理由出去,在外头买几个馒头打发自己,晚饭后才回去.
  
  胖婶是个明白人,见我刚圆润点的脸蛋又瘦长成了原状,也为我暗自着急,只等老太太入睡后,端上点剩饭凉菜给我充饥.
  我开始买晚报,留意起上面家政公司的小广告,然后剪下来,按照不同的地址,对照着交通地图,计算起既省钱又捷径的最佳路线来,过去学地理时,经常这样做,只不过那是铁路干线.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1-16 12:03:31 

  叫我失望的是,我满城转悠,大多数地址都不详细,有的竟然是居民楼,门卫都不让进,说要是来找保姆的,可以进去,当保姆的你是找错地了.说的也在理, 上面的广告内容也都是针对雇家的.也有两个是街角不起眼的小卖部,门边竖着家政介绍的招牌,一见面就让我交身份证和押金,200元的押金也太贵了,我问为什么要交押金,对方说怕保姆上门后偷窃财物.
  一听到偷字,我感觉很刺耳,对方还说试用期15天,要是雇家不如意就要被辞退,押金也只能退还一半.
  
  望着对方连催我交钱,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我留了个心眼,说忘了带身份证,改天再来.对方见我要走,又说看你不是个坏人,没身份证也不要紧,以后再交,先交钱,很多保姆都等着.说着将一大叠身份证复印件给我看.其实我刚好相反,有身份证没带钱,我只好说了实话,对方即刻翻了脸,说没钱找什么保姆工作,浪费他大半天时间,赶紧走开.另外一家也基本是同样的说法,因为没钱交,我又被打发出了门槛.
  
  回去跟胖婶一说,胖婶连叫你个250,差点上当了,那都是骗钱的,事前也不跟我商量一下,真是个傻丫头.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1-16 13:45:25 

  听胖婶介绍了家政公司的一些内幕,我彻底灰心了,她是经验之谈,不光自己当年亲身经历过,其他姐妹也都跟她说过自身和家政公司打交道的经历,有的黑心中介根本没有注册,在雇佣双方之间骗取中介费.那时候的中介一盘散沙,没有管束,不像现在的家政服务市场相对要健全得多,正规公司也很多,有的直接和劳务输出地方政府联系,由公司直接跟雇主签订合同,而保姆作为公司员工身份出现的,权责很清晰,对雇佣双方都有保障.那时候是鱼目混珠,保姆想通过正规家政中介介绍到雇主家,比较难,而且中介有时候为赚取更多的中介费,夸大保姆素质,结果试用起来,和雇主的要求悬殊很大,只得解雇,重新交纳费用再找新的,有的半年下来,要换10次也不见少数.
  
  奔波了几天,我对报纸上的广告没了兴趣,眼看时间过得很快,而自己还没有着落,真是心急如焚,有好几次见到看门大爷,我很想厚着脸皮来求他再做好事,给自己再介绍个雇家.可自从我离开警察家后,大爷对我的态度有了变化,过去一碰到就调侃我几句,现在变得冷漠无语,那眼神带着轻视和嘲弄.我自然知道原因, 他肯定也听说了发生的事,对他一个中间人来说,引狼入室这个罪名加到他头上了,肯定也有怨气的.所以,我再难开口,胖婶说她跟大爷解释过,也指望大爷再行善一次,但大爷始终没再忪口.
  
  胖婶的交际圈子很窄,除了做保姆的老乡就是做商贩的老乡,看门大爷不愿意帮忙,她也是无能为力.她甚至给我打起了退堂鼓,说实在没法子就回老家算了,你丫头的命金贵着,可能跟保姆无缘啊,那么好的人家你都没呆住.
  居丧的我也曾想过回家算了,种地虽说辛苦点,可也衣食无忧,但一想到以后弟弟们要上大学,将来要花大钱,我这个长女又不甘心了,不甘心自己的北京之旅才短短几个月就夭折了.考大学已失败过一次,如果再退缩,我就无路可走了,最终在乡下嫁了人,跟母亲一样,将一辈子汗水浇灌在土地上,去收获那庄稼.
  
