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我做保姆所经历的形形色色(8)

发布日期:2008-01-03  2008-01-03日文章 2008年精华 2008年01月精华
我做保姆所经历的形形****(8)
作者:如鱼得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2-12 10:59:25 

  那晚上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入睡的,第二天一早醒来,首先想到自己没给混儿开过门,心里不安起来.轻手开了房门,屋子很安静,房门都关着,只有欢欢的房间里传来声响.
  进卫生间刷牙洗脸后,我开始给他们准备早餐,下了两小袋子馄饨,又将酱菜拿到餐桌上.
  
  欢欢这时候出了房间,径自打开冰箱拿出盒装牛奶和几片面包放到茶几上,又叫我给她削个苹果,然后才进了卫生间.等我削完苹果后,她又进房间,过了一会儿,已穿着整齐地出现在客厅里,连书包也拿在了手上.我说锅里有馄饨,她白了我一眼,说真老土,谁让你下馄饨的,自个留着吃吧.然后就喝着牛奶吃起了面包.
  我望了一眼混儿的房门,小声问要不要叫醒他?
  欢欢反问我,昨晚是不是给他开过门.我不好意思地说自己睡着了,没开过门.
  欢欢一听,表情很是怪异,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说甭理他,他肯定又是一夜未归了.听她这么一说,我更加担心了,若是因为自己没给混儿开门,让他有家回不了,那实在太严重了.
  欢欢将苹果咬在口里,背上书包,开门准备上学去.脚刚迈出屋,又撤了回来,掏出一串钥匙来,将自己的房门关上锁好,只才放心离去.
  
  屋子再次恢复了静雅,我走到混儿的房前,鼓起勇气来推开门,床上没人,惟有墙角堆着房主脏臭的鞋袜,我忙将门带好.
  就这么坐在那里,我很想将地板好好拖洗一下,又怕弄出声响来,惊扰了姜姐,我忽然觉得这宽敞的屋子里,留给自己的空间其实很小.我最终退缩到厨房里,开始用洗涤精擦洗煤气灶,上面斑斑点点的,满是油污.以前在警察和老师家,跟着雇主家的生活节奏,我早餐吃得都挺早,而现在,主人仍么千毫床,望着锅里逐渐冷却下来的馄饨,我很想先盛上一碗来填肚子.
  直到客厅投满了阳光,主人卧室才有了点动静,听到声响,我莫名其妙地紧张着,手一不小心划在了灶口沿上,当即划出一个口子,血一下子鼓出来.
  我急忙用手捏住,回到自己房间找来一块小布给包上,客厅传来脚步声,紧接着是打哈欠声,随后就是一句:莲子,给我洗几串葡萄.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2-12 11:51:03 

  我赶紧应了一声,出了房间,姜姐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在我从冰箱拿水果时,她郑重说道,往后在家里别乱开电视,要守规矩,我家欢欢过两年就要考大学了,看电视扰乱孩子学习,你没考上大学怕是电视看多了.
  我只"哦"了声,对她的话早有思想准备,也没觉得委屈,虽说昨晚上是欢欢把自己拉过去看了一会儿,就算一秒钟,也没冤枉我.
  能做到吗?先前几个保姆可都没做到,我要约法在先.姜姐要我表态.我只好说,自己能做到.
  
  我在厨房洗水果时,姜姐继续跟我约法三章:买菜要记帐,每天吃什么当天早上要听她吩咐;每天早上要拖地板,擦玻璃;家里的电话不要乱接,更不能私自打电话;每个房间未经同意不能随便进入;做饭时要学会节省燃气,水电,等等.
  说的都是保姆分内之事,我自然乐意接受,可听到说房间不能随便进入时,我想到了欢欢出门时的锁门动作,就问了句:房间不用打扫吗?
  姜姐说,当然要打扫,我们在家时你就别闲着.
  我洗好葡萄.放在果盆里端到茶几上,她开始刷牙,我说锅里有下好的馄饨,现在就盛上吗?
  她立刻摇头漱口说:早餐你只做秦飞和你自己的,欢欢只吃水果和面包,我也一样,欢欢的爸爸在外喝早茶.
  
