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碎片

发布日期:2004-03-01  2004-03-01日文章 2004年精华 2004年03月精华
碎 片
作者:风儿

  那时候,我孤独得象只荒原的麋鹿,胸膛里溢满了忧伤的色泽。
  我的房东是个老年寡妇,善良、爱叨唠,好管闲事。她同情我一个人,工作
辛苦,又赚不到什么钱,只收我最低的房租。冬天里,她常常将干瘪的身体浸到阳光中
去,边坐在摇椅上滔滔不绝地讲她年轻时候的故事。为了报恩,我只得漫不经心地在旁
边坐下,时不时地点点头,嗯一声,以表示我听得很认真。
  然而,我的满腹心思却留在另一个影子之上。那个影子代表了最强有力、最
冷酷而又最为炽热的灵魂。这种可笑的暗恋完全来源于我孤独的听力第一次摄入那种低
沉的、极度压抑的声音,那声音的表面仿佛涂有金属的光泽,因而尽管有点野性,但听
起来还算有点和蔼可亲,仿佛随时会阳光般地化散开来。假如因为还有什么原因使我爱
上他,那就是他给了我一个动听的外号:“阴谋家”。我不善言辞,而他虽然大多数时
候沉默,一旦有话,便会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他对我的沉默经常表示出某种愤怒和无
可奈何。然而,他却似乎更乐于这种差距,而不乐意与别人同乐。
  我从来没有问过他从哪里来,做什么,他属于那种不喜欢谈论自己的人,对
任何人都晦莫如深;我甚至不知道他叫什么,也从来没有想知道的欲望;我只知道,他
深入我的灵魂,也许他很快会从我单调的经历中消失,但是,我知道有些东西把他牢牢
地缚在我心上,使他成为我永远都摆脱不了的神灵。他似乎很年轻,这反而更添加了他
的神秘感。他无拘无束,来去自由,常常莫名其妙地失踪好几天。而当他回来,脸上总
是带着疲倦的几乎是扭曲的笑容。
  除了他和我,没有人愿意搬到这个破地方来住。据说十年前曾经有一个女孩
子在楼上服毒****,死之前她紧紧得抓着一张碎纸片,人们无法把她僵硬的手指颁开,
只隐约看到其中一个字:等。
  他不象我那么贫穷,穿着很得体,皮鞋总是擦得锃亮,走起路来飞快,如同
旋风。他常常爱孩童般地做些莫名其妙的小动作:有时会趁我不留神放一片枯萎的叶子
在我肩上,有时会在我的书页中夹进一根野草,有时会举起一面反光镜,把太阳光聚焦
到我的身上,等我抬起头,他又会微微一笑,倏地闪进屋子。然而有时候,他又会阴沉
着脸,好几天一言不发,对我熟视无睹,仿佛我是一片看不见的空气;如果我恰好在这
时用话语****他,他会用一种无比陌生而又严厉的目光审视我,让我感到一股不可名状
的寒意和无法逾越的障碍。
  他是一个很深沉的谜。我却始终无法鼓起勇气去揭开那一层神秘的幕帘。我
总隐隐约约感到不安,仿佛他注定了是一个可怕的,凭一个冷酷的眼神就可以颠覆我一
生的魔鬼。
  我睡眠时非常容易警醒,因此常常在半夜里被他的脚步声吵醒。
  他似乎永远不会安分,虽然轻微,有努力掩饰的迹象。那脚步时而舒缓,时
而急促,时而在一阵来回走动中长长地停顿一下,仿佛某种沉思攫住了脚步的主人。
  有一天,下起了雨,我无法睡得安稳。每次下雨,墙角就开始有水渗进来,
让我感到寒冷。可是今天不一样,我的生命不在自己的感觉之上。我的心思有些混乱。
我想着楼上的那个人,不停地猜测那些脚步声此刻为什么如此紊乱,轻重不一。
  突然,楼上仿佛传出另一个很年轻的女声。我只觉得心怦怦直跳,难以控制
;我几乎无法呼吸。嫉妒和好奇瞬间驱散了我的疲倦。我小心翼翼地爬起来,没有穿
鞋,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拉开门时,门“吱呀”地抖索了一下,在我听来简直震耳欲
聋,楼上一下子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我屏住呼吸,半天不敢动。良久,楼上又传来了
奇怪的窃窃私语,我才鼓起勇气,把门拉开,这一下,门只稍微呻吟了一下,我便闪身
进入了黑暗的楼梯底端。
  我突然意识到我穿着很单薄。从楼梯的上方袭来阵阵阴冷的寒气,令我一阵
颤栗和悸动。或许是楼梯边的窗子没有关好。我缓缓地踏上楼梯,边静下心来侧耳聆
听。那个女声似乎永远都那么遥远而渺茫,我一点都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可是,不知
道为什么,我突然感到有种不可名状的恐惧从黑暗之中向我袭来,仿佛刹那间我已置身
于某个孤独而无助的梦魇。
  我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他处于某种危险之中!这种感觉如同电光一闪,在
我脑海中激起了不切实际的勇气。但是很快,我便陷入了巨大的忧伤和沮丧之中。
  我已经不知不觉地将脸贴在了他的门口,并且从门缝中看到他的眼睛野兽一
样发出激动而兴奋的光芒,狠狠地盯着面前一个黑色的身影。
  除了脸苍白得令人不安,那个女孩子的整个身影都轻飘飘隐没在黑色之中。
她的头发很长,湿漉漉的,胡乱地黏在一起,乱如野草。