  如果坚持下去,等口袋里的钱花完了,工作还没着落的话,我也就心甘情愿了,就好象高考失败一样,我从此不再指望什么,也不再对自己的生活挑剔,我甚至一回去就可以答应父母,给我尽快找个婆家,嫁个男人,将下辈子托付给一个男人,过起乡下农妇的粗茶淡饭日子,也一样是个活法.
  
  就在我迟疑不定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贵人,这个贵人将我重新拉回到保姆职业中,让我有了第二个雇家.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1-16 14:38:34 

  那天我又在外头飘荡了一天,在老乡那里买了两个馒头算作了晚餐,回到住处,天色已黑.进们后发现老太太家来了客人,一个中年男子,穿着很讲究,打着领带,浑身散发着香味,头发抹着油,很光亮.他们刚吃过晚饭,那男人陪着老太太在喝茶.老太太一见我问吃了没,我说在外面吃过了.胖婶在厨房里,我进了厨房给胖婶帮忙,胖婶小声说那男子是老太太儿子在国外的朋友,回国来办事,顺便代老太太的儿子来看望老人家.
  
  忙完活以后,我回到书房里,胖婶在客厅操着家乡话,热情招待着客人,也不管对方能否听懂.客人忽然问起我来,说以前没见我过,问是不是老太太的亲戚.口音是纯正的北京腔.老太太说是老家来的乡下妹子,做保姆的,现在还没找到工作.胖婶是个聪慧之人,别看识字不多,却能察言观色,把握时机,她跟老太太用家乡话说,问问这刘先生能不能给丫头介绍个人家,他是北京人,别看长年在国外,在北京熟人一定很多.
  
  老太太听后就直接问起了那刘先生,这刘先生也没立刻表态,而是问我什么文化.胖婶一见对方没一口回绝,忙把我叫进客厅.听老太太说是高中文化,刘先生上下看了我几眼,又问没考上大学就进城做了保姆.我点点头,那个时候一个高中毕业生做保姆的非常罕见,刘先生的表情看上去很是不解的样子.他开始说到他们那个年代,一年没考上,大都复读一年再考,他当年也是考了两次才进的清华,问我怎么就放弃复读了呢?时代再变,知识是不贬值的.
  
  这话又让我酸楚起来,一时不知该怎么回话.刘先生又说到了保姆这职业,说我简直是在浪费自己,10多年的学算是白上了.并说他弟弟家在北京换过很多保姆,弟媳妇太挑剔,也有的保姆素质不高,这碗饭也不好吃,像我这样读过不少书的女孩子一般自尊心强,做保姆更难,根本不适合做.这人不简单,仿佛一眼就看穿了我骨子里的东西,一个穷讲究脸面的人,将虚荣的面孔摆在保姆身上,肯定对不上号.
  
  老太太一听,觉得很有道理,就跟他唠叨起我在警察家的遭遇来,说这丫头受不了一点委屈,恐怕做不了保姆的.我原指望老太太帮我说些好话,请刘先生帮忙给我找个新雇家,没想到她也顺着刘先生的话,说我做不了保姆.我真是哭笑不得,心存的一点希望瞬间破灭了.
  刘先生抽了会烟才说,这样吧,我问问看,像我弟媳妇那样的人家肯定不行,我得慎重一点,以防出了事,到时候叫我难看.
  听他这么一说,希望还是有的,我一颗悬着的心才落下,忙给他斟茶.
  
  随后又闲聊了一会儿,刘先生才起身告辞,我和胖婶一直送他下了楼,他是开车来的,走前还将头探出车外,说等他电话.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1-13 14:17:07 
  ====================================================================================================================================================================================================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1-16 15:51:31 

  我在焦急中等待了两天,每次电话铃一响,我都很紧张,望着老太太接电话,既渴望是刘先生来的,又担心是他.
  今天是周末,我和胖婶厨房忙晚饭时,电话又响了,老太太在外头一个劲地道谢着,连说好好.胖婶一听,对我说怕是刘先生有了好消息.果真是这样,老太太到了厨房,忙叫我快点放下活,打扮一下,等会刘先生要过来接我去见雇家.
  