  弄了半天,这馄饨是犒赏我自己的,提到秦飞,我就顺口说他好象昨晚没回家.
  由他去吧,这混小子太让人闹心了,将来没准要吃上公家饭.姜姐淡然说了一句.
  她坐定后,我又给她准备好了面包和牛奶,她拿了个葡萄,刚要塞进口里,忽然失声叫道:你就用这脏手帮我洗的?
  她发现了我右手指头上包着一块黑布,蹙紧眉头,一脸恶心的表情,显得很洁癖.
  我忙解释说,自己不小心划破了手指,葡萄是单手洗的.
  一只手能洗干净吗?你早说啊,我自个洗呀,真是浪费!说完她将那几串葡萄丢进了垃圾桶里,瞪了我一眼.
  望着那串串剔透饱满的葡萄躺在垃圾桶里,我忽然感到嘴巴酸酸的,也真是浪费.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2-12 11:54:40 

  大家就当小说看吧,别再较真了,能写成这样子,对我来说已不容易了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2-12 11:57:48 

  我都是在线写,到现在也没有文字存档,有人知道写了多少字了吗?
  告诉我一声,谢谢!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2-12 12:04:28 

  那叫26的,你的问题让我费解,发生过的事我不会回避,后文会满足你一直以来的好奇心,但你不要侮辱赵老师的人格.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2-12 13:42:17 

  吃完早餐,我随姜姐到了楼下车库,有辆红色小车,旁边拐角还有一辆自行车,姜姐这是要开车出门,顺便领我熟悉去菜市场的路.
  就这样,我骑车尾随在姜姐的小车,不时环顾左右建筑物,以防忘记回途路线,小车开得不快,我在路边不紧不慢地跟着,心里也想着姜姐吩咐晚餐主菜:锅烧兔肉和糖醋鲤鱼,姜姐姐特别交代,兔肉要烧嫩点,欢欢喜欢吃.
  
  将我引到菜市场附近,红色小车便很快消失在车流中,这时候已过了早市,市场人也不多了,鲤鱼和蔬菜很容易买到了,可兔肉转了几个来回也买不到,肉摊摊主一听说要兔肉,都说早被抢购了,让我明个早点过来.没了兔肉,我只好买了鸡肉,又称了点板栗,准备做道板栗烧鸡.后来又在附近一个杂货店里买了一个大塑料盆,出门前我问过姜姐家里的塑料盆放在哪,她说阳台上的盆子是她和欢欢刷鞋专用的,秦飞没有专用盆子,让我自己想办法,并说不能用洗衣机洗秦飞的袜子,太脏,只能手洗.客厅边上的大阳台上除了几个花盆,什么也没有,姜姐所说的阳台在卧室外头,被锁在了主人卧室那边.
  
  回到住处,我将菜放到厨房,就开始拖起地板来,红色木地板很光滑,拖起来很轻松,主人卧室和欢欢的房门都锁着,我进了混儿的房间,里面太脏乱,我仔仔细细地拖了好几遍, 才让地板泛起光亮来,目光自然又落在墙角的鞋袜上,随后,我就将一大堆臭鞋袜放进了塑料盆里,加上洗衣粉,用水浸泡上.
  这时候,我听到了门边的传呼机器在响,接到手里一听,正是混儿的大嗓门,我顿时紧张起来,准备挨骂了,可混儿什么也没说,只让我开楼门.我问怎么开呀.他骂了句傻帽,说按下面的开关就行了.我这才按动开关,给他开了门.
  
  回到卫生间,面对地上那盆鞋袜时,想到混儿抽烟的形象,我忽然又紧张起来,总觉得这家伙不像个好人似的,好与坏的差别,又将我拉回到昔日的校园里,用一个女生的眼光去识别一个男生的优劣.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2-12 13:58:36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2-12 15:22:53 

  听到敲门声,我忐忑不安地给开了门,咱在门外的不光是混儿一个人,还有另外两个男人,年纪看上去都比混儿要大,嘴里都叼着烟,穿着很花哨.一进到我,其中一个留着小胡子的就嚷道:操,我说你丫干吗不让人家小丽跟着来,敢情是金屋藏娇啊.
  混儿吹出一口烟,将两个人让进客厅,招呼我给倒茶,然后自己也倒在沙发上,指着我说,小丽能像她一样伺候哥们吗?还是保姆好啊,温顺听话,那丫头片子平常变着方儿摆弄咱,她若是能给咱倒茶敬水,咱向教育部保证,明年一准考进北大去.
  