  她的全身都在滴着水,她的目光无比清澈而寒冷地停留在他脸上,我不禁浑
身一颤,身上仿佛结了一层冰。
  “你说过会在这里等我的!”那声音里充满了哀怨,无比凄厉而尖锐。
  “我在这里等了你十年!”他伸出双手,猛地抓住那双苍白的手,把它们紧
紧地合拢在自己的掌心里。
  “你说过会在这里等我的!”依然同样的话语,发自那发黑的干燥的嘴唇,
然而语音比前面更加凄厉而悲惨。而且那具黑色的身躯开始如同狂风中的枯叶般猛烈地
颤抖起来。一股更加阴冷的寒气渗入了我的五脏六腑,我隐隐感到不妙,我看着他,突
然看到他全身发抖,可是脸上洋溢着奇怪的满足的微笑。
  “我等了你十年,你终于来了!”他温和地说,我悲哀地看见星星在他眼中
闪耀。
  “你说过会在这里等我的!”没有增加一个字,但声音变得凄惨得几乎让人
无法忍受。我的心猛烈地颤抖起来。同情超过了恐惧。我能感觉那些话语是如何锋利地
刺到自己心上。而且,我看见他的头发开始蒙上了一层白色的雾气,最终,那些水雾在
他的发上凝固成一粒粒小冰晶。
  可是,他似乎完全沉浸在梦幻般的欢乐之中,听不见这些话,只是狂喜地喃
喃地低语:“你终于来了。”
  “你说过会在这里等我的!”那个影子突然从他的手掌中抽出自己的双手,
反手抓住了他,向窗口迅疾地飘去。我看见他脚步蹒跚地任由她牵着,向窗户移动。
  “不要!”我大叫一声,推门冲了进去,伸手抓住她的手,使劲地要把她从
他手上扯开。
  “你松手!”他大吼一声,挣脱出一只手,抓住我的手,要把我的手拉离她
的手。可是,我使劲地抓着她,生怕她把他拖出窗外。他的手指深深地掐进了我的肉
里,我看见自己的血流了出来。可是我没有感觉。我说不清是绝望还是苦难在我心头翻
涌。直到那个女子停住了,而我被他狠狠地甩到了屋角。
  雨水从天花板的缝中渗进来,聚集在一个点上开始往下滴,我茫然地把手臂
接了上去,看见雨水和我的血混合在一起,流进了地板的缝隙。
  那个幽灵把恐怖的脸转向我。我看见她那尖尖的手指向我指过来。
  我闭上了眼睛。
  生命往往会在那些意想不到的瞬间熄灭。然而,如果它真是那么脆弱而易于
毁灭,那么让它毁灭吧,我甘心。在这个世界上,我再没有依恋的事物。
  “算了!”他叹了一口气,温柔地说,“我们走吧!”
  过了半晌,我确信自己能听见自己的喘息,于是睁开眼睛。我看见她死死地
痴痴地抓住他,嘴唇发抖,身体发抖,她周围的空气在发抖。
  他已经不动了,他已经被她的寒气彻底地冻结。
  我站起来,向他们走去。这一次,她也不动了,仿佛也已经被自己的寒气冻
结。我伸手推了推他,他的身体硬梆梆的,如同冰冷的石头。我感到害怕,于是伸手去
按大灯的开关,可是开关似乎坏了,灯亮不起来。
  我解开自己的衣服,这屋子里只有我的体温还是热的,其它的一切都一片冰
冷。我企图解开他的衣服,可是它们都冻结在他的身体上,又冷又硬。他衬衫的领角锋
利异常,居然在我手心划出一道血印。
  我慌张得几乎发狂,我开始猛烈地摇晃他无比沉重的身躯。我拼命地摇,绝
望地摇,直到他直挺挺地摔了下去。我什么也看不见,我只听见一声清脆的一声巨响,
仿佛有一块巨大的玻璃倒在地上摔成了碎片。我的眼前一片漆黑,我的喉咙哽住了。我
坐倒在黑暗之中。沉默。
  眼泪是种愚蠢的液体,我一辈子都不想流!"
  我只知道我的血流过那些碎片,渗入了那些碎片。
  那是个周末,阳光很灿烂。我走到了阳台上。干瘪的老太太依然懒洋洋地靠
在舒适的躺椅上。
  “我只有一个儿子,他死后,我用他的骨灰做成了那个小塑像。”
  她用皱巴巴的声音半带责怪地说,“你不应该深更半夜进他的房间。”
  “我看见你在收拾东西,你要出差?”沉默了良久,她问我。
  “我想搬走。”我说,觉得这样直接对一个孤苦零丁的老人而言未免过于残
忍。
  “没有人愿意留下来陪我!”她悠悠地叹了口气。然后,把头转向我,眯起
深陷在皱纹中的小眼睛,她的脸干枯而布满皱纹,宛如皲裂的土地,丑陋的模样令我感
到害怕。
  “我儿子要离开我,”她又把脸转向天空,柔和的阳光使她几乎无法睁开眼
睛。她的声音听起来更象是自言自语,“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他应该一辈子都守着我,
他怎么可以和别的女人那么亲密呢?所以我学他的笔迹,写信刺伤那个女人。”她停顿
了一下,声音突然变得无比歹毒,“可是,那个女人不死心,她每次接到我的信,就在
我约会她的地方等。傻瓜,她不知道我的儿子也在等她,在另一个地方等她。他们谁都
不死心,我只好把她约到这里,毒死了她。”
  我的脚步仿佛钉死在了地上。
  “那碗鸡汤味道好吗?”老太太笑眯眯地转过头,问我。
  我“嗯”了一声。空气沉默了几分钟。我抬头看着阳光渐渐地隐入一片浓云
背后。接着,我走进屋子,卷起我的包裹,跨出门槛,头也不回地离开。
  “我在里面放了整整两包老鼠药。”我听见老太太在我背后大声地说。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最新查看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