  我心头一阵狂喜,像一块石头落了地,急忙跑进卫生间洗了个脸,又用梳子将头发细细梳理了一遍,然后回到房间找来一件绿外套穿上,这件衣服是我在小摊上花 40元买的,一直还没穿,今天派上用场了.因为有过一次面试经历,我并不像当初那样紧张,收拾完毕后,拿出小镜子又照了照,面色虽不再丰润,可看上去很白净,我在镜中给自己寻找自信,自信能像第一家那样顺利过关.
  
  在客厅等了有一会儿,刘先生就到了,也没多话,跟老太太招呼后就带我出了门,并说晚上在外头吃饭,然后送我回来.坐在车上也不知过了多少街,反正一直看到了前门城楼,我才发现自己早离开了朝阳.一路上刘先生飞速开着车,也不说话,这时候才放慢车速说,跟朋友约在大栅栏附近一家酒楼见面.
  
  我问他朋友的情况,他这才打开话匣子,说他们是在上大学认识的,朋友上师大,一次足球赛上认识的,毕业后他朋友做了中学老师,老家是陕西的,为人耿直,平常喜欢写点东西,都是些豆腐块,成不了大家,一直怀才不遇, 然后又说到朋友的妻子,说是前两年才进京的的,在一家医院护士,朋友一家租住在大栅栏的一个四合院里.
  说到这,我觉得有点奇怪,这样的家庭也需要保姆吗?于是就问家里还有别人吗?
  
  刘先生笑了,回头说,当然有,否则也不会请保姆,有个男孩子才1岁多,我也是上门看他儿子才问起他要不要请保姆的,他说他母亲正准备回老家,眼下正想着找保姆,我一看朋友家为人厚道,就把你介绍给他了,他一听就说要见个面,这不就带你去吗?
  车很快拐进一个街道,一眼望上去,四周都是古色古香的胡同居民区,等车停靠在一家看上去很古朴的老字号酒楼前,刘先生打起手机,说我们到了,快点过来吧,就在二楼上吃饭.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1-16 16:01:50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1-16 16:04:02 

  又打错,后面一句:但不是见不得人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1-16 16:01:50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1-19 10:45:20 

  在楼上等了一会儿,菜已点好,刘先生喝着茶,又问起我考大学的事,我就将自己没有复读的情况跟他说了,刘先生觉得很可惜,也就没再问下去,又跟我介绍起他的朋友来,说别看他貌不惊人,也是当年师大的才子,过去刘先生给女生写的情书,就是那朋友代笔的,只是他朋友生不逢时,总实现不了当作家的美梦,一边教书,一边爬格子,这样热衷于文字的人有点迂腐,但人是个大好人.
  
  正说着,走过来一个中年男子,个不高,很清瘦,戴着深度近视眼镜,留着络腮胡子,头发蓬乱着,嘴里叼着烟卷,一身烟味.刘先生朝他招招手,叫着他名字. 这个赵老师一声不吭地走到近旁,只点点头,也没说话就坐下了.刘先生先问他喝什么酒.他这才将头抬起来,说二锅头吧,两个口杯.酒送上来后,两人手中的口杯碰了一下,各自喝了一口,刘先生这才将我介绍给赵老师.赵老师还是点头,不说话,看上去很沉闷的一个人.刘先生又将我夸奖了几句,说女高中生上你家做保姆,也算是高学历了,素质就摆在这里,有什么话你们俩当面谈.
  
  赵老师接过刘先生递给他的烟卷,点上后,又抬起头,瞥了我一眼说,保姆不讲究学历,能带孩子就成,你带过小孩吗?
  我也点点头,看上去很镇定,内心却害怕他问起多大的孩子,对婴儿我是毫无经验可谈,在车上一听说孩子才1岁多,我就犯愁了,尽管在俊姐家时,看过一些这类的书,有关抚育婴儿的常识也懂得一些,可毕竟是纸上谈兵,从没实践过,心里自然就没了底.
  
