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小蝶

发布日期:2004-03-18  2004-03-18日文章 2004年精华 2004年03月精华
小 蝶
作者:毛毛虫毛毛虫

  大店东南有一横山,山下只有几户人家,是大店富家的守墓人。生殖繁衍,
居然组成一个村落,该村落并无名称,因为大白天那里也常有黄鼠狼出没,所以被附近
的村民称作黄鼠狼沟。
  常真并不是守墓人的后代,只是讨饭经过这里的时候,被守墓的庄家招婿,
从此落户,种几亩薄地为生。常真大字不识,却有个天资过人的儿子,叫常春。常真流
落他乡寄人篱下并不心甘,所以从小送常春入私塾读书,常春终不负父望,17岁便考中
秀才,并且已经出落成了一个翩翩少年。
  庄家见常春如此有出息,也代常真欢喜,特借给常春住宅一套,希望他能安
心读书,将来有幸中举,也为黄鼠狼沟争一口气。
  自此后,常春搬入新宅,终日埋头苦读,只有儿时的玩伴庄会勇时常去探
望。庄会勇自小跟常春玩大,性情却跟常春大不相同,庄会勇自小嗜武,一连换了五位
师傅,都被他打跑,后来得一道士真传,一柄长剑舞得密不透风,也扬名乡里,被县衙
聘为教头,闲来无事,常回家看望双亲,顺便找常春喝酒聊天。
  话说一日庄会勇跟衙门的众位好友喝个酩酊大醉,摇摇晃晃回房休息,却看
见常春站在门外,魂不守舍地四处张望,看见庄会勇回来,喜上眉梢:“大哥,可把你
给等来了。”
  庄会勇知道常春的脾气,书呆子一个,天塌下来也不当回事,见他惊慌,不
觉好奇:“稀客稀客,莫非兄弟转性了,肯来县衙做个文书养家糊口了?”
  常春大窘,一揖在地:“非也,兄弟有难,肯请大哥帮忙。”
  庄会勇更觉纳罕:“你平日并不出门,何难之有?”
  常春犹豫再三,满面通红:“大哥今日晚间前往小弟寒舍,兄弟自有说
明。”然后拱手离去,背影里都带着莫名的惊慌。
  庄会勇回到房间,倒头就睡,直到月上枝头时分,才猛然惊醒,想起常春之
约,匆匆打马回到黄鼠狼沟。走近常春的住宅,却看见有个白色的身影从墓地里袅袅飘
过来。庄会勇张大了嘴巴,那是庄家的祖坟聚集之地,从小就在这里长大,却从未遇见
过鬼魂,莫非今夜见鬼了不成?想起常春躲躲闪闪的神情,不觉寒毛倒竖,冷汗都流了
下来。转念一想,常春也是自己的近亲了,何况自己学武之人,如此胆小,若被乡人知
道,该笑掉大牙了。
  庄会勇壮起胆子,大喊一声:“何方妖孽,休得害我兄弟!” 猛地推开常
春的书房,却见常春跟一个妙龄女子缠绵在一起,那女子见庄会勇闯进来,娇呼一声,
跑到内房去了。庄会勇正待追去,却被常春拉住手臂:“大哥休要莽撞,待听小弟细说
原由。”
  常春脸色红一阵,青一阵,好不容易才把事情说了个大概。
  原来,适才那女子,乃常春一次奇遇中结识的。
  今年清明,常春与人结伴横山游玩,回来的路上遇见狼,因为狂奔逃命,与
同伴走散。偏偏是常春第一次进横山,迷了路,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看见前面有一盏
若隐若现的灯笼,常春便跟着那灯笼一路走来,终于回到了村子。常春心里明白,可能
是遇见鬼魂了,但常春并没有害怕,倒是心下感激,对着那灯笼拜了拜说:“恩人现身
吧。”
  灯笼暗了又亮,终于有一妙龄女子走了过来。常春惊呆,不相信会有如此美
色的鬼魂,常听人说此处曾有黄鼠狼精出没,心中忐忑,却听那女子娓娓道来身世。该
女子原是大店首富庄员外之独女庄小蝶,自小聪明过人,棋琴书画无所不通。庄员外妻
妾三人,除了原配所生庄小蝶别无所出,所以庄员外视庄小蝶为掌上明珠,那真是搁在
头顶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庄小蝶18岁那年,父亲去省城贩卖珠宝,庄小蝶夜间不
小心撞见三姨太与男人私通,三姨太见事情败露,气急败坏,干脆一不作二不休,将庄
小蝶蒙在被子里窒息而亡。
  庄员外闻讯女儿暴病身亡,匆匆赶回,家人已将庄小蝶收殓,庄员外爱女心
切,将震宅宝物——千年温玉拿来与庄小蝶陪葬。
  庄小蝶死后,葬在黄鼠狼沟的祖坟中,多亏宝玉护身,幸得肉身不坏。庄小
蝶乃屈死之人,魂魄一直没有下到阴间,就在阴阳之间游荡。庄小蝶也曾数次想回到庄
宅,奈何庄宅日夜供奉神灵,无法走近。
  庄小蝶曾去过常春的新宅数次,深深为常春的气质才华所倾倒,奈何人鬼殊
途……交谈之后,常春也为这奇女子倾心,于是便有了后来的夜夜人鬼相会,肌肤之
亲。
  谁知道好境不长,庄小蝶被横山的双头黄鼠狼精看中,定于七月十五前来迎
亲。
  说到这里,常春起身作揖:“庄大哥,我知道你曾跟仙人学过剑术,算来庄
小蝶也是与你有血缘,无论如何,请大哥帮我救她一次。”
  庄会勇听到这里,略有些为难地说:“我曾与黄鼠狼精交过手,奈何没有利
剑,无法将其斩首,至今仍让它为害世间。”
  庄小蝶见庄会勇不再怪罪,从内房走了出来:“大哥,我墓地有一陪葬长
剑,不知道是否堪用?”