  操,丫牛比吹大了,就你那二把刀也只能蹲进号儿大学,一样是高墙密布,哈哈!胖男人笑骂开来,三个人满口粗话地乱扯一通.
  我给他们倒完茶后,自己就进了卫生间,搓起袜子来,硬硬的,都是汗痕.一边搓洗,一边听客厅里的闲扯.看来,昨晚混儿一夜未回,是跟这两个人在一起,听着像是他们在游戏厅跟人打架了,还说到什么小丽的****肥得太显眼了,容易招引咸猪手,让混儿叫她减肥.反正都扯在女人身上,也都跟那叫小丽的有关.
  
  随后听到混儿说,闹腾了一宿,该眯会眼了.三个人进了混儿的房间,又是一阵叫骂后,然后又说到家里有保姆就是好,房间变得亮堂了,也没味儿了,睡起来舒服,就差搂着保姆妹子上床了.三个人放肆地****着,胡言乱语了一番才消停下来.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混儿的房间那么脏,原来他能跟几个男人挤对到一块做白日梦,梦是香的,而袜子是臭的.
  听到他们拿我说事,我感到一阵羞辱,真想拿起臭袜子塞进他们肮脏的嘴巴里.我正暗自生闷气时,混儿进了卫生间,我只好退出去.等他完事出来后,他向我笑了笑说,那味儿太浓,凑合用水涮一下就得了,中午请我上外面撮一顿去.我问他怎么不上学,他倒说了句大白话:大学早指望不上了,上哪门子学啊?
  
  等洗完袜子,已近中午,我放下手里的活,准备做午饭,可敞开的房间里只传来阵阵鼾声,我到底做几个人的饭呢?我瞟了一眼房间,三个男人斜歪叠加在床上,发出死猪一样的鼾声,我敲了好几次门,也没让他们打开眼睛来,自己又不敢贸然入房,只好进了厨房,先洗起蔬菜来.
  客厅传来电话铃声,我记得姜姐的吩咐,不能随便接听电话,就叫着秦飞的名字,说有电话来.
  可房间没有回音,擦干手,我到了客厅,见电话响个不停没人接,心里也烦,就接到手上,没等我问话,对方开口就上火了:跟谁在打奔儿,忙得舌头没地方放哪?讨厌啊你!
  是个女的.
  我忙问找谁?对方忽地停顿不语了,过了会儿反问我:你又是谁?
  保姆.我回道.对方不信:蒙谁哪?保姆不是刚被开了吗?哪又冒出个保姆来,不行,我这就过去,敢跟我玩上猫儿腻,看我不卸下他****!
  
  十足的女阿飞口气,真不知道这混儿到底跟些什么人混在一处,比起他在我脑子里留存的抽烟形象,要复杂得多.
  我闷闷地搁下电话,感觉这个家太复杂了,我能清理干净燃气灶上的油污,也能做出可口的饭菜来,履行身为保姆的简单职责,却无法应付如此复杂的家庭背景,入门才刚过去一天时间,我已觉得自己无法熬过那漫长的15天试用期了.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1-29 15:12:36 
    在给我第一个月工钱时,赵老师才告诉我自己的剧本没被阿月的导演朋友看中,不过他并不气馁,说写剧本他没什么经验,还是****到小说创作,并把自己过去发表过的作品翻出来让我看.刘先生说的没错,大都是报刊上的豆腐块,居然还有校报上的文章,写的诗很朦胧,我没大看明白,小说确实有篇短篇,发表在一个有点名气的刊物上,说的是两个矿工患难之交的事,后来出了事故,一死一伤,死者闭眼前,要求伤者将来把女娃子嫁给他大儿子.生死迷离间定下了娃娃亲.死者的家庭很不幸,子女多,丈夫的死又让孩子的母亲精神受到极大刺激,患了神经病,一家重担落在了祖父母身上,好在那伤者矿工没忘记旧情,时常给他们帮衬.孩子们都长大了,也没钱上学,长子在矿工的帮助下,才侥幸进了学堂,一直到考上大学,都是那矿工在背后支持.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0-30 13:39:43 
    我不是写什么文学,担当不起,也不要错解我的标题,我只写自己的经历,没耐心看,就走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特别喜欢这句回复 很烦自以为是 动不动给人加标签的人 很喜欢看各行各业的人亲身的经历 写手就算了吧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2-14 11:43:47 

  那天在电话里兴师问罪的正是混儿的女朋友小丽,一个同样高个头的女孩子,涂脂抹粉的,打扮妖艳,看上去年纪跟我一般大,只是化妆让她显得老练些.三个男人的酣梦被她搅了,验明正身,跟她通话的我确实就是个保姆,小丽才收起满脸的醋意,好象很在乎混儿.混儿在女朋友面前也是口不遮栏,当着旁人的面也敢搂着小丽亲昵,当小丽将口红印留在混儿的鼻梁上时,身边的两个男人直叫唤一直往下咬.
  