  好在赵老师没接着问下去,说了句那就好,再没出声.刘先生问满意啦.他又是点头.刘先生一听很高兴,一边招呼我吃菜,一边和赵老师喝着酒,谈笑风声,只是一直都是刘先生自己说单口相声,说到过去在一起踢球的日子,刘先生让我猜赵老师踢什么位置,我对足球不太懂,望着赵老师的体格就说,应该是后面的吧.刘先生笑道,恰恰相反,不是后卫,是前锋,顶在最前头的位置,看不出来吧,人不可貌相啊,知道当初他叫什么绰号吗?西北小狼,专往人家门缝里钻.
  赵老师并没有被朋友回忆往事引发兴趣,只低声道,玩玩,就是玩玩.
  
  刘先生谈性很高,酒精让他的脸涨得通红,又说了一大堆在学校时的事,提到情书时,赵老师才嘿嘿一笑道,你还欠我个人情,说介绍个北京姑娘给我认识,结果自己一热恋,啥都忘了,典型的重色轻友.刘先生"操"了一句说,不是哥们不帮你,给你介绍了,你老家那头"娃娃亲"能答应吗?咱不能让一个优等学生没出校门就犯下严重的生活作风问题不是?
  
  又穷聊了一会儿,赵先生说自己要回去了,孩子要等着喂奶粉,他母亲还不会冲奶粉,并让我留下电话,说到时候跟我联系.道别后他先走了,可很快又上了楼,问:差点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工钱我只能给500元,看你的意见.
  我望了望眼前这个木纳的男人,从他不修边幅的外表上看,我提出600元,有点不切实际,一个租房子住的家庭是无法跟警察家相比的,我权衡了一下,为了尽快上岗,也没别的选择,于是点头说500元要包吃住.
  那当然,那当然.赵老师重复两句再次下了楼.
  
  刘先生望着朋友离去的背影,叹了一口气说,唉,500元对他来说也不是个小数目了,你说他这么一个才高八斗的人怎么就爬不出一篇长篇来,当不成作家那也能赚多点稿费啊!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1-19 11:33:28 

  接下来又等了有5天,期间刘先生来过一趟,准备出国了,跟老太太道别,顺便打听我的事,说再帮我催一下.这几天,我在书店买了本针对3岁以下婴儿抚育的书,从换尿片到喂奶粉再到日常病症等,细细看了一遍,对疑惑的部分特意给其他有过带婴儿的姐妹打电话讨教,甚至跑进海定区一个带婴儿的保姆老乡那里,请她手不把手教会我所有的程序,那个家庭比较富裕,每天给孩子用的是纸尿片,一天下来单纸尿片就花费好几十快钱,真叫人咋舌,更不要说几天就一罐好几百元钱的高档奶粉了.
  
  经过实际操作,基本做到理论和实践结合了,我也胸有成竹了,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
  周末下午,终于来了电话,胖婶高兴地叫道找莲子的.对方还是闷闷的一声:过来吧,晚上6点就在那酒楼前等你.
  坐车路线我早就在地图上找好,刘先生那天不放心还给我划了个路线图,从标示上看,赵老师所在的胡同离酒楼不是很远.
  我再次收拾好背包,整装待发了.胖婶和老太太再三嘱咐我,这次要吸取教训了,不能耍性子,保姆使犟最终吃亏的是自己,并说现在离远了,有事就给她们电话,多个人好商量.
  
  胖婶又抹起了眼泪,说你这死丫头要是再呆不下去,就只能回老家种地了.
  我不想临行前变得如此悲壮,又不是上战场,于是故作轻松地跟胖婶说,不呆上一年,我不回来见婶子.
  胖婶这才破涕为笑,骂我死丫头心够狠的,有空还是过来陪她聊聊.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1-19 12:18:09 

  胡同成东西向,很像我们老家旧屋子时代的巷子,只是没那么长,也是窄窄的通道,大大小小的院子背靠着背,面对面地平行并列两旁,黑黑的宅门,还能看到院墙里的树枝,置身在里头,感觉很压抑,有些小孩子在里面穿梭跑动着,老人在后面紧跟着,除了孩子的嬉闹声和来回叮当不听的自行车车铃声,没有外头繁华热闹.
  