  庄会勇知道庄员外收集的,都是当世宝物,忙不迭地应声:“有劳贤妹取来
与愚兄过目。”
  不一会,庄小蝶从墓地取回宝剑,由于地下阴湿,剑鞘已经有些锈蚀,庄会
勇抽出宝剑,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那宝剑正是师父曾经所言传说中的青龙宝剑,世间
难得的利刃。庄会勇自幼嗜武,一见之下爱不释手。
  眼见七月十五一天天近了,庄会勇知道村民并不能帮忙,只叫了常春用狗血
拌了绿豆,用来破解妖气。
  是夜,月色明亮,却带着些萧索之气。常春先用狗血拌的绿豆,在庄小蝶的
坟墓前撒了一圈,以防不测。
  午夜过后,只听得妖孽的狂啸声由远而近,月光下尘土滚滚,双头黄鼠狼精
带着众妖飞驰而来,常春看看瓦盆中的狗血拌绿豆,不由得暗暗发愁,用这等龌龊之屋
对付妖孽能成吗?庄会勇看穿了常春的心思,大喊一声:“兄弟,打点起精神来,自古
以来邪不压正!”
  常春听了,精神为之一振,拼命地把狗血拌的绿豆向众妖孽撒去,庄会勇则
挥动着长剑,砍瓜切菜般来回在妖群里砍杀,且战且退,终于离庄****的坟墓越来越
近。
  双头黄鼠狼精喷出一口绿气,庄会勇知道那绿气有毒,忙提醒常春注意,一
不小心被小妖的飞箭射中肩头,身形一晃,青龙宝剑跌落在地。众妖一涌而上,把庄会
勇团团围住,失去宝剑,庄会勇只得展示拳脚,拼命自保。
  常春绝望地看着众妖围战庄会勇,眼看庄会勇性命有忧,忽然心底生出一团
勇气,把盛着狗血拌绿豆的瓦盆向众妖抛去。众妖忙闪躲,常春借机飞身上前,捡起那
柄青龙宝剑,毫无章法地舞动着,冲向那些围困着庄会勇的妖孽。
  忽然一阵飞沙走石,众妖一片惨叫声,常春搀扶了庄会勇望去,只见烟雾缭
绕中众妖四散逃去,黑暗中有个人现身出来,庄会勇见了大喜,振作精神迎上前去:
“师父!”
  常春敛定心神,看着猎猎风尘中,有一道人缓缓走来。
  道人向常春微笑:“你武功虽差,倒是义气得很啊。”
  常春脸红:“仙长见笑了,一时之勇,现在想来倒有些后怕了。”
  道人仍然向常春微笑:“呵呵,怕什么?有情有义,为人已经难得了。”笑
罢,道人对庄会勇说:“国之将亡,必有妖孽,今日一战,你该知道何去何从了吧?”
  庄会勇凛然:“师父教导的是,人间赖以除魔的,本不是利剑快刀,乃是人
间的正气。”
  七月十五一战,庄会勇大彻大悟,辞官不做,孤身独剑云游天下去了。
  常春遵从道长的教导,找了个黄道吉日,算准了时辰,将庄小蝶从坟墓里挖
了出来,用黑步蒙身,带至新宅。初始,庄小蝶只有心口窝还有点暖意,常春不敢怠
慢,和衣守在一边,每日喂她几勺米粥,待过了七七四十九天,庄小蝶终于恢复元气,
与常人无异了。
  没有不透风的墙,没过多久,庄小蝶的老父找上门来,父女一见,相拥痛
哭。其时,庄家的三姨太跟人私奔,在路上遭遇劫匪,身首异处。许多人说,那是庄员
外的杰作,不过,没有人去追究了,世事不平钱作马。
  庄员外见常春一表人才,知书达礼,也替女儿欢喜,补了一份嫁妆过来,自
此常春夫妻二人过着幸福的日子。
  鬼也好,人也好,此情绵绵无绝期。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最新查看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