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鬼追人

发布日期:2004-03-01  2004-03-01日文章 2004年精华 2004年03月精华
鬼 追 人
作者:未知


  第一节
  那年夏天,我还只有十二岁,正在过暑假过得心烦意乱的我被乡下来的表弟
一怂恿,就随着他跑到地处偏僻农村的姑妈家。仅仅刚到的那一天,我就玩得乐不思
蜀。
  因为正是农忙的时节,所以晚上只到八点钟才开饭,就算我吃了两个玉米棒
子,还是饿得不行,这可是从未有过的好食欲呀。
  终于,在姑妈家门前那宽阔的打谷场上,摆上一张竹床,陆续摆上丰富的饭
菜,在夏夜的席席凉风中,我狼吞虎咽,享受着从未有过的饱食快感。
  饭毕,我躺在凉幽幽的竹床上逍遥自在,表姐在旁边为我轻轻打着蒲扇驱赶
蚊虫,望着天上的星星感觉****哟。
  可是很快的这种如神仙般的感觉悄悄淄走了。因为大人们不知什么时候讲起
鬼故事来。要知道这些朴素的农家人别的不会说,这鬼故事可是张口就来,说得有鼻子
有眼活灵活现就跟真的似的。
  渐渐地我被鬼故事迷住了,可是同时夏夜的凉风也变得冷嗖嗖的,不知不觉
间,我居然感到很冷,双手不自觉地抱起来,只觉得冰冷骖人,满是鸡皮疙瘩。
  而表弟和平似乎和我一样,好象这个鬼话题就是他提起来的。这时却也抱着
双手缩在我身边。
  夜深了,人们纷纷回屋睡觉了。我和和平却还沉浸在刚才的鬼故事中,只到
姑父在门口喊了一声,我们才会过神来,彼此互看一眼,发现稻场上只剩下我们两个,
四周被风吹得刷刷乱响的树木也鬼哭狼嚎地似乎扑了上来,不禁同时发一声喊,双双奋
力冲回屋去。
  和平似乎经历过多次这种情况,不一会就呼呼鼾声大作了。可怜我却翻来覆
去怎么也睡不着。要知道我打小是在农村长大的,只是到读书时才回到城里的。所以从
小就开始接受鬼文化的熏陶,在骨子里也是对鬼存在着莫名的恐惧的。
  这个时候却又勾起内心深处的寒意,你让我怎么睡得着。睁开眼吧,满屋子
的鬼影就全扑过来;闭着眼吧,那脑海里种种被强化的鬼怪就作出让人发毛的尖笑。
  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可是老毛病又开始恶作剧了(每天半夜
里我都是要上厕所的,我被尿憋醒了。
  初始我还想着卫生间哪去了,只到清醒过来这是在姑妈家里。那时的农村是
没有室卫生间的,要上只能到屋外的茅屋去。可是转眼一“鬼”字在脑海里倏地冒了出
来,让我不由激棱棱打个冷颤。可是被尿憋得实在难忍,只好壮着胆子行事了。
  我摸到门边,抬起粗重的栓门杠,拉开木插销,门随着我的动作“咯
咯——”一串乱响开了。声音虽然不大,却让我本已发颤的心脏更加紧张。这可是一扇
鬼门呀,不知道这门外有几多孤魂野鬼在狞笑着等我呐。
  月光从半开的门间洒进来,很明亮的样子,让我异动的心总算平静了些。
  我已实在憋不住,快步跑到稻场边一株年数已久的枣树边狂喷而出。那一瞬
间,一种突然释放的快感居然将鬼这种烦人的东西冲得无影无踪。我微抬起头,享受着
这片刻的畅快感觉。
  “你尿到我身上啦!”
  突然凭空而起一句话,就在我面前,声音低低的,却如一声惊雷般在我脑中
轰然炸响,我除了条件反射地正过头来大睁双眼看着枣树前空荡荡的空间,已不能有其
他的动作了。
  我——见——鬼——了!