  赵老师用自行车推着我背包,佝偻着瘦小的身子在前头默默领路,走了一段路,在一家小院门前停下来,这才说一句,就住这.
  推开门,首先看到一棵石榴树,比我老家的石榴树要高大得多,小院子里南北的房子要大一点,东西有两个不大的房子,房前的走廊上都摆完了杂碎物品,连煤气灶也搁在了外头,院子中央的石榴树下有个石桌,还有几个石凳,旁边有个压水井,井下砌着一个小水池,有个女人正在旁边洗头,埋着头,看不清脸,穿着件白背心,皮肤洁白,蹲在那里连内裤都显在了外头,听到有人进门,甜甜地叫了一句:哟----赵老师领了个美人回来,别是自个学生吧.
  这是一张很俊俏的脸庞,鸭蛋脸很饱满,眼睛大大的,睫毛也很长,脖子上挂着水珠,直起身来,将满头黑发甩在脑后.
  
  赵老师替我卸下包,才说道,别瞎说,是保姆.西边的屋子窗户也探出一个脑袋来,也是一张让女人嫉妒的漂亮脸蛋,好象刚睡醒,眨巴着眼睛瞅了一会儿,冲细洗发的女子叫道:阿月,晚上我不去了,就说我大姨妈来了,身体不舒服.
  洗发的女子回头望了一眼说,今晚可说好跟导演见面的,你怎么半途变卦了.
  什么导演,都是一群流氓!窗户里骂出一句,噶蹦一声关上了.
  
  北屋里传来一阵孩子的哭声和一个女子的"哦哦"的哄呵声,我拎着背包跟着赵老师进了北屋.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1-19 14:13:36 

  从外表上看,这北房显得要宽敞一些,还有台阶上,里面的房间一明两暗,明亮的房子用一木版搁开着,外面是小客厅,摆放着半旧的家具,里面成了简易的厨房,看上去很拥挤,也不整洁,婴儿的哭声是从里面一间暗房发出的,可能就是卧室了.
  
  赵老师让我坐下歇会,并给我倒了杯水,然后自己进了里屋,很快一个身材的高大中年妇女抱着哭个不停的孩子,到了外面,我忙起身.她客气地让我坐下说话, 说你来了就好,我马上就要回医院上晚班,孩子就交给你了.然后抖动着孩子又随便问了我几句,我忙说,婴儿哭时不能那样抖动,养成习惯就不好带了.母亲笑了笑说,看来你在行,这都是我婆婆****习惯,我交代过,可他妈就是不听,现在好了,一哭就得抖动.
  
  其实我哪是在行,书上是这么说的,我现炒现卖.我刚才的紧张因女主人的肯定而放松了下来.孩子听到有陌生人声音,忽地止住了哭声,闪着泪汪汪的小眼睛望着我,很好奇似的.我很想抱在怀里尝试一下这小家伙对我的感觉,可又担心姿势没抱好,让女主人当场识破了.我低下头,装作喝水.
  母亲见孩子不哭了,就将孩子交给丈夫,然后又回到厨房拿出一个饭盒,随后又进里屋背上挎包,说了句晚上要多换几次尿布,就匆匆出了门.
  
  赵老师轻拍着孩子,小声叫我自己上厨房蒸几个馒头,晚上吃馒头.见到一个男人笨拙地抱着婴儿,我的本能反应是接过孩子,女主人不在,我自然就想到跟小家伙亲近一下,也不会紧张了.虽说我在海定那家练习过多次,知道双手围拢,左胳膊略微翘起,搁住小孩的头部,右手再扶住婴儿柔嫩的脖颈,左手可随时托住婴儿的****变换姿势,可真要是将这孩子从父亲怀里抱过来,还是生怕动作出错,结果可好,我抱反了,将婴儿的头部搁在了左胳膊上,也忘了托住脖颈,好在赵老师也是同样的姿势,一个男人,即便做了父亲,也不会细微到这地步,等他进了厨房,我又换回了姿势,孩子不吵不闹着,将小脸蛋贴在我胸前,打着哈欠,可能哭累后想睡觉了.
  