  这种场面让我既惊愕,又害羞,都说城里人开放,没想到会开放成如此场景,我上高中时,班上只有个别早恋现象,当众连拉手也不敢,而同样的年纪,为什么到了城市,都变得肆无忌惮了呢?在两个男人嚷着要小丽也给他们身上留下血色记号时,我躲进了卫生间,关上门,重新洗刷一次盆子里的鞋袜.
  过了会儿,小丽推开了门,嘴里抽着烟,说要小便,让我出去.见到满盆赃物,她立刻又捂着鼻子叫着太难闻了.混儿骂了声操,说裤裆里的腥臭你丫不是能闻出香气吗?两个男人又****着,让混儿进卫生间敞开裤裆给小丽闻闻.
  小丽出来时,上下打量着我说:秦飞你直接把她娶进家门得了,多任劳任怨啊,将来一准是个贤妻良母型的,别浪费了.
  
  男人拿我一个做保姆的开涮,我能忍受,因为那是他们本性,但对一个同性当着异性的面,想在我身上挖掘笑料,我就无法做到忍气吞声了,回到卫生间,我向小丽扔出一句:我要是贤妻良母型的,那你就是地主婆子型的.说完重重关上了门.
  客厅里的男人都哈哈大笑起来,说保姆说得太有道理了,你小丽天生霸道,冷酷无情,搁在万恶旧社会,现成的地主婆子形象,咱都得给你当牛做马.
  混儿倒是借题发挥上了,说家里的保姆前后一对照,就能识别不同类别的女人来,男人对女人就得对症下药,比方说,能帮我秦飞手洗臭袜子的保姆,我就不会叫她手洗内裤,先前那几位,没少给我洗内裤......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啪"的一声,接着就传来一阵打骂声,透过门缝我往外看,就见混儿拽住小丽的满头卷发.没头没脸地用手打着,嘴里还骂着:活腻味啦,抽上我了.
  小丽也不是示弱,小手乱打在混儿的身上.两个男人袖手旁观不说,竟然叫混儿下手时别伤着小丽的脸,一旦伤脸破相,小丽报复之下说不定当场就把你裆物给废了.
  
  撕打者的动作真真假假,玩家家式的闹剧,旁观者倒是真真切切地看着现场表演,我忽然觉得这种闹剧实在无聊得很,于是冲外头叫了句:午饭做什么吃?
  说到吃,客厅的战火立刻熄灭了,小丽先叫道:昨晚上哥几个帮我出了气,咱上饭馆,让秦飞出点血.
  秦飞说,早说好的事,今个哥们血流成河也不会叫声痛,千万别为我省啊.
  然后向小丽请示说带上保姆一道,给我洗半天鞋袜不容易.
  小丽说太土帽了,别给我装成慈善家的菩萨心肠,你以为是赶集买菜去啊.混儿操了一声道:把你说成地主婆子没冤枉你.然后让我自己在家做饭吃,改天再感谢我.
  
  我根本就没想过跟他们这帮人出外吃饭,做再脏再累的活,那是保姆分内之事,感谢两字承受不起,不过,若能涨上点工钱,那自然是求之不得,可惜,混儿不是家长,也只能落在口头上给我褒奖.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2-14 13:48:52 

  一个人的饭桌一般很简单,而这个人就是保姆自己时,也只能停留在喂饱肚子了,原始状态下的就餐,做了点米饭,炒了个青菜,我在空荡荡的餐桌旁填饱了自己.
  吃完午饭,我的目光落到厨房门边挂着一个厚厚的笔记本上,那是姜姐出门前挂上的,给保姆记帐用的,回来后,我忙着手头上的事,一直没翻看.洗完锅碗后, 我将那本子拿到手上看起来,上面断断续续记录了10 多页,不同的笔迹,应该是前面几个保姆留下的,菜名,斤两,菜价都写得很清楚,队列成行,一目了然.
  其中有一页面的记录让我觉得很可笑,在豆角菜名旁注有几个小字:虫眼太多,作废,从月工资扣除1块8.笔迹不是保姆留下的,可能是姜姐,因为每个页面底端都有姜姐的签名,字迹相象.
  