  我的脑子却没有片刻的闲着,一时之间不知转过了多少的恐怖念头。一股冷
冰冰的凉气从脊骨缓缓窜上来,让我不由自觉地打着颤。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股阴风在后颈拂过,就象是被一支冰冷的手摸了一
下,我僵硬地转过身,终于可以挪动麻木的双脚,踉踉跄跄地机械地往回走,然后缓缓
地跑起来,心里有一个声音狂叫着“有鬼呀,救命呀”可嘴里就是发不出声音来。
  直到最后我终于闯到屋里,才发出一声凄厉毛人的惨叫:“鬼呀——”
  第二节
  自从发生那次夜半恐怖事件后,我再也没有到姑妈家呆过一天以上,更别提
晚上在那儿过夜了。我也知道,姑妈和姑父对此事耿耿于怀,总觉得对不起我。
  不过,随着年龄的增大,我有意大量吸收科学唯物论,后来就自我认为那一
夜所受的惊吓只不过来源于我的紧张,一种真实幻觉惹的祸吧。
  在我读大学第二年的一个夏夜,为好朋友过生日因为尽兴,不知不觉就喝多
了啤酒。不过,趁着酒兴我约了一位早想追但不知如何开口的女孩小真,没成想她点头
答应了。
  那一晚的月色也很好,我和小真闲谈着,不觉就走到校园后面的那一片若大
的树林里。也许酒劲一冲动,我突然拥抱了小真,小真努力地挣脱开来,一言不发地跑
掉了,留下我呆呆地站在那儿发呆。
  我楞了一会,发了一会儿傻笑,又歪在树干上抽了几支烟,夏夜那凉风渐渐
驱散了我迷迷糊糊兴奋的大脑。我缩缩身子,听着林涛声,骨子里那种寒气又莫名其妙
地冒了出来。
  我心虚地左右顾盼一下,禁不住想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疾步跑了起来。
  就在这时,尿来了。
  喝过啤酒的人大概都知道,喝多了啤酒的人尿来了就是又急又快,除了立刻
放掉没有世界没有他法的。
  不管它啦,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我闪到一株树前,打开水龙头,一股热流急喷而出,啊,舒服。
  "你尿到我身上啦!"
  一个声音幽幽地冒出来,就和多年前那个夜晚一模一样。不过,这次我听清
楚了,声音是个女人的声音,低低的,阴阴的,让人从内往外冒寒气。
  "谁,谁呀?"
  这次我居然有胆子叫了一声。
  没有动静,只有一股阴风在后脖子上拂了一下,就象是被谁摸了一下似的。
  我"啊"地狂喊一声,撒腿就窜,连没有放完的水也一并收起,掉头猛逃。
  第三节
  当我已是老头子时,骨子里对于鬼的恐惧居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不这天夏夜里,夜半我要上厕所,在卫生间摸摸索索了半天也没摸到电灯
开关,忍不住就火大了,也懒得再去开灯。借着窗外射进来的明亮月光,我开始放水。
  "你尿到我身上啦!"
  又来了,我的预感还真是灵验,说它来它就真来了。
  我本来就有火,忍不住大声骂道:"你妈的,干嘛呀!追了我几十年,你不
嫌累呀。滚你妈的,没招你没惹你,你不会找别人呀。"
  我侧头静听了一会,脖子上也没有被摸的感觉,不禁呵呵笑起来,它还满听
话的。
  "啪"地一声,突然灯亮了,我最疼爱的小孙子满脸苍白地站在卫生间的门
前,有些紧张地问:"爷爷,你做什么?你刚才和谁说话?"
  我走过去摸摸他的头,笑笑说:"没事,爷爷刚才在赶老鼠。回屋睡吧。"
  小孙子疑惑地回屋了,一脸的问号,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最终没说。
  第四节
  那一年夏的夜半,当我飘飘悠悠地从我身上飞出来,望着病床上我的尸身,
我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望着围着病床的一干亲人,我有点伤感。
  "你还真是长寿啦!"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轻柔的女声,声音很熟悉,似乎在哪儿听过。
  我猛地转过身,带起一阵阴风,将我搅得左摇右摆的。在我面前,飘飘的立
着一个俏生生的女子,一身白衣长裙,清纯脱俗,犹如仙子。
  "你是谁?你认识我吗?"我打量着她问,事实上我是贪婪地盯着她不放。
  "你尿到我身上啦!"她微微笑着。
  我"啊"地惊呼一声,原来那个追了我几十年的女鬼就是她呀,我恍然大悟:
"你可不知道你有多吓人呀。"
  她俏皮地一笑:"你不是骂过我了吗?"
  我脸上有点挂不住,想想老来居然那么粗鲁,我可是以文明人自居的。我讪
讪地:"谁知道是你呀!"
  我转移话题:"对了,你追了我几十年,为什么?"
  她似乎有点奇怪我这么问,理所当然地道:"喜欢你呗,还能为什么。"
  我"啊"地低呼一声,心里如灌蜜糖,原来早有这么靓丽的女鬼在暗恋我,早
知道这样何苦活那么大年数,简直是浪费生命。
  我窃窃自喜,问她:"那现在我该怎么做?"
  她歪头一笑,突然扯了我的手,飘向屋外那一片皎好的月光里,耳语道:"
慢慢告诉你……"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最新查看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