  第一顿饭碗很简单,就着一盘黄瓜我吃了两个馒头,孩子已入睡,我这才进了自己的小房间,一张小木架床,分上下两层,上铺的木板上放着很多书,是赵老师的,他说没地方放,只好搁在那里,房间里也放着很多杂物,春天的天气有点潮湿,里面发出霉味,除了散乱的杂物,里面什么也没有,就一张小竹椅,被褥也很陈旧,枕头上还有一些零碎的白头发,赵老师说,他母亲昨天才回的老家,屋子还没来得及收拾,让我别见外.我说有个地方住就行,我农村来的,没那么讲究.他这才出了小屋.
  
  过了一会儿,有人敲门,只听赵老师说咋又不做饭呢?我刚好进厨房洗手,就见西屋叫嚷着大姨妈来了的女子正在锅里拿出剩下的几个馒头,见到我吐吐舌头说不好意思.接着赵老师和那女子出屋,听到外面赵老师在敲门说,大爷,给您这个月的房租钱.
  天黑下来时,院子静悄悄的,仿佛将外面的声响都隔绝了,那边屋子里传来赵老师压抑的咳嗽声,好象很担心吵醒孩子.
  我碾转翻侧在床上,很难入眠,想上客厅看会电视,又怕惊扰了孩子,只好睁眼望着黑洞洞的小屋,胡思乱想着.
  
  时间过的很慢,我闭上眼心里默念着数子想尽快入睡,可很快孩子的哭声让我再难合眼,声音一阵紧似一阵,那边传来赵老师哄孩子的"哦哦"声,我很想过去帮手,可海定那姐妹跟我交代我,晚上孩子要是在主人房,那孩子就归雇主自己操劳,除非雇主叫你过去,否则不要主动去接近,毕竟那是私人空间.
  我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再说现在家里就我和赵老师两个人,孤男寡女的,也很不方便,我只好充耳不闻.
  但孩子的哭声一直没停息下来,赵老师显得越发急噪着,拍打的动作也大了起来,嘴里发出哀求:娃娃怪,不哭,不哭啊.
  
  我再也躺不下去了,脑子里全是孩子哭叫时的表情,穿上衣服,我下床进了隔壁的卧室.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1-19 14:17:29 

  乖字打错,更正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1-20 10:23:19 

  卧室里只亮着一盏台灯,书桌上放着一台电脑,正打开着,电脑显示器周边都是书,靠墙角有个大衣柜,对面墙角是张床,挂着蚊帐,床的旁边放着一个小小的梳妆台,卧室再没别的摆设.
  
  赵老师正背对着房门,穿着一件套头衫,脊梁骨突出在衣服里,显得很单薄,他不停地摇晃着胳臂,抖动着怀里的孩子.听到我进门来,回转身来,没戴眼镜的眼睛深凹下去,鼻梁两旁勾出褐色印痕,目光既呆滞又慌神,嘴里念叨的"娃娃乖"就像在念经似的,一脸茫然无助.
  他向我挤出苦笑,说吵醒你了.我忙把孩子接到怀里,小家伙咧开小嘴巴,叫得很响亮,看上去很不舒服.我摸了摸他的小手,烫烫的,担心孩子是不是发热了, 就让赵老师拿来体温计给孩子量下体温.孩子继续哭叫着,过了有10来分钟,拿出体温计一看,37.8度.赵老师看后吃了一惊,说晚上睡前还好好的,咋就发热了.于是从梳妆台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小塑料盒,里面全是药.
  
  孩子服用百服灵后,可能药力作用,很快就入睡了,赵老师这才舒了一口气.等我将孩子小心放到床上后,发现那盖肚子的毛巾太厚,又让赵老师换了一件薄一点的.忙完后,我才回到自己房间,而那边传来有节奏的键盘敲击声和沉闷的咳嗽声,随后声音都静止了,赵老师像是出了卧室到了院子,院子里传来女孩子的嗓音:赵老师,刚才孩子闹得你又发困了?抽烟解困啊,啥时候把那剧本给我看看.
  只听赵老师说快了快了,你啥时候领我去见见那导演.女孩子说,抽我的吧,味道淡,不伤身子,你那剧本得先让我看看,过不了我这一关,导演见了也没用.
  