  我忽然觉得手中的帐本变得沉重起来,因为每个记录的人在上面留存的笔锋,就像昙花一现,没过两页就消失了,也好似化作了生有虫眼的叶瓣,被摘除丢进垃圾桶里,清除出家门了.
  按照姜姐的吩咐,我翻开了新的一页,郑重地在上面记录下我的手迹:X年X月X日X菜X元.
  
  下午时间,我将洗好的鞋袜晒到阳台上,又将混儿的房间重新收拾了一下,然后打扫完客厅里的烟蒂和果皮,回到了自己房间,习惯性地记完日记后,也乏起困了,昨晚没睡好,事都忙完了,想小睡一会儿.
  没过多久,我就被客厅里的传呼吵醒了,又是混儿,我很纳闷,他出门为什么总不带钥匙呢?
  开楼门,又开了屋门,这次进门的是两个人:混儿和小丽.
  两个人搂抱在一块进了门,混儿让我给浴池放热水,说等会要洗澡,那小丽几乎是被混儿抱进了房间,也不关门,翻倒在床上,滚动着,发出一阵荡笑.
  
  我轻手给混儿带上门,然后进了卫生间放水,我想到混儿在外刷夜一宿,白天洗澡也正常,试好水温后就敲门叫混儿.
  让我瞠目结舌的是:混儿只穿着件三角裤,小丽也只剩下三点式,旁若无人一般,亲昵着一同进了卫生间,门一关,里面的声响越发刺耳起来.
  我茫然无措地僵立在客厅里,猛然觉得里面正发生着什么,忙回到自己房间,关上门,无所适从了.


作者:如鱼得 回复日期:2007-12-14 15:50:05 

  男女间的房事对我来说,那时候感觉既神秘又充满着恐惧,神秘是男女胶合的图象,在我那时候的脑海里只是一团雾气,难以捉摸,而恐惧正是来自声响,那声响曾穿过我的耳膜,有喘息,有呻吟,都好似在发泄痛苦,又仿佛是在苦中取乐,求得欢愉,如同登山,陡峭中跋足,达到登峰造极.
  而恰恰那种痛与乐交织的声响,让我触摸到了图象的边缘,靠想象,在本能的驱使下,我假设了一个载体,附注到自己的肉体里,来寻求一个角落里的快感.
  我为此而惭愧过多次.
  
  而眼下,那团迷雾被关在两道门外,没了声响的诱惑,我反而能坦然面对刚才的一幕,很快便定下心来,也就无心去揣摩那雾气中的图案了.所以,当客厅传来混儿的嗓音,叫我别出房间时,我也能淡定自若了,就如同先前这对小恋人在客厅打斗一样,过家家式的,又将房事从浴缸搬进了客厅,没有章法可言.
  小丽的叫声很夸张,也很****.别看混儿嘴里头不干净,真是动真格的,反而变成了绅士似的,喘息中小声让小丽别狂呼乱叫的,家里有保姆在,文明点,自己没太****啊.
  
  趴到你姐姐的身上,还跟姐姐谈文明,恶心吧你,哎哟,再大点力,就是要让保姆听到......小丽继续滥叫.
  我听后真想笑出声来,让我听到又能怎样?我听得很真切哩.
  客厅终于消停了下来,混儿操了声说忒他妈累了,我要睡觉去,你赶紧滚蛋,让欢欢碰到就麻烦了.
  两人进了混儿的房间,小丽纠缠了一会儿,也真听话,说过几天再过来,你和保姆孤男寡女的,可要规矩点,别在我背后偷吃.混儿说也太小瞧他品味了,他老爸都不曾向保姆越池一步,他比父亲的口味高得多.小丽后来独自离开了,说下周再来找混儿玩.
  
  等我回到客厅,地上丢满了纸巾,混儿在里头含糊地叫了几声,让我收拾一下,浴池要冲洗干净,别让黄脸婆见了起疑心.我第一次听到他叫出黄脸婆,可能是指姜姐.
  浴池里水泼出满地泡沫,热水器蓬头也被搁在了池里,卫生间乱糟糟的,连长发丝也粘贴在浴缸上.
  我看时候也不早,欢欢也快放学了,赶紧收拾冲刷起来,打扫混儿的战场.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最新查看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