  赵老师又咳嗽了几声,然后发出吐痰声,随即那女孩子惊叫一声:你往哪吐啊,差点吐到我脸上,真恶心.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戴上眼镜.赵老师连连道歉着,然后回了屋.院子里的女孩子笑道:你要多开夜车才行,这个月还不写完,我担心余导就没兴趣了.
  接下来的小院子失去了宁静,那女孩子哼唱起小曲来,软绵绵的,像是越剧里的唱段,虽听不懂,却很婉转悦耳,吴侬软语一般.
  
  可能担心孩子被吵醒,赵老师再次出了屋到了院子,小声叫那女孩子别唱了,他孩子刚睡着.那女孩子叹了一声气说,睡了一白天,晚上失眠了,行,我还是回屋看电视吧.
  院子再次恢复了平静,我却怎么也睡不着,老想着西屋那对女孩子,她们是做什么的,又是剧本又是导演的,难道是演员,演员这样的职业,怎么会住在这小小的四合院里.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1-20 11:21:12 

  一阵吵闹将我从梦中惊醒,听到孩子的哭声,我本能地下了床,可马上又脱掉了鞋子,孩子的哭声里伴随着女主人的数落声,说交代多少回了,娃子低烧不能乱吃药,也不知道病因你就就他吃百服灵,那是感冒药,娃子是嗓子发炎,吃点咽喉灵口服液,再用毛巾给娃子敷热,整天就知道倒腾你那破机386,能倒腾出啥呀?娃子吃坏了脑子我跟你没完.
  
  我回到了床上,孩子在母亲的抚慰下,很快又消停了,只听到赵老师的咳嗽.我听后一阵紧张起来,万一是我给孩子用的药,那责任不就在我了?紧张之下是害怕,感到面对一个婴儿,我当初应该实话实说,不该隐瞒,一个小学一年级男孩子和一个1岁多的婴儿是无法相提并论的,为了一份工,伪装自己,真有点不道德.
  我感到有点尿急,忙又下了床,轻轻地开了门,又轻轻地走过主人卧室.小院子的屋子没厕所,院子的西北拐角有个公厕,外面的天色已渐亮,我发现厕所的两扇门都关着,其中一个里面还传来恶吐声,一股酒气,只听隔壁传来苍老的嗓音:阿月姑娘,又喝多了?不是我老太太多嘴,女孩子家少喝酒为好,我那糟老头子喝了一辈子酒,结果可好,切了大半个胃,自个糟践自个.
  随着冲水的声音,门一开,走出一个老太太来,猛然见到我,吓得一缩脖子,颤抖着问:谁啊?
  我猜想是房东老太太,忙说赵老师家的保姆.老人家这才凑近我,打量了我一下说,听小赵说过,这么快就上门啦,好好,又来了个丫头,往后啊,这院子更热闹了.
  
  老人家一路唠叨着回了南屋,我进了里面,发现跟我老家毛厕很相仿,也是蹲坑,旁边有个水桶,水上漂着个瓢子,用来冲水的.隔壁那叫阿月的好象吐得很厉害,发出阵阵"啊"声,随后敲击墙壁问保姆妹子有没有带纸巾.这是个简陋的公厕,一墙隔两坑,上面有小瓦搭成的篷.我说有,蹲完后我就出去从门缝里塞进手纸来,没等我转身走开,手纸就被扔了出来,阿月连叫着:你真恶心,我要的是面巾纸!乡巴佬!
  
  好心没好报,我讨了个没趣.回到屋子,主人卧室很安静,大概都入睡了,上了床,我再无睡意,合着眼听那院子里西北发出的"啊啊"声,这时候隔壁的女主人嘟囔一句:骚货,又在外头给男人灌下******了!


深度阅读: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我烧烧烧,炼丹,炼器,炼符,废墟炼丹师最帅  最新炼宝出世名单

相关文章:经历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最新评论...  我跟你讲,被天打五雷轰不死,就能成仙,注意不要告诉别人  最新雷打不死名单
我来评两句:

看不清楚,更换图片验证码:      

最新查看

文章内容相关标签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精彩类目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